fbpx

丈夫不在了以後,他的三個哥哥每月寄生活費,兒成家後,我回鄉送房送車

我的丈夫已經去世將近十多年了。他是一個多好的人啊。

我沒有改嫁,一直住在老房子裡,從沙發到窗簾,再到茶几上的小擺件。

每一件都是我為了懷念丈夫。

我丈夫長的氣宇軒昂,我和他在上世紀70年代末認識。

丈夫和我姐姐在一個地方工作,我姐就覺得他才貌雙全,於是就把他介紹給我。

我那時候活潑開朗,唱歌跳舞樣樣都在行,也比較高傲,於是回信拒絕了。

我們太有緣分了,有些事情是命中註定的。

我的信沒有寄到姐姐手上,姐姐就以為我答應了,於是就讓丈夫寫信跟我交往。

我在半個月後第一次收到了他的信,他的文筆很好,還有一張一寸的小照片。

我看著他清瘦俊朗的模樣,於是接受了他。

我們一直書信來往,大約半年多以後,我們見面了。

那天我們在公園門口的台階上相見,顯得都非常青澀。

他也坦白,他們家特別窮,他有三個哥哥,家庭很困難,怕我嫌棄。

他當時向我許諾:雖然他現在一窮二白,但是以後一定會努力,給我一個大房子。

我父母反對我們在一起,可是我還是嫁給了他。

後來我們一起去西藏支教,我們在西藏呆了三年多,期間我生了兒子。

西藏那個地方空氣很稀薄,天地都是灰黃色的一片,環境很惡劣。

可就是在這種條件下,我們一家三口生活的十分開心。

藏族人很好,我去上課,他們就會幫我帶我的孩子。

過年的時候,鄰居會給我們送來煮好的羊肉和牛肉。

後來我們又回到了故鄉,丈夫被調去了市區在學校教書,我也在市區找一份幼師的工作。

我們一直住在老公學校的職工宿舍裡面,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我們夫妻倆一起又生活了將近十年多,兒子也十幾歲了。

老公已經升職為高級教師,又是學校數學組的組長,那時候工資已經很高了。

丈夫看中了一套房子,在市區中心,那戶人家急著要出國,就把房子轉賣給我們。

房子挺大的,但是也很貴,僅僅首付就耗盡了我們十幾年所有的積蓄。

那是零幾年的時候,有段時間丈夫不停的咳嗽,我勸他去看醫生,他總是推辭著。

後來我拖著他去醫院做了檢查,才知道原來是肺癌。

我們去醫院檢查以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拖到小區的售樓部,要求把戶主的名字改成我。

我當時哭著不簽字,我說:房子先不買,等病好了再說。

 

丈夫完全不聽我的,他一定要買,還說:買了以後快點裝修,我要去新房裡養病。

我們四處借錢,把房款一次性付清了。

後來又做了具體的檢查才知道,他是肺癌晚期,救不好了。

我要賣房給他看病。

他氣的不喝葯,他說:這房子就是我的命,我娶你的時候,就想著給你一套房子。

你現在要把它賣了,就是要我的命。

我只好開始準備裝修房子,為了省錢,我親自買裝修材料跑了很多地方。

我坐火車去了批發商場,餓了就買一個饅頭,喝杯開水。

裝修公司我談了30多家,從最開始人家要18來萬的裝修費,到後來只要4萬塊錢。

我又從二手市場淘一些傢具出來,把傢具漆好,翻錫,曬乾。

老公看到我裝修好的房子,誇我很有眼光。

那時候我還幻想著他的病能好起來,他上課,我在房前屋後種上花。

可是誰能想到幾個月後,他做了幾次化療,就不做了,嫌治療費太高,老是擔心我賣房子。

他臨走的時候,一直叮囑我,千萬不能賣房子。找個好人改嫁了吧。

我哭的泣不成聲。

後來我們商量買墓地,我想買合墓,等我走了以後,跟他一起合葬。

可是他不願意,他說:你的日子還長,以後找個伴,我想有個人陪著你。

丈夫最後的日子裡總是滿面笑容,用無比留戀的眼神看著我,知道他是捨不得也放心不下我。

他走了以後,我為了還欠債,又要養孩子,一個人壓力很大。

他的三個哥哥知道弟弟最後唯一的心願,三個哥哥都是打工的。

他們自己也能難,每個月像是商量好的一樣,一人給我家打500塊錢的生活費。

兒子讀高中和大學那時候,他們也掏了將近兩萬塊錢的學費。

我非常感謝他們,如今兒子已經結婚了,我也沒什麼遺憾了。

前不久,市區獨門獨戶兩層樓的房子拆遷了,賠了三套房子和80多萬。

我留給兒子和兒媳一套房子,自己留一套房子養老,把剩下的一套房子賣了四十多萬,湊了120萬。

我拿著這120萬回鄉下,蓋了一套三層樓的別墅,又買了三輛車。

送給老公的三個哥哥,一人一層房子,又給他們一人一輛車。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