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弟弟放棄大學供姐姐讀書,兒子滿月酒上弟弟道出25年前的秘密

小勇和小慧是甘田村的親兄妹。父母是都是村裡的農民,父親種了幾畝地的小蔥,一家四口都圍著那幾片小蔥地轉,那是一家人一年的期盼與希望。

小慧比小勇大三歲,但是兩姐弟個頭都差不多高了,小勇是個靦腆的男孩子,小慧是個能幹的姑娘。兩兄妹很勤快,經常看到他們一前一後挑著大半桶水從村這頭走到村那頭,給自家的小蔥地澆水。大家都對兄妹倆的父親老楊說:「老楊,蔥沒白種呢!看你兒女多招人疼!」

其實小慧和小勇也有調皮的時候,那一年的春天,小慧十二歲,小勇九歲,甘田村的秧苗綠了又綠。慧調皮想吃魚,便大著膽子打自家秧苗田裡的水給放了想去捉魚,結果魚沒有捉到,魚順著水流全跑了,父親才給田裡抽的水也白費了。父親很生氣,拿出黃金棍問是誰幹的,姐弟倆都不吭聲,小慧最怕父親,躲在牆角不敢承認。小勇站出來,說水是他放的,魚是他想捉的。父親很生氣,罵小勇這麼小就這麼好吃,那田裡的魚,原本是打算賣了給姐弟倆買雙新鞋的。為了給孩子長記性,父親的黃金棍一下又一下落在小勇的屁股上,那麼粗的棍子,足足打了十下。小勇趴在床上低低的嗚咽,卻沒哭出聲。

母親一邊給弟弟上藥一邊責怪父親狠心。小慧看著弟弟被打腫的屁股,卻哇哇大哭起來。她怪自己沒有勇氣承認錯誤,弟弟挺身而出為他挨鞭子的樣子,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小勇卻說:「姐,別哭,下次我去河裡給你摸魚,保證你能吃到。」

那一年的秋天,弟弟十五歲,考上了重點高中,姐姐十八歲,考上了重點大學。秋日的夜晚,甘田村家家戶戶的村民在外歇涼,稻田裡青蛙呱呱呱的叫聲此起彼伏,再遠處,就是老楊家的幾畝小蔥地。今年乾旱,小蔥的收成不好,葉子黃黃的,一如老楊蠟黃的臉。

從接到兩個孩子的通知書到現在已經一周過去了,老楊沒睡個安穩覺,兩個孩子的學費像大山一樣壓在頭頂上,如果是往年收成好,再去親戚家借點錢還能應付過去,可是今年這光景……

老楊坐在院子裡,望著頭頂的月亮,沒了主意,兩個孩子都這麼用功,小勇如今已經是一米八的個子了,比姐姐還高,他想當太空人,而小慧呢?已經收到了醫學院的通知書,她想當一名醫生呢。

半夜的時候,小勇來到父親房間,說:「爹,我錄取通知書不見了,你看到沒?」老楊趕緊放下旱菸,家裡裡裡外外翻了個遍,都沒找到小勇的錄取通知書,老楊急得直跺腳,這孩子怎麼這麼不小心,錄取通知書不見了。姐姐也急了,原本,她都已經放棄了讀大學的打算,出去打工讓小勇上學。小勇是家裡面唯一的男孩子,他好了父母的心才踏實。而自己,已經上過高中了,該知足了。

可是這下小勇丟了錄取通知書,雖說可以去學校再補辦,但是那時的他們哪懂這些,在他們看來,錄取通知書丟了,就是天大的事了。就在全家亂成一鍋粥的時候,小勇突然說:「找不到就不要找了吧,沒有錄取通知書我也上不了學,而且反正我也不想讀了,這麼多年學校呆著多無聊,倒不如在家賣蔥呢。」父親拿起地上的黃金棍,像小勇九歲那年一樣,又要往他屁股上打。

 

你不讀書能幹啥?你回來和我一樣賣蔥嗎?」

「賣蔥有什麼不好,您不就是靠賣蔥把我們姐弟倆養大嗎?」

「你不許去打工,必須上學!」

「可是爸,我們家的情況,現在一分錢也拿不出來了,您這幾天都在外面借錢我知道,家裡的蔥苗也乾死了。我家拿不出錢了,而姐已經考上了大學,夢想就在她眼前了,我不能耽誤她。」

父親沉默了,舉起的棍子又放下。小慧躲在被窩裡哭了一夜。第二天,小勇扛著鋤頭,戴著草帽,早早的去了蔥地,十五歲的小勇,成了甘田村的一名農民。

其實錄取通知書,是那天晚上,小勇偷偷燒掉的。

那一年的冬天,小慧25歲,小勇22歲了。小慧大學畢業了,找了城裡的男朋友。小慧帶著男朋友回家,豬圈旁邊新修了一間淋浴房和廁所,以前家裡面沒有專門的洗澡間,上廁所在坑裡上,有了新淋浴間後,方便了好多。小慧問母親這是誰修的啊?母親說,除了你弟弟還有誰。你弟啊,知道你要帶男朋友回家,怕你不方便,上個月就開始謀劃呢。這麼大的石頭,你弟一個人從院子那頭抱過來呢,你看他的大拇指沒,修廁所的時候被石頭砸到,都紫了呢,這孩子,卻一直沒有吭過一聲。還去山裡給你采了野花,說你喜歡。

小慧趕緊去藥店買了活血化瘀的藥要給小勇敷上,小勇樂呵呵的說:「姐,我是個大爺們,哪有那麼嬌氣,以前一天給蔥地擔60桶水,肩膀都磨出血了都…」小勇看著已經淚流滿面的小慧,趕緊閉上了嘴。

後來,小慧結婚了,老公在做監控安裝工程。小慧想分點活讓小勇去做,小勇執意不肯,就在姐夫手下當了個幹安裝的雜工,工作認真、負責,後來,姐夫的業務做到了西藏,西藏是苦寒之地沒人願意去,小勇主動請纓調去西藏支持姐夫的工作。在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原,小勇發生了嚴重的高原反應引發了肺水腫,醫院裡小慧看到小勇已經凍爛的手,對小勇說:「你就是倔,讓你在這裡享福你不幹,非要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小勇說:「姐,姐夫才剛創業,正是需要人才的時候,不能讓手下的員工覺得我走後門靠關係,這樣以後姐夫不好管理。」

小勇32歲,小慧35歲那年的春天,甘田村的秧苗又綠了。小勇和一個農村姑娘結婚生了個大胖小子。滿月酒上,小勇讓小慧當自己兒子的乾媽,並請小慧為自己兒子取名。小勇呵呵笑著說自己沒文化,字典都翻爛了不知道取啥名。小慧說當年是自己耽誤了弟弟,如果不是弟弟把讀書的機會讓出來,兩姐弟的命運會大不一樣。小勇笑笑說都過去了,又拉過老婆,對老婆說,這輩子,他都會對姐姐好。接著,又說出一個二十五年前的故事:

那一年的冬天,半夜裡下大雨,父母擔心蔥苗,趕到地裡了,家裡面就小勇和小慧兩個人,房間裡突然漏雨,小慧就讓小勇睡沒漏雨的一邊,自己睡漏雨的一邊。第二天醒來,小勇的衣服乾乾淨淨的,而小慧的衣服都打濕了,還發起了高燒,燒得迷迷糊糊了,醒來的第一件事卻是問小勇有沒有被雨淋到?

台下的小慧眼眶濕潤,希望下輩子,我做你的弟弟,你做我姐姐,我會像你對我一樣,照顧你,保護你。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