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姐姐,精心照顧植物人弟弟22年最終「喚醒弟弟」,被譽為最美姐姐

照顧弟弟

她成家不久,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然而,弟弟卻突然因傷成了植物人。一邊是自己的幸福,一邊是植物人弟弟,她明白,要救弟弟,她將會失去幸福的家庭,但她毅然將弟弟接到身邊,因為她是——姐姐!

她叫蔣荷芝,很小的時候,她的父親病去世,母親帶著她和僅年滿2歲的弟弟,生活難以為繼。看到母親無助絕望的樣子,她很害怕,生怕父母會丟下她和弟弟離開,所以,她很小的時候就特別懂事,幫助父母照顧年幼的弟弟,儘量減輕母親的負擔。

她明白,要改變命運,只有讀書,她拼命苦讀,終于,她長大後讀書跳出農門,成了安徽楚源公司的一名職工,並且收穫的愛情,在城裡成了家。而更讓她高興的是,弟弟蔣義也長大進入城裡一家機械廠工作,她為弟弟感到高興。

 

受傷前的弟弟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她的弟弟蔣義在車間維修液壓支架時,一顆螺絲釘突然從老化的機器裡蹦出來,掉在蔣義的頭部,生命垂危。她聞訊趕到醫院時,面對一張張《病危通知單》,恐懼緊緊將她攫住……

所幸的是,經過搶救,弟弟保住了性命,但完全陷入昏迷。後來,醫院無奈告訴她,弟弟成了植物人,也許永遠都不可能醒來。

怎麼辦?母親年事已高,還有嚴重的心臟病,她不敢將弟弟的遭遇告訴母親,怕母親發生意外。而弟弟再無其他親人,如果自己管,丈夫及其家人能答應嗎?更可怕的是,弟弟有可能一輩子醒不過來,讓人看不到希望。

果然,當她試著同丈夫商量時,丈夫堅決反對,公婆也一再警告,不準將弟弟帶回來。但是,那可是自己的弟弟啊,她不顧一切,將弟弟接回家中精心照顧。

 

她感到對不起丈夫,在照顧弟弟的同時,盡力將一家人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條,但是,丈夫仍不理解,讓她放棄弟弟,這她哪能放棄弟弟呢?于是,她與丈夫離了婚,一直照顧弟弟。雖然失去家庭讓她很痛苦,但能照顧弟弟,不看別人的眼色,受別人的氣,她很滿足。

講述弟弟的不幸

她每天除了上班,大部分時間都在照顧弟弟,買來照顧植物人的書籍,邊學邊用,每天給弟弟做營養充足的食物,打碎後鼻飼喂給弟弟吃,還一次次給弟弟按摩,給弟弟講小時候的趣事,及時換洗弟弟沾滿弟弟屎尿的衣服,雖然累,但看到弟弟還活著,她覺得再苦都值得。

也許是她的行為感動了老天,在她的精心照料下,有一天,弟弟突然從昏迷中醒來。看到弟弟突然睜開眼,她高興得放聲痛哭,她覺得,是老天不願看到她這樣苦,讓弟弟醒來,讓她看到了未來的希望。

 

但是,弟弟雖然醒了,由于大腦受損,智力回到幼兒時期,不會說話,沒有行動能力。雖然這樣,但她覺得自己可以幫弟弟再長大一次。

從此,她不僅要照顧弟弟的生活,每天給弟弟餵飯喂水,還教弟弟學習走路,教弟弟吐音說話。但弟弟由于大腦受損嚴重,學習起來遠不如一兩歲的孩子,有時,扶著弟弟學習走路,十多天弟弟仍學不會邁步,發音更是艱難,但想到弟弟會越來越好,再苦她也覺得值得去做。

她年輕時的照片

2003年,她遇到了現在的愛人。原來,她對弟弟的愛深深打動了愛人,認為她這樣有愛心的好人世上難找,不顧家人的反對來追求她。經過深入了解,她覺得對方靠得住,再次步入婚姻。婚後,她生下兒子,有了一個美滿的家庭。

 

丈夫不但體貼她,還幫著她一起照顧弟弟,教弟弟走路、說話,重新長大。2007年,在丈夫的支持下,她還將多病的母親接到城裡照顧,讓母親安享晚年。

經過多年的照顧和幫助弟弟成長,弟弟漸漸學會發聲,學會自己吃飯,也慢慢學會邁步,雖然經常摔跤,但能自己行走,後經智力測定,弟弟已經達到8歲孩子的智力水準,這已經算是生命的奇跡。

説明弟弟恢復肢體和語言能力、教會他獨立生活。功夫不負有心人,弟弟一點點在好轉,從不會說話到能聽懂家人說的話,從餵飯、喂水開始到能自己吃飯喝水,從癱瘓在床到能獨立行走,從沒有智力到相當于8歲孩子的智力。

2017年8月,弟弟蔣義被查出患腎癌中晚期,很多人都勸她放棄,但她不願就這樣放棄弟弟,四處籌錢,帶著弟弟輾轉5家醫院進行了5次手術,切掉一個腎,將弟弟從死神的手中救了出來。

被評為道德模范

 

如今,22年過去了,弟弟雖然還只能恢復到一個兒童的智商,並且弟弟所患的癌症隨時有可能復發,但弟弟活著,她覺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在長達22年的時間裡,她硬是用一個女人柔弱的肩膀,給不幸的弟弟支撐起一個溫暖的港灣,任憑風吹雨打,始終屹立不倒,她雖沒有驚天動地的壯舉,但似涓涓細流,沁人心脾,無愧為道德的模范!

您可能也會喜歡…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