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54年!妻子剛離世「就把小30歲新歡領進門」 6個子女「與他反目成仇」臨走前無一送終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句網路用語,開始在愛情和婚姻間徘徊。對於一段愛情,我們大膽儘力的去愛,即便是分離也不會後悔,對於婚姻,我們忠貞對待彼此,一定能白頭偕老,共度餘生,婚姻永遠不是愛情的墳墓,它只是你和愛人之間要共同面對的新的旅程。

結婚的原因不同,對待婚姻的方式也不盡相同,有的人因為愛情走進婚姻,鉛華洗盡後,留下的是細水長流的真意。

但更多的人因為環境、年齡、親情等現實原因走進婚姻,背叛與不和就時常光顧,很多婚姻的悲劇就是這麼產生的。而在封建思想盛行的年代,這種悲劇則數不勝數。

作為封建思想的受害者,女性在婚姻中的地位非常卑微,除了傳統的三從四德的束縛,她們還要忍受丈夫的三妻四妾。而這種行為對家庭的傷害是無法抹除的。

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茅以升作為中國著名的橋樑專家,可以說是人才和英雄,他為我國的鐵路科學技術的進步做出了無人可比的貢獻,正是因為他30多年來主持中國鐵道科學院工作,我國的土木工程在應用上才有了開拓。

茅以升最為人熟知的貢獻就是修建了中國自己設計的第一座大型橋樑——錢塘江大橋。

作為中國橋樑史上的程碑,這座讓人嘆為觀止的大橋依然屹立於世。

茅以升一直在為中國的橋樑建築努力,新中國成立後,武漢大橋的建造也有他的參與。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值得敬佩的建築工程學家,在自己的家庭關係上卻沒能給世人做好表率,以至於至死也沒得到6個孩子的原諒。

茅以升的第一段婚姻開始於他17歲那年,1913年,因為父母的安排,他和比自己大一歲的戴傳蕙有了婚約。當時18歲的戴傳蕙亭亭玉立,舉止端莊,茅以升內心對未婚妻還是很滿意的。

婚後,就像茅以升想象中的那樣,戴傳蕙溫柔體貼,是一個完美的賢內助,甚至在工作上也能給丈夫中肯的建議。在妻子的幫助下,茅以升得以專心研究事業,他在工作上取得了很大的進步。

而每當茅以升在橋樑設計上出現問題時,戴傳蕙也一直陪著他,給他鼓勵和安慰。在修建錢塘江大橋時,茅以升要面對很多問題,而戴傳蕙在婚後為他生下了6個孩子,在戰亂年代她還要操心家中瑣事,本身已經焦頭爛額,可丈夫的事業也讓她非常擔心,重壓之下,戴傳蕙患上了抑鬱症。

很長一段時間中,戴傳蕙都處於一種悶悶不樂的情緒中,但在錢塘江大橋設計完工後,她的病情有明顯改善。在婚後生活中,戴傳蕙一直扮演一個賢妻良母的角色,甚至茅以升的成就都與她有很大關係,可是這樣的戴傳蕙卻還是沒能阻止丈夫的變心。

二、背棄婚約,再娶嬌妻

女人對婚姻的看法只有一種;男人對婚姻的看法卻有一千零一種。1946年,茅以升因工作到上海出差,也開始了和戴傳蕙的分居生活。

在上海,茅以升遇到了20歲的權桂雲。

那時候茅以升已經50歲了,可是功成名就的他早已疲倦了戴傳蕙的人老珠黃,男人的劣根性在面對誘惑時暴露無遺。

茅以升和權桂雲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對她的喜愛也越來越深,後來兩個人生下了一個女兒,眼見著孩子都生下來了,他也就不顧老臉地跟戴傳蕙攤牌了。

戴傳蕙沒想到自己全心付出這麼多年就換回了這樣的結果,她沒有吵鬧,也沒有發聲,只是此後再也沒在她臉上看見過笑容。

本來就身患抑鬱的戴傳蕙終於在1967年因病去世,二人已相伴54年,茅以升也十分痛心,可是他還要考慮另一個家庭。

對於妻子的死,他感慨良多,最終決定將在外的妻子權桂雲和女兒帶回家,給她一個名分。就這樣,妻子剛去世他就把新歡領進門,即使有很多人反對、即使此時戴傳蕙屍骨未寒。

三、矛盾升級,父子反目

婚姻不是打牌,重新洗牌要付出巨大代價。茅以升在髮妻剛去世、屍骨未寒之時,就將在外的妻兒娶回了家,

這一行為傷透了他和戴傳蕙孩子的心。

他們有自己的判斷,母親為這個家操持多年,不僅沒能換來父親的忠貞,他反而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而且他還在母親屍骨未寒的時候把別的女人給帶進了家,他根本一點都不尊重母親。

6個孩子都為母親打抱不平,堅決反對父親的決定,可是並沒能改變什麼。

只是茅以升的堅持也沒能換來他想要的結果,一方面,幾個孩子在這件事後都疏遠了自己,甚至大兒子寧願住賓館都不願回家見他。茅以升一直等待著孩子的原諒,可6個孩子至死也不原諒他。

另一方面,權桂雲雖然如願以償嫁到了茅家,可是因為多人反對,她自己內心也不舒服,幾年後便鬱鬱而終,只留下一個女兒照顧晚年的茅以升。

雖然茅以升取得了很高的人生成就,但在他的家庭與婚姻中他永遠是有污點的一方,愛情和婚姻本應該是平等的,在婚姻中不忠的人勢必會遭到眾人的唾棄,茅以升沒有扮演好丈夫和父親的角色。

雖然他有追逐愛情的權利,人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但是結了婚的人就要對自己的家庭負責,何況戴傳蕙陪伴了他這麼多年,曾經給予他無限的安慰與幫助,為他操勞家庭多年,為他生下6個孩子。

這段婚姻對於戴傳蕙和茅以升來說都是悲哀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多年全心全意的付出依然無法白頭偕老,對於戴傳蕙來說,她以為的愛情沒能得到丈夫的認可,即使她付出了一切也是徒勞,而人性的複雜多變也不是一紙婚約可以定義的。

只要人活著,就會有三千煩惱絲,與其花大半輩子時間來修復一個可能隨時出現的bug,不如一開始的時候就擦亮雙眼,看清愛情的本質。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但是婚姻生活依舊道阻且長,且行且珍惜。

您可能也會喜歡…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