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丈夫每年陪妻子買一雙鞋,六十年後妻子含淚說出賣鞋老人真實身份

丈夫每年陪妻子買一雙鞋,六十年後妻子含淚說出賣鞋老人真實身份

情感故事

喬恩和貝蒂是一對準新人。過幾天,他們就要舉行婚禮了。貝蒂卻還在為她的婚鞋發愁。她媽媽死得早,和爸爸、繼母又素不來往,無人可以商量。

這天,喬恩收到一張鞋店廣告。於是,他帶上貝蒂,拿著地址,走進了一個高檔住宅區。他們敲開一家住戶的房門,一位身穿黑袍,白髮蒼蒼的老婆婆走了出來。

喬恩和貝蒂都愣了一下,他們問:「請問您賣婚鞋嗎?」白髮婆婆點點頭,示意他們進屋。

喬恩和貝蒂走進屋裡。他們只覺室內光線昏暗,寫著「魔力鞋店」字樣的招牌,幽幽地泛著綠光。雖然有點詭異,但房間裡陳列著各式各樣的高跟鞋,把貝蒂徹底迷住了。

白髮婆婆請他們坐下,然後問說:「我有個規矩,凡是訂婚鞋的新人,每年結婚紀念日都要再訂一雙鞋,你們願意嗎?」

喬恩見貝蒂喜歡,便說:「願意,只要您的鞋讓我妻子滿意,我保證年年都來買。」

白髮婆婆點點頭,變魔術般地拿出兩張紙牌,問道:「你們的婚鞋,需要哪一種魔力呢?」

貝蒂定睛一看,紙牌上分別寫著「舒適自在」和「令人羨慕」。喬恩搶先回答道:「兩種都要。」他愛貝蒂,他希望她得到最好的。

白髮婆婆欣慰地點點頭,說:「這種婚鞋價格昂貴,恐怕要你們一個月的收入。」雖然這價格的確不菲,但喬恩又點頭應允了。

直到婚禮前一天,貝蒂才收到了自己的婚鞋,這是一雙手工縫製的高跟鞋,上面綴滿了蕾絲和珍珠。

貝蒂惴惴不安地穿上鞋子。突然,她驚喜地叫起來:「天啊,這竟然是一雙平底鞋!」

周圍的人也紛紛過來細看,這雙婚鞋設計得太巧妙了,稍有坡度的加厚平底,在蕾絲和珍珠的巧妙遮擋下,顯露出細高跟的輪廓。這雙鞋配貝蒂的婚紗再合適不過了,貝蒂興奮得轉起了圈圈。

在眾人驚艷的目光里,貝蒂夢想成真,她和喬恩手牽手,走過紅地毯,不誇張地說,她是最美的新娘。貝蒂穿著婚鞋,忙碌了一整天,竟一點也不覺得累。

她又欣賞了婚鞋一遍,更加感嘆白髮婆婆的手藝。然後她小心翼翼地收起了鞋子,這是喬恩的一番深情,她要好好珍藏。

婚後,喬恩和貝蒂恩愛甜蜜,不到一年,生了一個漂亮的女兒。

然而孩子出生後,家裡一下子忙亂起來。一向溫柔的貝蒂開始發牢騷,不修邊幅。

這天晚上,喬恩下班回來,在郵箱裡發現了一張賀卡,打開一看,是「魔力鞋店」寄來的,祝他們結婚一周年快樂,並且囑咐他們不要忘記約定。

喬恩愣了一下,結婚一周年了,他都忘記了。貝蒂可沒有忘記,她早已做好了豐盛的晚餐,等喬恩吃飯呢。喬恩心中愧疚,再看貝蒂整天照顧女兒,都沒有時間打理自己。於是,他暗下決心:這次,一定要再送她一雙好鞋。

第二天,夫妻倆又來到了「魔力鞋店」。可是這回,白髮婆婆做的鞋子卻讓人大失所望。這是一雙咖啡色的平底鞋,皮質雖好,款式卻平凡得很,甚至有點落伍。

喬恩對白髮婆婆說:「我本希望這也是一雙讓人眼前一亮,並心生羨慕的鞋子。」

白髮婆婆卻不以為然,她對貝蒂說:「舒不舒服,腳知道!孩子,快試試看。」

貝蒂穿上鞋子,不由發出了一聲嘆息,原來這雙鞋太舒服了,裡面有厚厚軟軟的鞋墊,感覺像是踩在雲端似的。貝蒂高興得擁抱了一下白髮婆婆。

然後,白髮婆婆轉而對喬恩說:「孩子,對妻子來說,最令人羨慕的就是丈夫的體貼呵護啊。」喬恩聽完,慚愧地低下了頭,孩子出生後,他對妻子的關心的確太少了。

那之後,貝蒂總是穿著那雙新鞋,她每天照顧孩子,打理家務,再也沒有疲憊的感覺。喬恩也更加體貼妻子,總是和她搶著做家務。

很快,又要到第二年的結婚紀念日。這次,喬恩和貝蒂早早就開始猜測,這次白髮婆婆會做一雙什麼樣的鞋子呢。

貝蒂異想天開地說:「也許是能拍照的鞋子,把我們的幸福時刻都拍下來。」

喬恩哈哈大笑。現在,他們的確很幸福,女兒健康聰明,喬恩的公司也漸漸步入正軌。他們希望能夠一直這樣幸福下去。於是,夫妻倆如約前往魔力鞋店。

但這次,白髮婆婆卻不在店裡。夫妻倆敲了很久的門,都沒人應答。喬恩只好到相鄰的一戶人家去詢問。

一位老先生聽完喬恩夫婦的描述,一臉茫然地說:「魔力鞋店?你們一定搞錯了,那是間空房子,很多年都沒有人住了……」忽然,老先生像是想起了什麼,說,「穿黑長袍的白髮老婆婆,我是聽說過,那不是傳說中的黑女巫嗎?哈哈哈……年輕人,你們是跟我開玩笑吧?」

喬恩夫婦沒想到會是這樣一種結果,一陣失落。

雖然找不到白髮婆婆,但之後每年的結婚紀念日,喬恩仍會遵守約定,送妻子一雙好鞋。兩人還要熱烈地討論一番,如果白髮婆婆在,會做一雙什麼樣的鞋子給他們。

無數個結婚紀念日過去了,喬恩和貝蒂的婚姻就像被施了魔力,舒適自在並令人羨慕。結婚六十周年的時候,親朋好友都來向他們祝賀。夫妻倆一起講述了這個「魔力鞋店」的故事。

大家都笑著搖頭,不相信會有這樣的婆婆存在。

這時候,貝蒂說話了:「後來,我們終於找到了白髮婆婆。」

所有人都靜了下來,把目光投向了貝蒂。貝蒂繼續說:「我的繼母去世後,留下了一包遺物,裡面有白色的假髮,還有一件黑長袍。」

說到這裡,貝蒂已經眼含熱淚,她頓了一下,又微笑著說,「雖然,我一直不接受她和我父親的結合,但是她卻和其他母親一樣,以自己的方式,祝福、保護著我的婚姻。」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