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幼年時父母離世成孤兒 受全村村民供養 十三年後回來報恩

柳浩是一個苦命的孩子,五歲之前,他還躺在父母的懷裡撒嬌。可是在他五歲那年,父母裝了一拖拉機稻米到集市上去賣。回來的途中,突遇暴雨,山路泥濘濕滑,拖拉機墜入山崖,夫婦二人當場去世了,柳浩瞬間成了孤兒。在南山村村民們的幫助下,柳浩父母才得以安葬。

小柳浩懵懵懂懂,啥也不懂,以為父母只是出來一趟遠門,過段時間就會回來。看著年幼的小柳浩,許多村民們都為這個可憐的孩子灑下了一掬淚水。

柳浩的父母在世時,善良,能幹,在村裡人緣極好。他們家有拖拉機,趕集時經常幫村民們稍帶一些重物。村裡有幾戶年齡大,家庭困難的人家,柳浩父親每年用拖拉機頭給他們犁田,分文不收。這些村民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柳浩父母遭遇意外身亡,村裡人都感到很惋惜。為了小柳浩,村長召集村民們開了一次全村會議,商量小柳浩以後的生存問題。村民們紛紛表態,雖然大家不富裕,但是全村供養一個小柳浩,還是綽綽有餘的。

一個姓姜的老人,曾經受過柳浩父親幫助,站了出來,他請求把小柳浩安置在自己家,生活上由他照顧,孩子還可以和自己作伴。經過商討,村長同意了他的請求。至於柳浩的學費,都是村民們湊起來的。

柳浩住在姜老漢家,一老一少相互作伴。雖然日子過得清貧,但是姜老漢待柳浩如親孫子一般。村裡人家裡殺雞宰鵝,都會給柳浩和姜老漢送去一些。柳浩在村民們的幫助下,漸漸長大了。

柳浩十分懂事,他知道自己是村民們資助長大的,把村民們都當成了自己的親人。村裡遇到推板車的村民或挑重擔的村民,他都會搭一把手,村民們都誇獎他是個好孩子。

柳浩上高一的時候,姜老漢患急病去世了。柳浩是個自強的孩子,他接受了自己和姜老漢的田地,自力更生。每到收穫糧食的時候,村民們主動幫助柳浩收割,打穀子,幫他賣糧食。柳浩賣糧食賺取生活費,學費依舊是村民們幫他湊起來的。

柳浩對村民們的資助,打心眼裡非常感激。他暗下決心,一定要努力學習,出人頭地,報答村民們的養育之恩。高考時,柳浩考取了一所好大學,是小山村裡第一個大學生。全村人高興極了,村民們一家拿了三百塊錢,湊齊了柳浩第一年的學費。

柳浩臨走的時候,對送他的村民們含淚鞠了三個躬,說道:你們養育我多年,就是我的親人。以後我出息了,一定會回報你們的。

柳浩在大學,是班裡最勤奮的一個學生。周末和寒暑假他勤工儉學,學費和生活費一半依靠自己賺取,一半靠村裡人湊錢資助。

同宿舍的人問柳浩幹嘛這麼拚命讀書,柳浩說:我和你們不一樣,你們只需要養爸爸媽媽,我卻有很多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要養,我當然要努力學習真本事。

柳浩大學畢業後,他沒有選擇考研,而是選擇了就業。秦偉柳浩勤工儉學,積累了一定的工作經驗,被一家大公司錄用了。去參加工作前,柳浩特地回了一趟村,和養育他的村民們告別。

柳浩這一走就是十三年。柳浩剛走的那兩年,還經常給村民們打電話,告訴村長自己辭職了,和幾個同學自己創業。他說等自己生意穩定了,一定會回家看望親人們。

時間飛逝,一晃十三年過去了,柳浩並沒有回來過一次,村民們都快忘記他了。

那一年大年三十的上午,家家戶戶都在貼對聯的。一輛豪車緩緩駛進了村裡,這輛至少價值三百萬豪車吸引了村民的注意。當村民們正在議論的時候,車裡走出來一個衣著講究,風度翩翩的男人。他朝著貼對聯的王二走來,嘴裡喊道:王叔,我回來過年了。王二一時傻了眼,沒回過神來。

村民金三認出了是柳浩,激動地喊道:是柳浩呀!柳浩趕緊迎上去,握住金三的手,說道:叔,是我,我回家了。不一會兒,柳浩回來的消息傳遍了全村。大家都出來了,柳浩和村民們一一打過招呼,現場十分熱鬧。

柳浩從豪車裡拿出一個沉甸甸的大包,交給村長,對村長說:叔,我這次回來,給大家帶了些禮品。每戶六萬塊錢,麻煩叔幫我分發一下。另外,這次回來,我準備在我們這裡辦一個電子廠,大家不僅可以進廠上班賺錢,工廠的盈利作為村裡的福利,另外分發給大家。村長拍了拍柳浩的肩膀,對他說:「好孩子,你出息了,卻沒有忘本!」

柳浩哽咽著說:「我哪兒能忘本呢?你們都是我的親人,沒有你們大公無私的資助,就沒有我的今天。這些錢,和你們對我的養育之恩相比,實在是微不足道。」

柳浩說到做到,半年後,他在村裡空置的一塊地上蓋起了寬敞的廠房。村裡的年輕人都在柳浩的廠里上班賺錢。工廠盈利,除了留下一部分必要的資金作為擴大再生產,每家每戶過年時都分給一筆不菲的收入。

經濟收入改善了,村民們每天臉上都洋溢著笑容,他們幹活可起勁了。如今,在柳浩的幫助下,南山村擺脫了貧窮,成為十里八鄉最富裕的村莊。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