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出生「有尾巴」遭遺棄!好心養父不顧勸阻養育 他爬行30年「靠雙手賺錢」送房報答

1991年的一個冬天,一個叫丁金栓的村民在做工回家的途中,被一陣吵鬧聲吸引了過去。在一塊麥地邊,幾個村民圍作一團嘰嘰喳喳地鬧個不停,好奇的丁金栓想看看熱鬧,當他推開人群,看到地上一個襁褓里裹著一個男嬰,凍得瑟瑟發抖,臉蛋已經失去了血色,但這群人沒一個把孩子抱起來。

他向村民打聽這孩子是誰家的,怎麼大冷天的把孩子丟在地上,說著便把孩子抱了起來。村民們都說不知,可能是別人遺棄的,叫他別多管閑事。丁金栓卻顧不上村民的勸阻,急忙把孩子抱回了家,再這麼等下去,孩子不凍死才怪。

回到家,他發現孩子在發燒,便沖了麥乳精給他喝,但是孩子閉著嘴怎麼喂也不喝,情急之下,他帶著孩子趕緊去找村裡的醫生檢查,掀開包裹的褥子,他們發現了令人驚訝的一幕:這個小孩長有一條尾巴。

村醫讓他趕快帶孩子到醫院檢查,而此事很快被傳開了,村子里傳說「小棄嬰」可能是怪物,才被扔了,丁金栓這下引火上身,要倒霉了。丁金栓雖然沒有文化,但他根本不相信這種謠傳,一個活生生的嬰兒怎麼可能是怪物?

為了給孩子籌錢看病,他賣掉了村裡剛分下來的一頭牛,帶著孩子去縣醫院進行檢查治療,醫生告訴他說,孩子患了一種叫做脊柱裂的罕見疾病,這種病目前沒辦法醫治,便給他開了一些維生素之類的藥物。

丁金栓帶著孩子回到家,有人告訴他,孩子其實被好幾家領養過,發現有尾巴,覺得不吉利,所以才扔掉。他們勸丁金栓不要把孩子留下,趕緊扔掉,但他哪能忍心看著一條鮮活的生命被扼殺,便堅定地說:孩子已經很可憐了,我既然把他抱回來,絕不能把他再拋棄。

人們紛紛笑話他,他已經37歲了,還是光棍一條,討不到媳婦,就撿個怪胎來養兒防老。但丁金栓根本不予理會,任由他們怎麼說,就算再苦再累,這個孩子他養定了。他給孩子取名為丁轉成,意為孩子轉過幾次,到他這裡就成了,他再不會把孩子另轉他人。

丁金栓雖然年近四十,但未婚未育的他從沒帶過孩子,在老母親的幫助下,他很快學會了抱孩子,餵奶瓶,換尿布。為了照顧孩子,丁金栓放棄了外出打工掙錢的機會,每天背著孩子上山放牛,雖然生活十分清苦,但看著一天天長大的孩子,再艱難他都覺得值。

可是轉眼丁轉成三歲了,卻還不會走路,丁金栓才意識到脊柱裂這種疾病的嚴重性,他再次帶著兒子來到醫院,醫生告訴他,脊柱裂根本沒法治好,孩子很可能一輩子都無法站立起來。

旁人勸丁金栓不要再管這個累贅了,就算可以醫治,家徒四壁的他又如何承擔高昂的治療費?趁早把孩子丟到大山裡任其自生自滅,不要再拖累自己,趕緊找個媳婦才是正事。

看著才3歲的兒子,丁金栓咬牙道: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我既然決定養他,就算他一輩子站不起來,我也不會拋下不管。從此以後,丁金栓決心一輩子不娶媳婦,他要把兒子當成自己生活的全部。

不僅丁金栓說到做到,丁轉成從小也表現得非常頑強,當他發現自己不會站立行走時,就開始在地上爬行。稍大點他就開始扶著凳子走路,長時間的爬行下,他的小手磨出了厚厚的老繭,不僅如此,因為雙腿只能在後面拖地而行,褲子無數次被磨破,雙腿也被磨得血肉模糊。

農村的馬路不僅凹凸不平,還有很多石子及玻璃碎渣,爬行中經常都會刺進手掌和膝蓋,更是讓他疼痛難忍。病症還讓他經常大小便失禁,23歲之前,丁轉成從來沒有穿過一條幹的褲子,睡過一次乾的床。所以,每逢外出爬行,遠遠看到行人,他總是提前躲得遠遠的,因為自己身上大小便失禁散發出的臭氣讓他不敢與路人擦身而過。

父親既要放牛幹活維持生計,又要照顧兒子,很多時候也是力不從心,為此他經常自責,覺得對不起兒子,但是年幼的丁轉成深知父親的辛勞,從來沒有一句怨言,在他看來,是自己拖累了父親。

六歲那年,看到同齡的孩子都已入學,丁轉成也請求父親帶他去報名。上學后,剛開始是父親背他去,後來他不願麻煩父親,自己偷偷爬著去學校,路途太遠,五六里路,回來后雙膝磨得鮮血直流,但這都沒有讓他放棄。

可有一天他在課堂上小便失禁,把尿撒到了凳子上,老師勃然大怒,當即就將他趕出了教室。於是,就在他上學不到一個星期,就被學校無情地開除了。村裡一位好心大叔把不要的一台黑白電視機送給了父子倆,從此開啟了丁轉成電視自學的道路。

他每天看電視學習普通話和認字,通過自學認識了一千多個漢字,普通話發音也特別標準。看著父親為了養活自己每天辛勤勞作,丁轉成心裡特別愧疚,他盼望著自己快快長大,能夠出去打工為父親減輕負擔。

16歲那年,他來到縣城找工作,但是很多人一看他雙手爬行,雙腿拖地的樣子都不敢用,一位修理電機的師傅倒是有心收留他,可是他根本搬不動沉重的電機,也只好作罷。

回家后,垂頭喪氣的丁轉成每天除了坐在家門口發獃,就是爬到離家200米遠的一個小山坡上眺望遠方,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這時候有人見他可憐,便給他出主意,讓他去城裡乞討,像他這樣的殘疾人,一天下來能要不少錢,足夠養活他自己。

回到家,他把這事告訴了父親,父親說:咱別幹這種事,別人的錢也不是白來的。咱雖然沒有腳,但是有一雙手,只要肯干,肯定餓不死。他用力地點著頭,牢牢記住父親的話,摒棄了乞討的想法。

2010年,丁金栓借錢買了十隻羊,想靠放羊貼補家用,可因為父子二人都沒有養羊的經驗,結果沒過多久,羊就病死了好幾隻,丁轉成看著羊一隻只死去,心裡難過不已,他既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又為父親的窮苦一生而心酸。

禍不單行,沒過多久,本就患有胃潰瘍、輕微腦梗的父親在山上放牛時不小心摔倒,村民們把他送去了醫院,醫生說要儘快做手術,但是丁家當時只有兩頭牛、四隻羊,並且還欠了不少錢,根本拿不出錢治病。

有些社會好心人士聽聞了此事,紛紛前來捐款幫助,再加上借來的錢,丁金栓總算成功手術,撿回了一條命。經歷此事後,丁轉成決心扛起家裡的擔子,他說:父親將我養大,對我不離不棄,我一定要養他到老。

村裡的兄弟給他帶回來一部舊的智能手機,他很快學會了上網,通過手機學到了很多知識,包括怎樣給羊看病。再有羊害病的時候,他根據看到的癥狀,網路查詢之後,詢問鎮里的獸醫,再爬行十餘里取回藥物。

轉眼到了2017年,當地搞旅遊開發,吸引了一些觀光遊客,有好心人建議丁轉成養點土雞,有遊客若到家裡歇腳,就可以提供他們吃飯,還可以掙上一些錢,給家裡減輕點負擔。於是丁轉成說服了父親,買來了1500隻雞苗,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

但是,由於缺乏經驗和飼養技巧,加上夜裡山村太冷,剛買來不久的小雞就病死了700多隻,丁轉成心疼至極,並且每天都有幾十隻雞莫名其妙地死去,這讓他寢食難安,為什麼電視上那些人創業如此輕鬆,而到了自己這裡卻比登天還難?

屋漏偏逢連夜雨,由於長期趴地行走,他的盆骨嚴重變形,腎臟受損,臀部和兩隻腳長滿了一元硬幣大小的褥瘡……醫生建議截掉嚴重感染的雙腳,給腎臟插管排尿,治理臀部的褥瘡,減少感染。

在愛心人士的幫助下,丁轉成只好做了截肢手術。多年的苦難經歷讓丁轉成練就了堅強的意志,他並沒有因此而一蹶不振。通過自學養雞技術和科學飼養,康復後的丁轉成又買了兩批小雞,這一次2000多隻雞苗總算健康長大,並生下很多雞蛋。

但是,光靠前來觀光的少量遊客消費,顯然不行,父親也年邁多病,反應和行動相當遲緩,這些土雞和雞蛋如何賣出去呢?好在困難沒有擊倒他,在父親的鼓勵下,他堅信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困難,大不了付出比常人多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

他學會了騎殘疾人三輪車,並開到縣城裡挨家挨戶推銷自己的土雞和雞蛋。這項工作對於正常人來說很容易,但是對於沒有雙腿的丁轉成卻是艱巨的挑戰。因為山路彎道多,平時也沒人,路上的汽車速度較快,為了避讓汽車以及自己操作不當,丁轉成多次翻車在半路。

遇到有人路過,請人家搭把手,好心人會幫他把車翻起來,但有的人不予理會,怕他訛詐,開著車絕塵而去。要是沒有人幫忙,他就鑽到車底下,用肩膀和腦袋頂,使出全身力氣,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車翻起來。就這樣,丁轉成風裡來雨里去,幾個月之後,終於建立了一批穩定客戶,周圍甚至有人主動上門來找他購買雞蛋。

不僅如此,他還想辦法做線上銷售,將市場搬到朋友圈和網路。就這樣,丁轉成用自己的雙手撐起了這個家,當然,這期間少不了社會各界力量的扶持。有了一些積蓄之後,丁轉成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幫養父改善居住環境。他說:「以前的老房子太破了,一下雨還漏水,所以,我必須要努力讓養父生活得更好一些。」

於是,2018年,丁轉成拿著養雞賺來的錢,又通過社會各界愛心人士的幫助和借來的幾萬元,最終花費了十多萬為養父蓋起了一套近200平米的大平房。除了自住之外,丁轉成還拿出來一間做客房,辦起了小客棧,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如今30歲的丁轉成,儼然是個大忙人,除了養雞辦客棧,他每天都會在社交平台上發布一些短視頻,記錄著創業和生活的點滴,展示著不畏困難勇往直前的精神風貌。

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丁轉成無法控制上天給他帶來的苦難,但卻在苦難面前靠著雙手強力回應,不向命運妥協,活出了堅強的真我。一個身患重殘的人尚能如此,而作為四肢健全的我們,又有什麼理由去怨天尤人呢?

您可能也會喜歡…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