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我月薪25萬背後,是一身的病」,兼顧事業和家庭的女人,歲月不靜好

淩晨一點半,我在寫文。我身邊的一個朋友也在努力做設計圖中。這個活,不是她工作范圍內的。這是她為了改善家裡的生活,在工作之餘接的私活。

一個這樣的私活,她至少要熬4個晚上,然後拿上一筆20000左右的酬勞。

她跟我說,她像《安家》裡宮蓓蓓,在一大家子人都陷入夢鄉的時候,打著哈欠,艱難地想方案。她跟我用了極大的一段話,描述她下班後的生活:

「我要公交轉地鐵坐兩個小時的車,到家的時候,差不多也就9點多了。我要趕緊去廚房做飯,因為一家子人還等著吃飯。

等到大家都吃好了飯,男人洗碗,我就要趕緊收拾一下子屋子,順便把衣服洗了。兩個人熬到10點半,他呼呼大睡,完全不管絲毫沒有睡意的孩子。

我只能繼續講故事,繼續哄孩子,一直到孩子沉沉陷入夢鄉,我抽出胳膊,等一會看孩子不會因我的動作而驚醒,然後小心翼翼地去書房,開始深夜的工作。」

你一定覺得她沒有婆婆帶娃,恰恰相反。她婆婆是在那邊幫他們帶娃的。但是,她婆婆的帶娃是有要求的:只有她去上班的時候,孩子歸奶奶管。

只要她下班,孩子就得歸她管。因為奶奶帶了一天孩子,也很累了。奶奶需要休息,她不需要。

我也曾經去把那個男人拎出來,但是,明擺著的事實是,男人為了家裡更好的生活,晚上也經常加班。

她自己都不懂,男人到底是在加班,還是故意把回家的時間延長到她回家後的半小時。

她,真的想當一個家庭主婦。她的工資加上晚上加班的錢,一個月能達到25萬的月薪。

我曾經問過她:「掙這麼多錢,是不是特別有成就感?」

她的回答是:「我不想掙這麼多錢,我也想在家好好看孩子。孩子奶奶帶孩子,孩子一大堆的壞毛病。

我是被生活逼到了這個境地,下不去了。我要是有條件,我寧願當家庭主婦,我不那麼累,孩子還不受罪。」

她的娘家是指望不上的,因為指望不上娘家,她曾經一度打算自己帶孩子。

可是,她只在家帶了一年孩子,男人就說了這樣的話:「讓我媽來帶孩子,你去上班吧,我一個掙錢養家,壓力太大了。」

剛開始,她也願意出去工作,畢竟帶孩子比上班要累。可等到她婆婆真的來了,她真的去上班了,她才發現:

有孩子的女人出去上班,從來不是單純的上班,而是兼顧事業和家庭的上班。

為什麼男人不是?因為有一個婆婆在。那個當婆婆的人,替了自己的兒子兼顧家庭。

她沒有人替,於是,她只能上班的時候,頂住強大的工作壓力,下班了兼顧孩子和家庭。等到夜深人靜了,繼續加班加點,為了以後買套房子的規劃。

為什麼更累的只是她?因為她比男人過好的心更強烈。

男人也可以晚上加班,但是男人不想晚上加班。他覺得每天在公司,已經累到了極限,晚上就想好好休息。

如果休息不好,他還會心情不好,覺得會影響第二天的工作。我也勸過女人,既然他如此,那你也就心疼自己。

結果她說:「我不想一直跟婆婆住在一起。我也不想等到孩子都上學了,我們連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都沒有。我想極大可能地縮短這個時間。」

可是這只是她想,並不是男人想。

 

男人的想法有兩點:

其一,你為什麼想得那麼高。

男人覺得晚幾年買房子也沒什麼。甚至,男人覺得這一輩子不買房子也沒什麼。現在在大城市租房子的人多了,不都好好地活著。只有她,想得那麼高,非要把自己弄得這麼累。

其二,我想讓我媽一直幫我們看孩子。

「別人家的兒媳婦嫌婆婆不看孩子,我媽幫你看孩子,你還不願意。你這幾年需要我媽,讓我媽幫我們看孩子,等你不需要我媽了,你就讓我媽走,這是忘恩負義,卸磨殺驢。」

《安家》熱播的時候,她老公絲毫不同情宮蓓蓓,還把宮蓓蓓老公的話奉為至理名言。

月薪25萬背後,有多心酸?最嚴重的一點,是身體熬垮了。她身體差的兩個表現:

其一,口腔潰瘍,是家常便飯,比大姨媽還準時。並且週期很長,一般半個月甚至是一個月的時間,才能痊癒。並且痊癒不了幾天,就又會開始新的週期。

其二,渾身疼。本來月子裡就沒養好,落了一身的月子病,再加上這幾年的加班熬夜,久坐時間能長達十幾個小時,幾乎每天都渾身疼。

不用醫生看,她只要自己用手使勁按一下自己的腰,就是一陣疼。

她跟我聊起傅首爾,她說,她看到傅首爾去按摩,聽到傅首爾說,這些年,她過得一點也不快樂。她真的太理解了。

這種不快樂,真的不是來源於情感上的缺失,就是來自於生活上的壓力。因為她內心已經足夠強大了,一個男人愛不愛,根本傷害不到她了。真正拖垮她的就是,這艱難的生活。

兼顧事業和家庭的女人,歲月不靜好。我曾經羡慕過傅首爾和她老公的「鹹魚」愛情。

可當我看到了她,當我看到了她在這種情況下,男人竟然還打算生二胎。

我突然不羡慕傅首爾了。她已經在外邊抵擋了那麼大的風雨,男人在家裡的溫柔小意已經很難感動她了。

不是,她變了,而是比起這些溫柔小意,她更需要的是一個能為她遮風擋雨,能讓她也安逸地做「鹹魚」的男人。

她太累了。兼顧事業和家庭的女人,能累到什麼程度呢?

她說:「我的大腦從來就沒清明過,一直處在想睡的狀態裡堅持工作。時間長了,我竟然好幾年都沒有過神清氣爽的感覺。

我早就忘了渾身不疼是什麼感覺,我現在已經習慣了渾身疼,習慣了口腔潰瘍,甚至是習慣了熬夜加班。」

什麼是最大的累呢?習慣了累,才是最大的累。什麼是最大的疼呢?感覺不出疼了,才是最大的疼。

我聽過很多所謂的成功女人標榜自己兼顧事業和家庭的遊刃有餘,歲月靜好。

可真的,因為經歷過,因為目睹過,我真的不信了。

馬伊琍說:「我絕對不相信如此光鮮亮麗的職業女性,和一個優秀的合格媽媽去兼併。絕對不可能。」

我也不相信。我深信,一個兼顧事業和家庭的女人,歲月不靜好。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