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著你回來!結婚三天老公從軍「出發前叮囑」牢牢銘記 代夫照顧家人「用72年守候換一場空」淚已流乾

「如果有人說我走了,千萬不要輕信謠言,記住,等著我!」臨別前,丈夫在池煜華耳畔留下一句叮囑、轉身而去。而妻子竟為這約定苦等72年在2萬6千多個晝夜裡,她始終倚門而盼,望向村口那條彎彎的小道,期待丈夫緩緩歸來的身影,無奈結局卻讓眾人為之落淚。

直到家裡的門檻,已被踩出一彎深深的缺口;

直到被通知丈夫與她分別後不久在行動中已然犧牲;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天,她仍相信丈夫還會回來。

終於,95歲的她於他們共同的家鄉,

「她的墓碑面朝山外,遙望著進村的鄉路。」

9歲做童養媳,新婚3天丈夫離她而去。

1920年江西省興國縣,9歲的池煜華來到李才蓮家做童養媳,而「準丈夫」李才蓮才6歲。

他們就這樣相伴著長大,一起度過了單純美好的9年。

1929年春節前夕,在祖母的操持下,李才蓮與池煜華成婚。

新婚之夜,池煜華才得知自己嫁給了「高官」。年僅15歲的李才蓮,已是幹部級人物。

▲李才蓮舊照

新婚第三天,大年初二,天剛亮,池煜華悄悄地把李才蓮送到村口,目送丈夫遠去……

她孤獨地站在路上,含淚揮手,心中有千百個不願。但她也知道:丈夫奔赴前線去從軍很重要。

李才蓮對她說:「守好家、多識字,多做事。」

她記住了,也做到了。但這條歸家的路,丈夫再也沒有回來。

丈夫走後,池煜華也從軍了。她識字學習,積極參加婦女工作,擔任了分區婦女團長,整天忙著擴充軍力、籌措軍糧。

▲江西紅色景區

曾有多次,李才蓮從千里之外轉戰路過興國縣,給池煜華寄去書信,相約在縣城見面。

但動亂年代,烽火連天,待池煜華收到書信時,早已過了約定時間,他們就這樣屢屢錯過。

新婚三天,一別三年。

3年後重逢,一別便是永訣。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1933年,第四次反「圍剿」獲得勝利,池煜華終於打聽到丈夫的消息。李才蓮調任江西省,隨省委機關遷到了寧都縣七里坪。

思夫心切的她,花費五六天時間、步行數百里來到七里坪,池煜華終於與日思夜想的丈夫重逢。

22歲的池煜華穿著一身舊衣服,補丁密布,一雙手長滿了老繭。

長官看到她時對她說:「李才蓮有文化、有魄力、有經濟頭腦,我以為他出身富裕家庭,看到你後,才相信他是貧苦人家出身。」

和所有痴情女子一般,找到丈夫後,池煜華希望與他相守相依、不再分離。

可是第五天,李才蓮由於工作需要,婉轉的告訴她:「帶著家屬不方便,你還是回老家比較好。」

剛相聚,又分別,池煜華淚如雨下。

也許是預感,也許是執念。臨別之際,李才蓮對池煜華一句囑咐,讓妻子苦候一生,

「戰爭時期消息不確定,如果有人說我走了,千萬不要輕信謠言,記住,等著我!」

池煜華堅定地點了點頭。

一路乞討苦尋丈夫,找遍贛南地區

回望硝煙處,昔人不曾歸。

1934年,李才蓮曾因工作回到興國縣,他匆匆修書一封,要妻子一周內來縣城相聚,若逾一周,千萬別來了。

信件兜兜轉轉,命運陰差陽錯。

池煜華收到信時,早已過了一周,他們夫妻錯過了最後的相見,這封信成了李才蓮寫給池煜華的「絕筆之書」。

池煜華徹底與丈夫失聯了,她四處打聽李才蓮的下落。有說他隨軍隊長征了,有說他敗在了瑞金銅缽山。

她深信丈夫對她說過的話,絕不會輕易相信謠言。

她一路乞討來到銅缽山尋夫,一天又一天,杳無音訊。

後來,她聽說游擊隊和敵軍在打仗,她冒險趕去,幸好,沒有他。

此後,只要聽到有關的消息,不管再遠,她都要去找。一年光景,走遍了整個地區。

當時,企圖蹲守李才蓮,池煜華反而很高興,證明丈夫還活著。

於是,她回到老家,把被敵人燒毀的土坯房重新翻蓋復原,開始了漫長的等候。

丈夫1935年已然犧牲,長官不忍告知

她站在家門口,一等就是10餘年,池煜華都38歲了。

1949年,家鄉改頭換面了,丈夫應該快回來了吧!

但是,村裡沒有傳來絲毫消息,村口始終沒有出現她等的人。她到縣城尋問,什麼也問不到。

於是,她想寫信給長官,幾經波折,信真的被長官收到,但長官不忍告知池煜華真相,把信轉交給下屬,並囑咐她回信安撫。

回信時,下屬無從下筆,最後終究沒有提到李才蓮的下落,只是鼓勵她好好工作,李才蓮將來會回去看她。

池煜華再次燃起新的希望:丈夫一定還活著,他一定會回來。

沒有人告訴她真相,她也不願相信什麼真相。

早在多年前,李才蓮已獻身戰場,就在他們七里坪之別兩年後。

1935年4月,李才蓮帶領的隊伍在瑞金山區被包圍,他身邊的警衛員已被收買,趁機從背後偷襲,時年22歲。

一張證明,欲哭淚已乾

青絲染成了白髮,少女熬成了老嫗。

她在土房子又等了30年,丈夫那句「記住,等著我」言猶在耳。民政局每月給她發撫恤金,她以為是他寄來的生活費。

1985年,當地把一張證明寄到她家中,她才得知丈夫走了的事實。

然而,真相太殘忍了,她始終無法接受。她的內心仍有最後一絲執拗,似乎只要自己不相信,丈夫就不曾離去。

等待已成了她的習慣,不然空落落的心,該用什麼來填滿呢?

每天起床,她都要拿出一面鏡子,照著細細梳洗。若丈夫突然回家,她想讓他看到乾淨整潔的自己。

那面鏡子,是丈夫送給她唯一的禮物。數十年光陰,鏡面被磨得斑駁,而鏡中人已垂垂老矣。

直到本世紀初,已有30多年沒離開村子的池煜華,來到烈士陵園。

高高的紀念碑上刻著犧牲的名單,上面赫然寫著李才蓮的名字。

看到70年苦苦等候的結果,她沒有流淚,她的淚水早已流乾。

等侯,是她此生唯一

池煜華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等候自己的丈夫歸來。

因為丈夫的一句囑託,她在家裡積極工作、生產,以驕人的成績兌現承諾。

1952年初,她報名課程,成為一名婦女幹部,曾先後擔任許多職位,還獲選為當地代表。

她住的簡陋房屋中沒有任何電器,低矮、陰暗、潮濕。但家徒四壁的牆上貼著19張獎狀。

她侍奉公婆,將丈夫的弟弟妹妹撫養成人。

而她與李才蓮的唯一孩子,幼年不幸夭折,她之後收養了一個兒子,為他延續香火。

一直到90歲,她都能生活自理,拾柴做飯,親自下地務農。

再見到丈夫,她想驕傲地對他說:「看吧!我沒有辜負你的囑託。」

▲池煜華的手寫信

門檻上深深的豁口,小路邊拄著手杖的身影,村口望眼欲穿的目光,等到歲月留下諸多痕跡,卻沒有等來奇蹟。

▲池煜華坐在門口(圖據新華社譚進攝)

她就這樣等啊等,長達72年,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2005年4月24日,95歲的池煜華與世長辭。

她終於和李才蓮,在另一個世界團聚了。

「他是我的丈夫,我不會遇到比他更好的丈夫了。即便婚後總共在一起的時間只有10天,也可以守候一生一世。」

什麼是最動人的愛情?縱使天各一方,依然堅持此生不渝。

您可能也會喜歡…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