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未來公婆請爸媽吃飯,我爸去抽支煙,服務員說一話,我的婚事黃了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工人,母親腿部有殘疾,全家靠著微薄的工資生活,雖然很少吃大魚大肉,但每次吃飯,父母把菜裡全部的肉絲都揀給我,我擁有的愛一點都不比別的孩子少。

大學畢業後,我留在了沿海城市工作,本來我是想應父母要求,回老家談對象,可感情這東西,實在不好左右,一次巧合,我認識了男友。男友本地人,家境優越,我和他屬於那種一見定終身那種,感情發展的很快,簡直是分開一會就想的慌。

男友是個文質彬彬的男孩,一笑起來露出兩顆虎牙,看著就特別有趣,他個人也是挺有能力,在公司擔任要職,我見過他工作的樣子,特別嚴肅,只有跟我在一起,他才會展現出調皮的一面。他喜歡戶外運動,而我偏偏是個宅女,為了迎合他的愛好,我給自己置辦了一套運動裝置,跟他接觸久了,我發現原來自己也是個愛瘋的丫頭,只不過一直被自己壓抑著,沒有釋放出來。

和男友相處的過程中,我只見過他父母一次,他們看起來就特別高冷,對我雖然客氣,但談不上熱情,這些我能感覺到,特別他媽媽,戴著一副金絲眼鏡,考究的衣著,精緻的妝容,讓我覺得高不可攀。我曾打過退堂鼓,告訴男友,和他在一起壓力好大,覺得門不當戶不對,以後會不會被人看不起啊,男友笑著說怎麼可能,他已經說服家人接受我了。

談了一年多,我和男友準備訂婚,在訂婚之前,有些事情雙方父母需要溝通一下,本來是準備男友父母來我家拜訪,男友父親公司臨時有事走不開,就讓我父母過去,我爸媽很少出遠門,正好就當做來旅遊一趟。

吃飯定在男友家附近的一家酒店,檔次不低,男友父母依舊是那副客氣的姿態,大家聊的挺好,談到彩禮的時候,我爸媽說意思到了就行,給個兩萬,我家會陪嫁點小物件。談了一會,我爸菸癮上來了,恰巧男友爸不抽菸,我爸雖然是小地方的人,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就拿支煙準備出去抽,出來才發現沒有帶打火機,就準備去吧檯借個火。

剛靠近吧檯,聽到吧檯兩位服務員在說話,其中一個說:「2號包間那桌,訂餐的時候我問定什麼標準,那個阿姨說按最低標準來,窮親家還想攀高枝,給他們最低標準都是抬舉他們了。」服務員說著還搖搖頭,說以後這姑娘日子估計難過,有錢人家的門不是這麼好進的。

最終我爸煙沒有抽就回來了,後來他給我講述這段話的時候,讓我自己拿主意,如果覺得我和男友是真心相愛,可以不受家庭的幹擾,那就在一起,如果我沒有那麼強大的內心,那就趁著分開,青春只有一次,我們耗不起。我考慮再三,最終婚事還是黃了,我怕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不僅傷了我,還傷及我的家人,大家說對嗎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