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他14歲出家,現已80多歲,為救母曾割肉,一件佛衣走一生

佛教文化,在我國已經有很久遠的歷史了。佛教也是我國宗教系別中很重要的一支。現在的佛教文化,已經點點滴滴的融入了現代人的生活。很多人都知道修佛需要虔誠之心,也知道修佛需要清修,既排除一切世間俗事,靜心參悟佛學中的真諦。

自古以來,我國有很多有名的修佛之人,很多都是民間傳說,我們並沒有親眼所見他們這些修佛之人的清貧一生。

但是在現代,有一個真正的修佛之人,他就是安徽省金龍山上的正覺寺的80多歲的老僧,釋覺定。

他一生都在追求佛學中的真諦,他從小就非常有佛緣,生活也非常坎坷,14歲開始便開始修佛,與母親相依為命,極其孝順的他曾為了挽救母親的性命,割肉做藥。他一生清貧,一件佛衣穿的打滿了補丁,可是他卻點化凡人無數,一生慈悲為懷。

 

年少入佛門,割肉救母為至孝
釋覺定的本名,叫陳多興。5歲的陳多興,還是孩子,對這個世界還沒有更多瞭解的時候,他便遇到了一位高僧。

高僧雲遊四方,化齋到了陳多興的村子,看到陳多興,便對他說,你與我佛有緣。還是孩子的陳定興自然不明白這句話的意義。

陳多興小時候命運多舛。他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便染上了重病,最終不治身亡,陳多興和他的母親相依為命。生活非常的艱苦。

小時候的陳多興深知母親的養大自己的不易,便非常的孝順,經常幫母親幹活。他的母親也是一位禮佛之人,經常帶著陳多興去寺廟拜祭。

陳多興很小的時候,就對佛教產生了濃厚的興趣。14歲的時候,陳多興就經常手裡捧著佛經,開始吃素。他經常到寺廟裡,找師傅,去學習佛法。而佛教都講究一個多行善事。就這樣,陳多興正式剃度出家,法號釋覺定。

雖然已經皈依佛門,但是釋覺定還有他唯一的牽掛,便是他的母親。於是他便白天回到家中幫助母親,照顧母親,晚上再回到寺廟,誦經唸佛。

好景不長,釋覺定的母親也染上了重病,治療了很久也不見好轉。釋覺定看到了一則故事,“佛祖割肉餵鷹”,便效仿這則故事所說,毅然用刀割下了自己手臂上的肉,給母親熬湯。

神奇的是,母親喝了肉湯,竟然身體好轉。很多人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紛紛誇讚釋覺定為“佛祖轉世”。但是人終究還是難逃一死,釋覺定的母親最終還是離開了人世。至此,釋覺定好好的安葬母親,世間再無牽掛。於是便開始他雲遊四方的修佛之路。

 

雲遊修佛法,興建寺廟行功德
釋覺定在各地遊歷,拜師學習佛法。他不僅僅學習,在這個途中,他也將自己參悟到的道理,向他在這個過程中遇到的人所傳授,以覺得人們心中的煩憂。隨著時光的流逝,釋覺定已經雲遊四方數年,這期間他到過了很多地方,對佛法也有著越來越深的領悟。

一年,他遊歷到了安徽省金龍山上,便決定不再走了。他在這個山上給自己搭了一個屋子,並在周圍開墾了幾畝地,以便種些蔬菜供自己食用。

其實在他來之前,這座山上本來是有一座寺廟的,可是在那個時期,寺廟已經被扒了。某一個夜晚,釋覺定夢見了觀世音菩薩,菩薩託夢,囑咐他把寺廟重新修建起來。

釋覺定醒來後,便開始了修建寺廟的計畫。一個修佛之人哪裡有那麼的錢請人修建寺廟,釋覺定都是一個人,每天徒步下山挑磚,再一個人蓋房。這中間的困苦與磨難,是易於常人想像的。可是釋覺定還是堅持了下來。就這樣,一座寺廟被建好了,取名“正覺寺”。

現在,正覺寺已經開始對外接待香客了,而釋覺定也已經80多歲的高齡了。這幾十年,釋覺定身上穿著打滿了補丁的佛衣,吃的喝的都是清粥素菜。偶爾有香客供奉的香火錢,他都用來繼續建設正覺寺。

現在的他,年歲越來越大,行動也已經越來越不方便了。可是在寺廟裡,釋覺定從沒有過磕磕碰碰,因為這是他一磚一瓦搭建起來的地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廣做善人事,一生修佛行善舉
釋覺定是真正意義上的苦修之人,他一生清貧,身上穿著百衲衣,吃喝從來都是清粥素菜,幾十年如一日。然而他佛緣深廣,一輩子做了很多的善事。

村民們如果有想不通的事情,就會來找他指點一二。釋覺定總是三言兩語,便能化解他人心中的煩悶。不光是對人,就算是對蟲子,他也都從不殺生。

夏天山上蚊蟲很多,釋覺定從不讓徒弟們打蚊子,他認為蚊蟲都是生命,既然是生命,便應該得到活著的權利。

釋覺定已經算是一位高僧,因此到寺廟裡來拜訪他的,供奉香火錢的人不少,錢物雖然不多,但是足夠釋覺定解決寺廟的開支。可是他依然保持著清苦,卻對他人從不吝嗇錢物。距離他不遠處的一座寺廟,因為台階破損,很不方便。釋覺定拜訪過後,便帶著錢物,幫助他們將台階修理好。

釋覺定在村子裡,也是一位威望很高的人。有的時候,村民們看到他,看到他走路不便,都會上前去攙扶他。17年村裡洪災,他和弟子們還收留了村民們,讓他們在寺廟裡避難。

釋覺定從修佛的這些年來,這樣的事情數不勝數。都說修佛之人,心存善念,樂善好施。像釋覺定這樣的很深刻的參悟佛法,並且一生都能都追求佛法的人,實在是難能可貴。

小結:
已經80多歲的釋覺定,從14歲開始禮佛,幾十年如一日,真正走的是清修之路。他這一生都非常坎坷,少時喪父,與母親相依為命,可母親也相繼離去。就算是他割肉救母,也沒能留下母親的生命。但是那個時候的釋覺定,已經在學習佛學的,他深知,母親的病痛,生命的終結,都是逃不開的生命循環。

他一生樂善好施,卻對自己非常的苛刻。一件佛衣,打滿補丁,遮體便好,一碗清粥,能填溫飽,充飢便好。就算是我們供奉的香火錢,在他的眼裡也皆是身外之物,我們現在經常能看到很多修佛之人,像大款一樣,比起這些人,釋覺定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禮佛之人。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