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婆婆,我跟您兒子已經離 婚了,您帶著你一家子趕快搬出我的房子吧」

「大強,你弟住家裡一年了,什麼時候搬出去啊?」玲玲問到,大強支支吾吾的答應著,說過兩天就搬走了。玲玲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多少次問這個了。不是她容不下大強的弟弟小宇,而是小宇在家裡太過分了。

玲玲的婆婆和玲玲的公公很早之前就離婚了,以前的時候,公公養大強,婆婆養小宇。大強和媽媽的關係一直不是很好,他是爸爸帶大的,自然和爸爸更親近。媽媽和爸爸離婚以後,媽媽又找了個男人,但是兩個人沒領證。後來那個男人去世了,她就沒地方去了。

而小宇呢,已經二十多歲了,大專畢業也有好幾年了,卻不說去找工作。以前後爸在的時候,他靠後爸的公司工作。如今沒地去了,母子倆想起了大強的存在。大強剛開始不想讓媽媽住進來,因為兩個人雖說是母子倆,可是沒一塊生活也沒什麼感情。

但是大強畢竟是媽媽親生的,老媽一哭,她就心軟了。婆婆和小叔子住進來的時候,玲玲沒說什麼。她是當兒媳婦的,自然不能說婆婆什麼。兩人剛來時,她也是好吃好喝地照顧著。可是婆婆呢,對這個兒媳婦可沒什麼好態度。

婆婆覺得自己住在兒子家受委屈了,以前的時候,她跟那個男人一起住的時候,每天都是好吃好喝的有著。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如今在兒子家,兒媳每天沉默寡言的,她做什麼自己就只能吃什麼。她覺得自己很壓抑,就問兒子能不能讓朋友來家裡玩。大強覺得媽媽的朋友來也可以,正好讓她開心開心。

可是婆婆帶來的人,並不是正常的在家裡吃飯聊天什麼的。而是在家裡打麻將,打牌。有的老太太甚至還會在家裡抽菸,弄得家裡烏煙瘴氣的。而小叔子呢,沒什麼想法,成天在家裡,等著吃飯。經常一躺就是一天,也不工作。以前家裡兩個人掙錢,兩個人花。如今家裡兩個人掙錢,四個人花。玲玲每每想到這些,都覺得頭大。她不想家裡一直是這樣,她覺得家就該有家的樣子。

一次兩次,她可以忍受。但是次數多了,她很煩。她知道大強也不喜歡媽媽這樣,然後她旁敲側擊的給大強說出了想讓婆婆和小叔子搬出去的想法。大強當時答應,卻也只是為了敷衍玲玲。

婆婆和小叔子在家裡住了半年多了,這半年多來,這個家是越來越沒樣子了。玲玲最終爆發,是婆婆嫌棄她做飯不好吃,整個吃飯期間,婆婆一直想說。大強在旁邊也沒幫玲玲說話,玲玲戳戳他,他還是什麼都不說。玲玲一看這場景,直接問:「婆婆,你和小叔子什麼時候搬走?」一聽這話,婆婆又開始哭了。大強看到媽媽這樣,直接給了玲玲一巴掌。玲玲捂著臉問他,你要你媽還是要我?大強不吭聲。玲玲決定離婚了,她記得房子是自己的,一離婚,自己就能過清凈日子了。

一周後,玲玲帶著大強離婚了。她不想一直過這樣的生活。但是大強忘了,這房子當初是玲玲爸媽買的,名字寫的是玲玲的名字。如今離婚,房子自然是玲玲的。玲玲離婚後,直接告訴婆婆和小叔子,大強和她已經分開了,房子不是大強的,讓他們離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