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女子僱農村保姆照顧殘疾母親9年,老人分配遺產時,女婿拒絕接受!

何珍來自山區農村,兩個孩子在農村老家讀書生活,多年前她與丈夫一起進城打工,如今41歲的她已經在城裡做了14年的保姆,其中她在僱主胡梅芳老人家中待的時間最長,足足有9年時間。

一個多月前,胡梅芳老人因病逝世了,何珍本想著等老人的女兒女婿給她結完工資就回農村老家,但讓她沒有想到的是,老人女兒女婿不僅不給她結算工資,反而要將自己告上法庭,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問題出在胡梅芳老人的遺囑上,老人臨終前曾託人公證過,在自己走後將這套70平米的房子贈與照顧了自己9年的保姆何珍。起初老人要給自己房子的事情何珍並不知情,她也是在老人葬禮過後才收到胡梅芳老人朋友的通知。對於岳母這份遺囑,胡梅芳老人的女兒女婿並不認同,他們認為自己的老母親肯定是被保姆何珍迷惑了才立下這份遺囑。

何珍也是一個直性子倔脾氣,面對老人女兒女婿的無端指責,她氣得不行。其實自己對於這份「意外」之財,並不是很在意,不是自己的東西沒必要去爭奪。在與胡梅芳老人相處的9年時間裡,她與老太太已經有感情了,平時也把老人當成了自己母親一樣對待,反而是老人的親生女兒對自己老母親十分不孝順,夫妻倆人常年在國外居住,工資也拖欠不給,何珍已經有5年沒有見過他們身影了。

聽老人附近鄰居說,胡梅芳老人的老伴在他們女兒田倩讀大學的時候就去世了。後來田倩去國外工作了,老人自己曾經是一名老師,退休後的退休工資也夠養老,母女倆人很少聯繫但也相安無事。直到9年前胡梅芳老人出了車禍成了殘疾人,女兒胡倩才與丈夫回來安排母親的生活。

母親成了殘疾人,生活不能自理,田倩又不願意留在家裡照顧她,只能去花錢請保姆照顧老人,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們找到了何珍。與何珍約定好工資後,田倩與丈夫又出國了,起初幾年她回來的還算積極,幾個月就會回來看望老人一次,但自從5年前她回來後與母親鬧了一次矛盾,再出國後便再也沒有回來過。

社區的居民對田倩的印象很差,反而一直誇讚保姆何珍,他們說何珍對老人的照顧無微不至,超出了身邊許多子女對親生父母的照顧,即使是田倩一直拖欠保姆工資,何珍也沒有想過離開。雖然老太太有退休金,但這些都是必要的生活支出,何珍從來沒有動過這方面的心思。

老人的女兒女婿常年沒有回國不瞭解當地的房價,他們還以為老母親那70平米的老房子只值二三十萬,正好藉此抵掉保姆5年工資。但聽說如今這套房子值近一百萬,他們後悔了,便想方設法的要回這套房子,最終他們因為母親的遺囑只能作罷……

何珍說她會把房子賣掉,然後拿走屬於自己的工資,其餘的錢都會捐出去,也是圓了胡梅芳老人想做慈善的夢想。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