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女兒每月給母親300,給乞丐3000,母親來鬧事,女兒說:這很公平

每個月的第一天,湯翠芬都會坐三個小時的客車到城裡,其目的就是為了向女兒要錢,每月三百元,不多不少。

雖是生活在農村,消費沒城裡高,但湯翠芬一不種地、二不養豬,日子過得捉襟見肘。就因女兒給的生活費少,讓她在鄉裡鄰親面前抬不起頭來,她也常常抱怨,女兒當個老闆,卻將自己像乞丐一樣打發。

抱怨歸抱怨,她也無可奈何,可就在前兩天,和她打了一次麻將的柯會嵐三更半夜跑來找她,對她說:「翠芬吶,我見你打麻將連幾塊錢都要欠著,這就告訴你一件事,你聽了可別怪我多嘴。可能你還不知道,每到月底,我都能看見你女兒從城裡回來,買著大包小包的東西給我那鄰居田瘸子送去,我觀察很久了,你女兒每次回來後,那田瘸子第二天準會去銀行存錢,手上那厚厚的一疊,少說也得有三千元!」

湯翠芬難以置信,反問道:「田瘸子,就是以前在菜市場乞討的邋遢男人?每月給那乞丐三千,還每到月底都會回來,怎麼可能!」

柯會嵐:「嘿,說了你別不相信,你那閨女可是我看著長大的,難道你從外地回來這一年半載都還不清楚,你離開的這些年,薑小禾是由田瘸子養大的麼,你這母親是怎麼當的?何況那田瘸子已經好幾年不乞討了,他現在每天在公園和別人喝喝茶、下下象棋,過得相當不錯呢。」

待柯會嵐走後,湯翠芬全無睡意,天還未亮就去等客車了,她的胸口似壓著塊石頭,總覺得不順暢。女兒明明每個月都會回來,卻從不來看她,也不願將那300元生活費送來,非讓自己去取,今天一定要她給個說法!

薑小禾雖只有35歲,但能力較強,大學畢業後自主創業,時至今日,已有多家服裝店。她有個愛自己的丈夫,有個可愛的女兒,生活過得美滿幸福。即使是老闆,她也每天按部就班,不敢懈慢,只有在每個月的第一天,她才會休息,因為這一天母親會到店裡去拿生活費,她有意避開。

一個月就睡一次懶覺,卻被接二連三響起的電話聲吵醒。接通電話,傳來員工焦急的聲音,「老闆,你母親來鬧事了,她背著一捆木柴,說你再不出現,她就要燒店。」

薑小禾皺眉,「把錢給她,她就不會鬧事了。」員工急道:「給了呀,她說今天要你給個說法。」薑小禾無奈,只好起身下樓,當到達時,店門外已圍了很多看熱鬧的人。這時,湯翠芬抹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喊道:「各位幫我評評理呀,這就是我女兒,她來了。她每個月只給我三百元生活費,卻給一個乞丐三千,人心都是肉長的,你說她怎麼就這麼狠心吶!」

聽聞此話,圍觀人群都對薑小禾指指點點,罵她是個不孝子。即使薑小禾脾氣再好,也忍不住了,她回道:「我每月給三百,一年就是三千多,試問罵我的人,你們一年可有給父母三千多?」

頓時,罵聲少了一半。薑小禾望著湯翠芬長嘆一聲,說:「鬧夠了就回去吧,這麼多人看著,影響不好。」

湯翠芬冷哼一聲,「你還知道影響不好,你是我的女兒,我見你一面卻難如登天,你每個月給我三百元生活也就罷了,可你為什麼要給那個乞丐三千,非親非故的,憑什麼!」

薑小禾本不想糾纏,可衣袖被母親拽著,猝不及防,摔倒在地。爬起來後,薑小禾氣道:「我每月給你三百,給田叔三千,這很公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你真想讓我說出來?」

薑小禾本不想讓母親在大庭廣眾之下難堪,可面對母親的不依不饒,她只好緩緩說道:「在我8歲那年,你每天幻想著發財,不僅輸光了家裡的錢還四處欠錢,父親為了替你還上,每天奔波忙碌,而你卻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我10歲那年,父親因為太勞累而病倒了,消失三年的你也出現了,我本以為你是回來照顧父親的,可你回來幾天後又不見了,一併帶走了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以及父親僅存的治病錢!

父親走了,你也走了,那時的我才10歲,你可曾想過我該怎麼生活?家徒四壁,親戚們視我不見,我便只能去菜市場撿剩菜吃,若不是田叔同情我,每天將乞討來的食物分我一半,我又怎可能還活著?

更之,他為了能讓我有出息,想方設法讓我去讀書,可是沒錢啊,他便只能瘸著腿去下苦力。你能想像那是怎樣一副畫面嗎?無數次跌倒,無數次被老闆謾罵驅趕,他卻依舊笑容滿面的求老闆讓他留下,即使如此,血汗錢也比別人少一半!

就是這樣一個非親非故的人使我成才,讓我有了奮鬥的動力,才能過上如今的好生活。可你呢,不僅幼時讓我無依無靠,而且消失二十多年後回來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竟是輸了錢,讓別人帶走我!

你竟然還記得你有一個女兒啊,也幸好,我如今有能力,可你有沒有想過,若我還不上你欠的那二十萬,我的命運又將如何?即使你回來後,又可曾關心過我是怎樣長大的,有去瞭解我的過去嗎?你回來快一年了,什麼都沒做,甚至同住一個鎮,連養我長大的人是誰都不知。你整天遊手好閒,身上沒錢,去麻將館看都能看上一天,我又怎敢多給你錢。現在,你還覺得公平嗎?」

一番話說得湯翠芬無地自容,圍觀看熱鬧的人變臉也快,對她唾棄不已。湯翠芬聽見旁人的指責,灰溜溜的正準備離開,身後又響起薑小禾的聲音來,「媽,都說望子成龍,可我更想望母成鳳,過去的一切我都可以選擇性的忘記,現在,只希望你能靜下心來,踏踏實實的過日子,如此,又怎會棄你不顧。」

湯翠芬背對著女兒,聽著女兒掏心窩子的話,一邊走一邊淚流——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就這樣渾渾噩噩地賭了大半輩子,到老時又回到了起點,一無所有。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