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為了女兒,我們演了8年夫妻…」她犧牲了一切,卻換來老公狠心的一句話…

精神上富有,物質上拮据

我和大江在媒人的介紹下第一次見面。那天,他留着平頭,穿藍色工裝,很精神的樣子,看着也老實。他的笑容很真誠、很有感染力。

 

媒人對父母說大江在某機關工作,愛學習、求上進,唯一不足就是家裡條件不太好,母親多病,弟弟妹妹還小。父母讓我自己選擇,我就想起了他的笑容,我想如果他能這麼開朗地生活、工作,我們遲早能過好的。

 

後來,我們又見了兩次面,一次是在他們單位食堂,一次是在我們單位食堂。不知道他怎麼知道我喜歡吃紅燒肉,兩次他都點了,可是自己捨不得吃一片肉。我就這樣被他感動了。

 

我們領了結婚證。婚後,大江一直對我很好。

 

我在縣中學教書,當班主任,工作很忙,家裡家外都是大江一個人打理。大江廚藝特別好,不瞞你說,到現在我都懷念他做的菜。他說他沒有談過戀愛,不知道該咋對女人好,在他看來,就是要讓心愛的人吃好、睡好。在他的悉心照料下,我從結婚前的90斤一下變成了110斤的胖子。我說胖了多難看,他說,這樣才好,這樣就沒有別人打我的主意了。

 

婚後,我和大江精神上很幸福,物質上卻很拮据。大江是家裡的老大,母親看病、弟弟妹妹上學都靠他一個人負擔。每個月我們發了工資,就會在家裡做規劃:這是給母親看病買藥的,那是給弟弟存著上大學的,最後也就能剩下20多元錢了。大江說讓我多買點水果吃,我說還是存起來。

那段日子過得真的很苦,不過,現在想想還是甜的。

 

即使後來大江背叛了我,我也從來沒有後悔過曾經陪着他一起吃苦,照顧他的家人。

他向我攤牌,他有了外遇

那年是忙碌又喜慶的一年,大江的妹妹結了婚,弟弟也考上了大學。也是在那年,我們的女兒出生了,她是我和大江的心肝寶貝,我們總是想把世界上最好的東西都給她。

不過,那時候大江升了職,工作變得特別忙。家裡看不到他忙碌的身影,我們也吃不到他的拿手好菜。

 

我辭去了班主任的職務,只負責代課,大部分時間都留給了女兒,看着她哭、看着她笑,我覺得從未有過的滿足。

 

怎麼說呢?大江那時還是對我們很好的,雖然忙,但是一有空就回家陪女兒,陪她做作業、去公園。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和大江分道揚鑣。

可是,事情還是發生了。發生的時候我並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時候,那個女的已經懷孕了,那是我的女兒也才15歲,正在準備中考。

大江說他本來沒打算離婚,可是那女的檢查了,是個男孩兒,他猶豫了。

這件事情是大江找我攤牌的。那天晚上,女兒上夜自習,就我們兩個在家。吃完晚飯,他說要跟我談談。我說,你說吧,我聽着,還要給女兒燉湯呢。他表情沉重,還是說要談談。我馬上意識到不對勁兒,就出了廚房。

 

可是,我怎麼也想不到,他會告訴我別的女人懷了他的兒子,而且他想要這個孩子。我剛聽了個開頭,就把他推出了房間,我說我不要聽。他就在外面捶門,說對不起我,說他自己也沒意識到事情會這麼嚴重。

 

那天,女兒回到家,他跟女兒說我不舒服,不讓她打擾我。後來無論我們怎麼鬧,有一件事兒,我們的觀點是一致的,就是不能傷害女兒。

那天,我躲在房裡想了整整一夜。我在想,他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心的?我一點一點想。突然,我就想到了任佳——他們單位的一個同事。大江曾經跟我提過好幾次,說這個女人不簡單,小小年紀,左右逢源,同事們都很喜歡她。

第二天,我早早起來給女兒做了早飯,和她一起去了學校。其間,大江不停地給我打電話,我都沒有接。其實,我特別想質問他,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母女倆?可是,我又像鴕鳥一樣不敢面對。

 

為了女兒,我不願離婚

終究,大江還是硬拉着我說完了他跟任佳的故事。

可能是怕我生氣,他省去了很多細節,用了最簡單的語言把那樣一段眾叛親離的故事講了出來。大江先是被她吸引,後來又做了錯事,其間他無數次想要了斷,可是心軟的他又一次次犯了錯誤。直到那年,她懷孕了,而且是兒子,他不得不面對了。

 

我問他打算怎麼辦?他說,他想要這個兒子,可是任佳不願意委屈,要做他的妻子。「也就是說,你打算跟我離婚?」我繼續問。大江掙扎了一下:「你是知道的,我媽一直想要個孫子傳宗接代……」

我站起來給了大江一巴掌:「不可能!」

是的,不可能,大江我可以不要,但我不能讓女兒生活在單親家庭。我是搞教育的,單親家庭對孩子的影響我最清楚。何況,女兒正準備中考,我不可能讓女兒分心。

這就是我給大江的答案,他怎麼樣,我不管,我只要女兒好。還有一點我說得很明白,無論他做什麼,不能讓別人發現,更不能讓女兒發現,不然的話,我可就沒這麼好商量了!大江知道自己理虧,我這樣說,他也沒有反駁。

那個夏天,我拚命讓自己忙碌起來,每天陪女兒複習,照顧她的起居生活。

那個夏天,我跟大江分床睡了。無論是心理上還是生理上我都已經不能接受這個男人了。我們還在一個房間,我睡床上,他在地上打地舖。

 

那個夏天,大江很多時候都不在家。我知道他去幹什麼了。大部分時候,我都忍着,有時忍無可忍的時候,我就跟他吵架。我哭得撕心裂肺,我吼他、打他、審問他……這些他都默默忍受了,他也哭,哭得特別傷心。他說,如果早知道是今天這樣的結果,他不會跟任佳開始的,可是都已經這樣了,孩子是無辜的。

那個夏天,女兒不負眾望,考上了重點高中。大江帶着她去雲南旅遊。這次旅遊我和女兒期待了很久,討論過很多次,可最後我說工作忙,沒有一起去。看着女兒失望的眼神,我心裏一陣陣痛。他們旅遊了一周,那一周我在家裡幾乎沒怎麼吃飯。

空蕩蕩的家,讓我害怕

冬天,任佳生了,是個男孩兒。大江變得忙碌起來,待在家裡的時間更少了,但是他每天都會回來,在女兒面前晃悠晃悠,裝裝樣子。

本來,我打算就這樣過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權當為了女兒。可是,任佳不同意,她給大江下了最後通牒。她說,如果大江再不跟我離婚,她就把孩子送人,送到一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

大江找我商量,還是說要離婚。我不同意,這也太欺負人了,她有孩子,我也有,她的孩子要父親,我的孩子就不要了嗎?我已經把老公讓給她了,離婚這一點我是絕對不會讓步的。

可是,我再怎麼想也想不到,任佳竟然失蹤了,連帶着他們的兒子也不見了。那些日子,大江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到處找,到處打聽,人瘦了一大圈。好在,任佳找到了,她跑到了廣州的同學那兒,可是,回來的條件還是讓我們離婚。

任佳太聰明了,她知道大江的弱點是心腸軟,又想要兒子。我真的沒有辦法了,大江已經完全被她控制住了。他竟然告訴我,如果我不答應,他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跟着任佳一起走了。

一起走?這讓女兒怎麼接受?大江說他也不願意這樣,實在是沒有辦法。那些日子,我躺在床上,夜不能寐。

後來,大江又提出了一個方案:我們辦離婚手續,但不公開,他也保證不讓女兒知道,而且房子和大部分的存款都給我。為了給女兒一個看似完整的家,這次我同意了。

年底,我們悄悄地去民政局辦了離婚手續。任佳被接了回來,我和大江開始演戲給女兒看。大江還是和從前一樣,每天回家,在女兒面前晃悠,暑假帶着我們一起去旅遊。過年,我們還是回大江的家,因為怕走漏風聲,我們離婚的事連親戚也沒告訴。就這樣,我們一直過到今天。這幾年,女兒順利地考上了大學,又參加了工作,還談了男朋友。但是,她一直都不知道我跟她爸爸已經離了婚。女兒上大學那幾年,大江幾乎都陪在任佳的身邊。等到女兒放假回來,我們就接着演戲。

這些年,我們都已經習慣了。可是,去年女兒結婚了,正式離開了我的懷抱。我們似乎沒有再演戲的必要了。我的心突然變得特別空。以前,就算是演戲也好,能時常看到大江,我心裏覺得我們還是一家。可是,現在,女兒走了,大江也不回來了,我覺得家裡空蕩蕩的,特別冷清…

到底該不該讓女兒知道其實爸爸早就離開了…?!那我呢?又該怎麼辦?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