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農民撿一破盆當煙灰缸用3年,收藏家用2包煙買去,最終拍賣780多萬

俗話說,亂世的黃金,盛世的古董。隨著人們生活水準的提高,許多人開始熱衷起了收藏。

可是現在收藏行業魚龍混雜,贗品眾多,收藏愛好者們很難買到真的寶物,這也讓人著實頭疼。

于是,有不少的人到下鄉去收集一些寶貝,希望自己在他們手裡能夠撿漏。

其實這樣尋找到寶物的機率也十分微小,但是也有例外,還真有人就在鄉下收到了寶物。

 

下鄉得寶貝

這個人就是羅軍,他也是一個收藏家,閑來無事的時候也去找朋友下鄉淘寶。

有一次,他到了山西沂州鄉下,兜兜轉轉,並沒有什麼好的寶物入他的法眼,于是。

他們打算向當地人討一碗水喝就回去。到了一位老人家裡之後,羅軍和朋友向老人討了幾碗水喝,

又與老人攀談了幾句他們就準備回去了。

可是,就在他們剛要往回走的時候,忽然聽見了幾聲清脆的聲音宛如天籟。

他們回頭一看,原來是老人正在用煙斗磕碰煙灰缸彈煙灰。

煙斗打擊在煙灰缸上聲音清脆,甚是動人,這一下子就吸引了羅軍的目光。

 

 

羅軍混跡古玩行業已有多年,他也鍛煉出了一雙辨別文物的耳朵。

他一聽見這種聲音就知道這個煙灰缸不簡單。 于是,他趕緊走回來老人交談,

詢問他這只煙灰缸的來歷,老人家說這是三年前在土裡挖到的,

我看它十分好看,但是沒有多大用處,便留著做了個煙灰缸。

 

羅軍仔細觀看著老人的煙灰缸,他發現這只缸子呈扁平狀,口徑大約在20公分左右,

雖然已然被煙灰侵蝕,但是隱隱約約還能看見有瓷釉。

不僅如此,缸口上還有一圈凸出的小疙瘩,好似鼓上的圓釘一般。

 

 

這只缸子十分招人喜歡,羅軍也十分喜愛。他對老人說我特別喜歡這只缸子,你能賣給我嗎?

老人說我留它也沒個什麼用處,你如果喜歡就拿走吧。 羅軍說我不能白拿您的缸子,

于是他在附近的商店花了幾塊錢買了幾盒煙送給了老人,老人也很高興把缸子送給了他。

 

拿到寶物的羅軍愛不釋手,回家之後就把缸子反復清洗。經過了反復的清洗缸子,

也一下子就呈現出了寶貝的模樣。並且羅軍把這只缸子送到了專門的鑒定部門鑒定,

他們告訴羅軍這是一件鼓釘洗,是宋代的。

 

鼓釘洗由來

鼓釘洗是我國筆洗中的一種,鼓釘洗形狀像鼓一樣,外布鼓釘,它又像鼎一樣,多數為三足。

這是宋代一種特色的文具多用于大宋皇家。筆洗是給文人洗毛筆用的,

因此在古代讀書人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筆洗。

 

宋徽宗也一樣,據說就連鼓釘洗都是徽宗發明的 。相傳在宋徽宗時期宋徽宗趙佶文采卓越,

通曉音律,愛好歌舞而且畫畫的造詣又是十分的高超,可謂是文學造詣頗深的一位皇帝。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位皇帝,寫字卻特別差這令他十分的傷腦筋。

 

有一次,宋徽宗在欣賞歌舞的時候,看見了幾個新來的舞女,

所以自己看的很投入不自覺的去敲起了鼓。見得皇帝敲鼓,

新來的舞女們自然不敢怠慢,她們長袖飄飄,輕盈曼麗的舞動了起來。

徽宗在這美景中不知不覺的喝多了,最後由太監扶回寢宮。

 

尚在夢中的宋徽宗突然下令擺開紙硯,龍飛鳳舞地寫起字來並且寫的十分暢快。

他仿佛聽見有鼓聲隱隱作響,帶動他的節奏下筆,他寫完之後倒頭便睡。

第二天,宋徽宗發現自己的桌子上有一幅十分瀟灑的書法。于是他找來太監詢問這幅字是誰的,

太監告訴他這是您昨天晚上寫完的。

 

徽宗大喜,展開紙筆又寫了起來,可是他這個時候寫的字還是同以前一樣,

這讓徽宗大為惱火一怒之下摔了桌案,並斥責太監欺騙君王。

 

後來宋徽宗又做了一場夢,夢見自己手持大筆在形狀如鼓的筆洗裡一轉。

就在一面大鼓上寫出一面優美的書法,他在鼓上的書法十分漂亮與他喝醉後所寫的一樣。

等他醒來後,他認為是這個鼓狀都筆洗給了他靈感,于是他命人製造鼓釘洗,這就是鼓釘洗的由來。

 

天價的寶貝

鼓釘洗是宋徽宗發明的,在宋徽宗時期宋金戰爭頻繁,不久之後北宋王朝就滅亡了。

南宋王朝以為鼓釘洗是亡國之物所以南宋王朝並沒有製造太多的鼓釘洗。

以至于現存的宋朝鼓釘洗並沒有很多就更加顯得珍貴。

 

鼓釘洗是一件寶物,但羅軍並不知道他真正的價值。于是他以6萬塊錢(約合新臺幣26萬)

的價格把這一件寶物賣給了一家古董店,並且回到了山東,給了當初那位老人六千塊錢

(約合新臺幣2.6萬)。 兩盒煙的東西竟然搖身一變變成了6萬塊錢的寶物,

這是一件令人難以想象的事情。可更令人難以想象的事情還在後面。

古董店老闆收購了鼓釘洗之後,把這件寶貝放在了古董店裡最顯眼的地方。

 

鼓釘洗以它獨特的特點和超脫的魅力又吸引了一位南方的大老闆,這位大老闆對鼓釘洗十分喜愛,

最終決定以30萬(約合新臺幣130萬)的價格把這件寶物收歸囊中。

雖然他很喜歡鼓釘洗但他知道鼓釘洗的價格遠不至此,于是他找到香港的拍賣行拍賣著一隻寶貝。

果然,鼓釘洗受到了諸多收藏家的喜愛,大家競相拍價最終竟以180萬(約合新臺幣783.8萬)

的高價成交。一件兩盒煙換來的煙灰缸竟然拍出了這樣的高價,這是誰都也沒有想到的。

 

結語

可見,任何人對于同一件寶貝的影響力是不同的,只有伯樂才可以給千里馬最大的價值,

而不是食馬者。鼓釘洗在這位大老闆中實現了它應該獲得的價值,

可是,這樣的寶物卻流失海外也不得不令人吹噓。 如果他們能把這樣的寶物上交給國家,

交由國家保護,倒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在國家的手中,

鼓釘洗可以發揮巨大的意義而到那個時候,它就是無價之寶了。

小夥伴們,關于鼓釘洗這件事,您有什麼看法呢?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