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老婆,我知道你以前受委屈了,放下吧 老婆:月子仇,真的放不下

所謂「月子仇」,一般是指女人坐月子期間和婆婆之間產生的仇恨和矛盾。婆媳矛盾自古以來就有,親生母女之間都會有矛盾,更別提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婆媳之間了。但婆媳矛盾之間,如果一定要說什麼樣的矛盾是很難釋懷,兒媳和婆婆之間很難和解的,那基本上就是「月子仇」了。圖網絡。

眾所周知,女人懷孕生孩子,要承受的 不僅僅是身體上的壓力,還有心理上的壓力。可以說,坐月子期間,是女人最脆弱的時候。這個時候誰對她好,她能記上一輩子。同理,誰對她不好,故意折騰她,自然也會被記仇。說白了,平常我們在需要幫助的時候,對方能力範圍之內,也不願幫忙,我們都會失落,不高興,就別提是女人坐月子這種脆弱時候了。

老話說「十年看婆,十年看媳」,這十年看婆,其實就包括了兒媳婦坐月子。雖然兒子結婚成家後,照顧兒子兒媳,不是義務。但一家人之所以是一家人,就是因為彼此之間多了親情而不僅僅是冷冰冰的責任和義務。如果婆婆能夠在兒媳婦進家門的頭十年,尤其是最需要搭把手的坐月子期間,盡心盡力,大部分都會在晚年換來兒媳婦的伺候照顧。反之,婆婆真的就別對兒媳婦有諸多要求了。

老婆,我知道你以前受委屈了,放下吧;月子仇,真的放不下

婆媳之間沒有義務,但一家人之間,要有情分!

陳婷和老公李輝是大學同學,兩人戀愛中感情不錯,李輝對這段感情也比較認真。也正是因為男友對自己不錯,重感情的陳婷才會壓下擔憂,不顧父母的勸阻,堅持遠嫁。其實兩人感情其實不錯,家境也相仿,按理說這門婚事不存在誰家高攀的情況,但婆婆就因為兒媳婦不是本地姑娘,以後缺少娘家幫襯,看不上這個兒媳婦。

後來一次次含沙射影中,陳婷倒是明白了,婆婆其實一直都是嫌棄自己的,但兒子堅持,為了在兒子面前塑造一個明事理,一切為了兒子好的母親形象,她才勉強同意了這門婚事。婚後,為了發泄心中的委屈,婆婆只能把氣撒在兒媳身上。她把兒媳婦當保姆使喚,洗衣燒飯,承擔家裡所有的家務,還各種找茬

然後每一次都是在兒子回家之前,就會自己上手,象徵性地拖拖地。這種惺惺作態的事情,陳婷充滿了無奈,她不是沒和老公抱怨過,老公不否認老婆對家庭的付出,但堅決不相信老婆對自己母親的指責。他覺得自己母親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不會說這樣的話。他讓陳婷不要多想,婆婆只是說話比較直,不多心,就不會有煩惱。

老婆,我知道你以前受委屈了,放下吧;月子仇,真的放不下

陳婷哭笑不得,也是當時傻,身邊沒有朋友,也不願和同事說這些瑣碎的事情,和父母也只是報喜不報憂。她一時沒想到,也沒人和她說,她可以安裝監控或者手機錄音,來和老公證明自己沒說假話。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著,正當陳婷隱忍不下去,有了離婚的念頭時,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她一想到肚子裡有一個小生命,整個人都柔軟了不少。恰好婆婆得知兒媳懷孕後,態度也好了很多,雖然還是讓陳婷做家務,說是對生產有好處。但至少不再頻繁找茬和挑刺了。大多數女人都是很容易滿足的,婆婆這一點點改變,讓陳婷對接下來的生活又充滿了希望,離婚的念頭壓了下去

時間很快來到了孩子出生這一天,陳婷生了一個女兒,出產房看到婆婆黑著一張臉,她心中立馬就知道有問題了。孕期婆婆口口聲聲喊著大孫子,陳婷以為只是順口,現在她知道了,婆婆重男輕女。因為家中兒媳婦也差不多時間的預產期,娘家媽媽過來,只能停留幾天。見女婿和親家對女兒也不錯,留下幾萬元就回去了。

婆婆不准陳婷請月嫂,哪怕花自己的錢都不行,但她又不照顧陳婷,連基本的一日三餐都不能保證。屋漏偏逢連夜雨,李輝剛好趕上一個項目的關鍵時候,為了不來回折騰,他只能住在公司,兩三天再回家來看一眼老婆孩子。而婆婆,也只有這個時候,才會給兒媳做一頓飯。還一個勁和兒子說:「現在做兒媳婦就是幸福,你奶奶以前可都是不管我的。」

老婆,我知道你以前受委屈了,放下吧;月子仇,真的放不下

可能大部分男人都很粗線條,或者說李輝壓根就沒想到自己母親會說一套做一套,他愣是沒有發現自己老婆憔悴和無奈的表情。陳婷坐月子身體虛弱,一個人帶孩子,還要給孩子和自己洗衣服,給自己燒飯吃,她每天都沒能踏踏實實地睡上幾個小時。

後來實在受不了了,陳婷只能是點外賣。就因為這樣,婆婆又和兒媳婦吵鬧了,說兒媳花錢大手大腳,不心疼自己老公賺錢辛苦。好不容易滿月子,陳婷整個人瘦了一圈,然後還落下了月子病。她現在一吹風就眼睛痛,一到下雨天,整個骨架都酸痛,還有心情壓抑之後,她時常感到胸口透不過氣來。

可老公呢,從公司搬回來之後,還傻乎乎地說自己媽媽辛苦了,還讓陳婷感謝婆婆。陳婷氣笑了,說自己坐月子,婆婆重男輕女,除了埋汰折騰她,壓根就沒照顧她。毫無懸念,李輝依然選擇相信自己母親,畢竟自己回來的幾次時間裡,自己母親明明精心準備了飯餐,新鮮水果也一個勁往兒媳眼前遞。

很多婆婆都不明白,對兒媳婦好,其實就是對以後的自己好。

陳婷看著婆婆得意的眼神,忽然就沒了繼續說話的力氣,她苦笑了一下,轉身回了房間。幾天之後,她帶著孩子搬了出去,並且和老公表示,如果不同意她搬出去自己租房子住,那就離婚。李輝沒辦法,他不想離婚,又覺得自己媽媽很委屈,只能兩頭哄。

老婆,我知道你以前受委屈了,放下吧;月子仇,真的放不下

搬出去之後,陳婷的日子好過了不少,雖然還是有些困難,但至少不用面對婆婆的陰陽怪氣和使喚了。她也知道婆婆在到處訴苦,說:「我真是命苦啊,辛苦養大了兒子,娶了一個不知感恩的老婆,我一把年紀,還要伺候照顧兒媳婦,結果現在丟下我一個人。」

李輝很心疼,但陳婷不為所動,甚至覺得可笑。她和自己老公說:「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沒撒謊,你媽媽這樣對我,我這輩子都不會和她和解的。以後我不攔著你照顧你媽媽,但你不要指望我。」陳婷本來以為這樣的事情,至少要十幾年之後吧,但誰能想到,孩子滿周歲不久,婆婆小中風了。

請保姆經濟壓力大,李輝照顧也不現實,換句話來說,現在只有陳婷這個兒媳婦。為了帶孩子,在家做兼職賺錢,她才方便照顧婆婆。但陳婷直接拒絕了,說:「十年看婆,十年看媳,萬事皆有因果,她都是自找的。

李輝很生氣,但隨後,鄰居實在聽不下去她媽媽躺在床上不能動彈,還各種數落兒媳婦。和李輝說了實話,李輝這才意識到自己老婆沒有說謊,但他也很無奈。終究是自己媽媽,現在還生病了,他除了埋怨幾句,只能去求老婆放下疙瘩。可「月子仇」真的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陳婷的意思很明確,要麼離婚,要麼自己想辦法,想要她去照顧婆婆,不可能。

老婆,我知道你以前受委屈了,放下吧;月子仇,真的放不下

結語:

一個家庭走到現在的局面,文中的丈夫看似因為不知情,所以好像沒有什麼責任。但事實上,他的責任不小。家裡矛盾中,拎得清,講道理最重要,千萬不要對人不對事。李輝正是因為相信自己的母親,死活不願意針對妻子的抱怨去實實在在地了解。以致於妻子心寒,母親得寸進尺。但凡他早一點了解實情,早點處理好這個問題,最後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自然了,這裡面婆婆的問題更大。婆媳之間確實沒有義務,你不喜歡這個兒媳婦,可以少來往。但既然已經成了一家人,那麼家人之間,就應該有情分。能力範圍之內,搭把手,在兒媳婦需要幫助的時候,幫一把。這樣的相處關係,才能換來以後自己的舒適晚年。可能很多人還是會覺得陳婷太計較,但有些傷害真的不是這麼容易釋懷的。你們覺得她「記仇」對不對?

您可能也會喜歡…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