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破爛老人「在婚宴上蹭吃蹭喝」 新郎大發雷霆「新娘卻感激涕零」:多虧你今天來了

在寒冷的冬天,一場大雪席捲了大地。大雪過後,一個純白的世界出現在人們的視野裡。

哪裡有雪,哪裡就有快樂。在白雪皚皚的世界裡,成群的孩子打雪仗,堆雪人。偶爾有幾對情侶在路邊抱抱,虐待單身狗。

不遠處,有兩個老拾荒者走在雪地上,還在翻垃圾箱。

然而,她懷裡只有一把飲料瓶,於是倪珍沮喪地對她的同伴說:「唉,看來我們今天只能喝粥了。如果能吃一碗熱肉湯就太好了。」

同伴回答說:「你在想什麼?這麼冷的天喝一碗粥真好。你還在考慮吃肉。你六十多歲了。有肉也能吃嗎?」等我們饞了再去餐廳門口聞聞。」說這話的時候,她突然開朗起來,說:「我想到了一個免費吃喝的辦法。你想試試嗎?

倪珍有些疑惑:「有什麼辦法?」

同伴高興地說:「這還沒到年底。結婚的人那麼多,讓我們吃喝。反正人多,那裡沒人認識。」

倪珍猶豫了一下,說道:「這不太好。如果被發現了,就太尷尬了。」

「切。」同伴笑著說:「你老太太還是膽小如鼠。你覺得挨餓還是丟臉重要?」

倪珍低下頭,停止說話,看著她的同伴漸漸消失。她嘆了口氣,再次環顧四周,尋找垃圾桶。

過了幾天,她的同伴笑容燦爛地來到她身邊,吹噓這幾天吃喝的經歷,讓她羨慕不已。經過一番猶豫,倪珍終於動了心,所以她想試試。

然後她試著除去衣服上的污垢,恐懼地走進一家舉辦大型宴會的高檔酒店,看著一群陌生人竊竊私語,卻只能低著頭坐在一個小角落裡,心裡很緊張。

當新娘和新郎到達時,經過一些複雜的禮儀,宴會很快就開始了。倪珍從一開始的緊張變成了泰坦,餐桌上擺滿了美味的食物。她以前只能聞到遠處的香味,現在可以細細品味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婚禮過程即將結束,於是新郎的父母和新娘開始在餐桌上敬酒。當他們到達倪珍,時,新郎的父母張開嘴,不知道如何介紹他們。

新郎陶英,看到他父母的表情和倪珍的穿著,突然感到困惑——我的家人怎麼會有穿得這麼差的親戚?

雖然有點疑惑,但還是笑著提醒爸媽:「爸媽,這是什麼?」

新郎的父母很清楚這一點,但他們沒有發現,所以他們跳過倪珍,介紹了其他親戚。這時,倪珍沒有抬頭,只專註於吃東西。她急得不敢抬頭,只能用吃來掩飾。見對方不理自己,可就在石頭快要墜入心窩的時候,新郎的話在她耳邊響起。

「這是來蹭飯的嗎?爸媽,我們家好像沒有這麼窮的親戚吧?」

陶英不顧父母的眼色,端著酒直奔倪珍,上下打量著倪珍,然後輕蔑地說:「我以前聽說過吃喝,但我還是不信。沒想到,在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天,竟然遇到了。我說,老太太,你還得不要臉。這麼大年紀了,幹這種事不丟人嗎?」

新娘小月做了無數個眼色,陶英假裝看不見。最後,小月拉著他的手,想把他拉開,說:「你有點醉了。那裡親戚那麼多,還沒敬酒,還是……」

陶英甩開她的手,冷冷地說:「等一下。」然後,他繼續對倪珍:說:「老太太,既然你已經吃過了,你就不可能吐出來。不然桌子的錢是1700,你可以給200。此事不予追究。」

倪珍聽到這話,立刻感到焦慮,退縮了一下,說:「我.我沒有錢。對不起,我好久沒吃肉了,所以我就想.我只是覺得……」

「好了,別裝可憐了。我不是好人。我掙錢很辛苦。你和我不是親戚。合理收費是自然的。」

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在看,倪珍變得更加不知所措,於是眼淚掉了下來,然後翻了翻他的破棉襖,但只翻了兩元錢,無奈地遞了出去,但很慚愧。

陶英輕蔑地看著遞過來的兩元錢,突然喊道:「死老太太,你說的窮人有多卑鄙,既然你想吃免費的食物,就讓你吃飽。」說著,陶英拿起一碗熱湯,直接扔向倪珍。突然,倪珍痛苦的聲音不停地響起。

「夠了,陶英。你還是沒完沒了,不是嗎?」新娘小月,再也受不了了,所以她趕緊上前看看倪珍

「過來,別管她。」陶英還在喊,但小月皺著眉頭看了他一眼,繼續清理倪珍的湯。

「我叫你過來,沒聽見!沒出家門的時候胳膊就往外拐了吧?」之後,陶英怒氣沖沖地去了小月,兩人之間的矛盾開始了。

很快,兩個人就從吵架變成了拳腳相加,場面一片混亂。親戚朋友攔著也沒用。然而一件喜事因為一件小事失控了。

看到情況越來越糟,倪珍不得不跪下磕頭,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新娘小月衣衫襤褸地從人群中走出來,把倪珍扶起來後,直接把200元錢扔向陶英,自嘲道:「我真瞎,我會愛上你這種小心眼的男人。我會付她的錢。另外,你們家給的彩禮錢明天一起還。」

於是小月抱著倪珍一瘸一拐地走出了酒店。

之後,倪珍懊悔不已,說他打破了小月的婚姻,但小月笑著說:「我應該感謝你一直來參加這頓飯。正因為如此,我才能看清一個男人的真面目,才能避開我的生活。如果你願意,歡迎你每天來我家吃飯,門永遠為你敞開。」

您可能也會喜歡…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