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遇到你之後,我再也不孤單,相愛76年的韓國夫婦,用一生詮釋了最好的愛情!

愛是什麼?我們經常會問這個問題

是初見的歡喜,是久處的不厭

在韓國江原道橫城的小村落裡

一對老人給我們詮釋了最美好的愛情

他們相伴76年,年紀一大把

但還是要摘下最美的花給你別在發間

掃著落葉仍要淘氣地拋起落葉打鬧一番

哪怕時光已老,仍然初心不變

你一直是我心中的小公主

我一直是你心中的大英雄

01

遇到你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孤單過

這個美麗的故事來自紀錄片《親愛的,不要跨過那條江》,取名自韓國民歌《公無渡河歌》,在那首民歌裡,丈夫為了保護妻子,卻不慎摔落河中。

但現實往往更動人,河似乎更像是隔斷生死之地,最終相伴一生的他們還是分開了。他的墳頭與家只有一江之隔,她在江的這邊望著他,承諾有一天她會跨過那條江過去陪伴他。

 

 

2014年11月底,這部紀錄片在韓國上映,引發轟動,一度力壓好萊塢大片。創造了韓國獨立電影首個400萬觀影人次紀錄,成為韓國2015年最賣座紀錄片。

老奶奶姜溪烈,89歲,充滿少女情懷,老爺爺曹炳萬,98歲,依然浪漫紳士。無論他們去往哪裡,總會穿上色彩明亮的情侶韓服,兩隻手緊緊地牽在一起。

 

兩個人打掃院子

爺爺突然捧起一把落葉向奶奶撒去

奶奶嗔怪:“哎呀,你幹嘛呀”

捧起更多的樹葉回擊,毫不示弱

兩個人玩得像孩子

 

爺爺摘了一朵小黃花給奶奶:“送你的花”

奶奶端詳著說:“花真漂亮”

爺爺自然地說:“人更好看。”

 

 

夜晚,奶奶要去上廁所。

她拉著爺爺的手,來到廁所門口。

“爺爺在這兒陪我一下,不要走開。

你給我唱歌吧。 ”

奶奶回頭,說:“千萬不要走開啊。”

爺爺說:“好。”

奶奶又回頭,說:“我會害怕的。”

爺爺寵溺地又說:“好。”

(爺爺:除了寵著還有什麼辦法呢)

 

 

爺爺在廁所外等著,晃著腦袋唱起了歌

奶奶出來:“哎呦,歌唱得好,

還在這兒陪著我。不冷嗎? ”

(不是奶奶你讓等的嘛?)

 

 

“在這兒陪著奶奶有什麼冷的?”

奶奶說:“我怕爺爺冷,很擔心來著。”

爺爺說:“不冷不冷。”

奶奶拉起爺爺的手,說:“謝謝。”

冬日,奶奶雙手捧著雪

 

 

“聽說,吃初雪聽力能變好,

爺爺吃吃看,這樣耳朵和眼睛會好使點。 ”

奶奶邊說邊把雪遞去

爺爺滿口是雪,配合著吧嗒吧嗒大口嚼著

奶奶感慨起來:

“我們眼睛好使的話,該多好!”

爺爺突然指著遠方

“我可是能聽到山里面傳來的聲音!”

 

 

在溫暖的炭火旁邊

爺爺和奶奶回憶起七十年前的事情

講起往事,奶奶滿臉幸福

“我14歲的時候爺爺來迎娶我,

在白雪紛飛的時候來的,

結了婚之後都沒有惹我生過氣,

好像是怕傷害了我,只想緊緊地抱住我。

他總是會摸摸我,也總會撫弄我的耳朵,

現在已經成了習慣。 ”

當時的她什麼都不懂,一天到晚跟在爺爺身後,喊著大叔大叔。日久生情,自然而然地,兩個人相愛、結婚。

 

 

9歲的時候,爺爺的母親就去世了,他吃了很多苦,但還好遇到了奶奶。只是姜溪烈家裡一名僱工的他,在23歲那年冬天入贅姜家,娶到奶奶這件事,是爺爺生命中最美好的事。

他說: “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覺得孤單,一直這樣過著日子。”

 

 

相伴幾十年,經歷過不少的艱難和苦痛, 捱過戰亂和疾病,失去過六個孩子,度過物質艱難的生活……

但他們的回憶更多的是感激,感激遇到了彼此,感激這些艱辛歲月不是一個人面對,在他們身上就是愛情純粹的模樣。那種經歷風雨後的美好,依然存在。

 

02

 

眼前的人看了一輩子,可還是看不夠

兒女們講起當年的往事,那時,奶奶在電視裡看到了柿餅,像個饞嘴的小孩般說道,“哎呀我想吃柿餅了”。轉頭爺爺已不在身旁——他跑去買柿餅了。

爺爺總是這樣,不多言語,卻滿心滿眼都是對奶奶的寵愛。小心翼翼地呵護著奶奶的少女心~

 

 

奶奶在醫院檢查膝蓋,躺在小床上叫著“哎呦”,爺爺只是一聲不吭地,坐在診室的椅子上張望著。 “你應該像院長那樣,對我說不疼別怕之類的話呀”。

爺爺還是不說話,卻伸出手默默地為她揉膝蓋。那些未說出口的心疼,全都化成了爺爺掌心的溫柔。

 

 

奶奶剛說了一句“我膝蓋好疼”,爺爺便彎下身子幫奶奶吹膝蓋。

奶奶陪爺爺上山砍柴,爺爺背著大捆柴火往回走時說:“再活5年我就100歲了”,“爺爺要活到100歲嗎?那到時候誰給你做飯?” ,“當然是你給我做啊!”(看這背的柴火量~真是很寵了)

 

 

山中安靜的歲月,那麼美好,讓人甚至忘卻了生命本該有的宿命,有相遇就必然會有離別啊。

生命像一個擺動的鐘。時間不停歇,鐘擺啊擺,擺動的幅度越來越小,就會停止了。他們養的小狗死了,彷彿預示著某一種離別。

奶奶的眼中噙滿淚水,為小狗的屍體墊上毛巾,最後拍拍剛剛覆上的泥土,為它完成最後的儀式。

 

 

奶奶望著爺爺的背影,感嘆小狗的死亡,“真可憐啊,真是做夢都沒想到。再也見不到了呢,我們家小不點。”

年長奶奶9歲多的爺爺呢,有一天也會拋下她,先離開這個世界嗎?

 

 

奶奶悲戚地想到爺爺和自己的未來:“爺爺不久後也要走了吧,我也緊隨其後吧,老天爺啊。爺爺要是不在了,我就得自己過了。”

 

 

可是誰也阻止不了,死亡離爺爺越來越近。

爺爺病了,總是在不停地咳嗽,生病的他還是習慣溫柔地摸著奶奶,這樣的時光太珍貴,眼前的人看了一輩子,可還是看不夠。

 

 

奶奶就一直握著手坐在一旁,“你胳膊變細了,我給你撓撓背吧”,可是那麼有力氣的你,怎麼就一下子這麼虛弱了呢?

 

 

爺爺忍受著病痛的煎熬,不言不語。他躺在床上,不時劇烈地咳嗽著。醫生告訴奶奶,爺爺的光景不長了。

 

 

“哪裡疼?”奶奶問。爺爺用手指了指胸口。 “很疼嗎?”奶奶又問。爺爺背過身,躺下了,沒再說話。奶奶看著病榻上的爺爺,安靜地抹眼淚。

 

 

碗裡的飯,爺爺一口也沒能吃下。曾經,奶奶做的飯,爺爺總吃得津津有味。

她知道是時候分別了,但是爺爺總是分不清四季應該穿什麼,她要早些為他整理好“遠行”的衣物。讓他一個人也要體面地走。

 

 

奶奶又怕東西太多,爺爺拿不下,於是分幾次慢慢地燒掉。

細碎的嘮叨一如往常:“一次都燒完了太重可怎麼辦,爺爺都分不清冬天、夏天的衣服。我要給他整理好了才行。爺爺要先走了,我得為他收拾好才行。”

 

 

最終,爺爺還是去世了,他永遠地離開了奶奶,這世間,最愛她的人還是走了。

 

 

大雪紛飛的一天,奶奶送爺爺歸山了。還記得,爺爺也是在白雪紛飛的季節,迎娶她過門的。

奶奶坐在爺爺的墳前, 雙手拍打著雙膝,痛哭不已:“沒有我,你也要好好過,臉要好好洗乾淨,要過的舒舒服服的啊!即便我不在……爺爺啊,我要回家了。”

奶奶起身離去,卻又在江邊坐下,嗚咽哭泣:“爺爺想念的時候要忍住,我想爺爺的時候也會忍住。爺爺在這裡要好好的,冷的話要忍住……”

 

 

你終於渡過了那條河,而我也要離去了

你知道的,我有多不捨得放手

我們在一起76年,從未離開過彼此

如今你不在我身旁

我一個人如何走完剩下的路

你知道的,我最怕黑了

親愛的,請不要跨過那條江

若是要走,帶我一同可好?

03

花朵很美,卻終要隨歲月流逝枯萎衰敗

導演陳模瑛用15個月跟拍了這對老人,他說:“在拍攝過中,我盡量不影響他們的生活,我希望在影片裡記錄下這段永不結束的愛情。

影片取得的成功不僅僅是票房上的,更重要的是讓人們相信,愛情的存在和純真。

 

 

結婚76年、仍如初戀般充滿各種小甜蜜,導演沒有過多地講他們的過去,而是選擇關注他們暮年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講述日常的瑣碎。

 

 

人活一生,會老得走不動路,嚼不動飯,也會想著如果有一天自己走了,該怎麼辦……沒有人是不懼怕死亡的吧,但他們又看得很清楚。

 

 

這位沒有多少文化的老人曾說“人生和花與樹葉都是一樣的,我是樹葉就在春天茂盛生長,在夏天享盡雨水的拍打,到了秋天就隨著寒霜凋落。

人生又何嘗不是這樣,當初年少時像花兒一樣含苞待放,花開後的樣子雖然很美,最終都要隨著歲月流逝枯萎衰敗,歸於虛無,凋落的話就是結束。 ”

 

 

所以奶奶說:“爺爺先去前邊引路了,他來帶路我就抓著他的手。穿上湛藍藍的情侶裙褲,黃色的上衣,手牽著手一起走吧。”

這分開對於他們也就不是太遙遠了。

 

 

世間最珍貴的莫過於人的情感,每一個看過的人都在兩個老人的故事裡哭得泣不成聲,我們總是輕易地被這些溫暖的故事打動。

大概是因為他們足夠平凡,像極了我們的爺爺奶奶,一輩子風風雨雨,小打小鬧,但總是牽掛著對方,一刻都不能離開彼此。

 

 

執子之手,與之偕老,年少時的諾言用一生來踐行,即使你老了,也沒關係,我還在。

 

 

我們羨慕從前,“從前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因為有太多的愛敗給了時間,又有太多的人輸給了相守,初見時的歡喜好像總是打不過消磨愛意的漫長光陰。

但其實,持久的愛情,需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細心呵護。就像爺爺總是寵溺著奶奶,奶奶也總是表達著感激和愛,相親相親也互相尊重,這才是愛情最好的樣子啊!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