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愛如山!父親騎行50多萬公里,報廢十幾輛車,只為找回被拐走的兒子

一個人,一輛摩托,一面旗,這位二十多年,踏遍天涯海角,尋找孩子的父親,如今怎麼樣了?

郭剛堂年輕時長相英俊,頭腦聰明,開車,跑運輸賺了不少錢。

而妻子溫柔賢淑,不僅把家裡收拾的井井有條,還給自己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郭振。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突如其來的噩耗,降臨到這個幸福的小家庭。

1997年, 郭剛堂剛剛27歲,兒子郭振不到2歲半。9月21日,這天郭剛堂和往常一樣開著拖拉機,結束工作後往家趕,因為多掙了幾十塊錢,他的心情特別好。

為了早點見到自己的孩子,他加快了速度,歸心似箭。他幻想著兒子和平時一樣,跑到門口奶聲奶氣的喊「爸爸」,就像喝了蜂蜜一般,甜滋滋的。

 

等到了家門口,等待自己的卻是一幫村民。 或許是血脈之間的感應,他覺得郭振出意外了。這時,一位老人拉著他的手,滿臉悲痛的告訴他,郭振被拐走了。

聽到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 郭剛堂呆住了,神情木訥,周圍人趕緊勸他先找孩子,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請求村民幫他找。

大家也很熱心,去了各個路口、車站,可是 郭振就像人間蒸發了似的,始終不見人影。郭振當時一個人在門外玩耍,周圍沒有目擊證人,大家都不知道還要去哪裡尋找。

鄉親們給郭剛堂捐了5萬元,幫助他找回兒子郭振。郭剛堂貼了數不清的尋人啟示,向各地的派出所、救助站尋求幫助,每每看到和兒子差不多年紀的孩子總忍不住多看幾眼,他太思念自己的孩子了。

一個月瘦了幾十斤,長了許多白髮。每當家裡來人時,妻子第一時間給人下跪磕頭,詢問孩子的消息,可還是杳無音訊。兩年過去了,沒有孩子半點消息。

夫妻倆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並且借了二十萬的外債。夜深人靜時,郭剛堂常常睜眼看著天空,孩子究竟在哪裡,安全嗎?

他把兒子帶到這美麗的世界,可是還未來得及欣賞,卻把兒子弄丟了,沒有照顧好兒子,他愧疚。看著孩子的照片,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孩子找回來。

 

1999年,郭剛堂擴大了尋找范圍,周邊城市都已經找過了,只能去更遠的地方,希望能夠找到兒子。他騎著一輛摩托車,把兒子的照片做成了旗幟插在車後面,開始了自己的尋子之路。

這樣的辦法或許很笨,可是對于尋子心切的父母來說卻是希望,是不放棄的理由,是愛的寄託。無論炎熱的夏天,還是刺骨的冬天,路上從未缺席過這位父親的背影。

尋子的路異常艱辛,常常伴隨著意想不到的驚險,也有暖心的幫助。

沒有錢,郭剛堂就靠賣葫蘆畫為生,每到一個城市,他就擺個小攤,並且把兒子的照片放在一旁,只要有人來買畫,他就把照片給別人看,請求幫忙尋找。

 

有一次,他因為騎車載了滿滿一大箱的葫蘆畫,2米多高,好心人怕他太危險,直接買下了整箱的畫,讓他輕裝上路。

還有一次他騎車到了深圳, 一位摩托車車友看他的車太破舊,幫他將車檢修後給他換了齒輪,對方拒絕了他給的任何費用,並且還怕他迷路,送了他200多公里的路程。

這是一個充滿愛的世界,到處都有著溫暖與感動。

在他經過雞公山的時候,下著小雨,路面濕滑, 一輛裝著石塊的大卡車迎面而來,掉落了一塊石頭,剛巧落在了摩托車前輪,整個人隨車一起翻了過去。

他當時就懵了,腦袋一片空白,仿佛失憶一般,慶倖的是他沒有從山上摔下去,否則尋找孩子的重任又有誰來承擔。

 

途徑大別山的那次,他內心又是經歷了怎樣的掙紮與痛苦。

類似這樣的危險,已經多到郭剛堂自己都記不清了,這些在他看來都不重要,哪怕有生命危險,對他來說只是一點小小的磨難。

大海撈針,水中撈月,這樣何時是個頭,可是對于郭剛堂來說,只要你撈總會有一絲希望,不撈就什麼都沒有。

黑暗中相信理想,痛苦中相信希望,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尋找光明。心中有愛,前面便是坦途。

為了尋找孩子,郭剛堂有一張做滿了標記地圖,密密麻麻的紅色圓點,這些圓點代表著他去過的地方。

他說天氣冷的時候,他不敢睡在外面,怕自己長睡不醒。餓了就厚著臉皮像別人乞討食物,他放棄自己的尊嚴,只為了尋找自己的孩子。

為了獲得更多的機會,郭剛堂學會了利用網路 ,但是依舊沒有半點消息。

2008年,他在「寶貝回家」的尋子網站上,發佈了尋找孩子的消息,他一邊找孩子,一邊替「寶貝回家」宣傳,特意做了個橫幅。

導演彭三源在得知了他的事蹟後,被他對孩子的愛所感動, 將他的事蹟拍成了名叫《失孤》的電影,2015年上映後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

通過電影,越來越多的人對郭剛堂的事蹟有所感動,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在祝福著説明著這位父親。比如把自己家裡閒置的摩托車,送給郭剛堂等等。

由于郭剛堂每到一個地方都會留下自己的電話資訊,所以經常有很多熱心人士給打他電話,告訴他在哪裡看到過疑似者,並且留下地址,一次次的被現實打倒又站起來。

此外,他還接到一些向他一樣在尋找孩子的電話,並且答應幫他們一起尋找孩子。

春過秋來,一年又一年,他幫助了很多人找到了孩子,每當這時,他就流露出羡慕的神情,他看著遠方,問自己,別人的孩子找到了,我的孩子在哪裡呢?

善良的人值得被世界溫柔以待。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2021年7月,郭剛堂接到警方消息,找到了一名他兒子的疑似者,DNA對比的結果完全符合。

這讓郭剛堂喜極而泣,記者採訪他時,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同時他發了一條微博,告訴一直在關心他的熱心人士,孩子找到了,網友給他留下了祝福。

郭剛堂尋找孩子24年,走過了50多萬公里的路,是什麼成為他堅持的理由,是他對孩子的愛,是熱心人士的祝福。

您可能也會喜歡…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