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爺爺的葬禮來了個陌生人,隨完禮就騎自行車走了,讓奶奶泣不成聲

發小的爺爺去世了,我幫忙打下手。

那一年,我們在鎮子裡念初三。

發小的爺爺屬於突發的那種,通知的親朋好友並不多,可稀稀拉拉那幾天還是來了不少人。

發小說,爺爺家是個大家族,親戚多。

爺爺年輕時做過小生意,社交很廣,朋友也多。

爺爺的生意,就是在鄉下農村販賣麻花油條之類的。

那幾天,從來的親屬朋友來看,發小爺爺還真不是個簡單人物。

來的人穿的基本都是穿的很板正,不是皮夾克,就是軍大衣之類的。

然後,該悲痛的悲痛,該拉呱的拉呱,該惋歎的惋歎: 這人兒,是真脆生兒啊!

出殯當天早上,人都到的都差不多了。

浩浩蕩蕩,奔赴到墳地,準備下葬。

這時候,打老遠就看見一個老頭騎著自行車,奔我們這趕。

大雪呼呼的刮,看著他蹬著都費勁,索性,他下來推著過來。

從老頭腳上穿著的棉五路,和身上披著的破大衣來看,應該是個活得不寬裕的那種老農。

可這老頭過來,好像發小全家人都不熟悉。

發小叔叔上前禮貌的點點頭,遞上了一顆煙: 凍壞了吧,叔!

這大爺板著臉,凍的眼淚汪汪,沒接煙: 我大兄弟這麼大事兒,怎麼也沒人兒通知聲!

這話,在當時聽著確實很彆扭,不過,大老遠來的,也沒人挑這個理。

哎!叔別挑理!太突然了。發小叔叔連忙解釋。

大家都忙乎下葬,發小家親屬們哭天喊地。

只有這個後來的老頭,默不作聲。

一個人和沒事兒人似的,拿著鐮刀,把墳地的雜草,都規整規整。

亂哄哄都忙乎差不多了。

發小叔叔讓我照顧一下這老頭,大隊伍先撤,還特意給我們留了一輛馬車。

考慮老頭回去吃飯路程太遠,實在不行,就讓老頭把自行車放在馬車上。

可大爺沒接這個茬。

自顧自的,從他自行車後座的袋子裡,掏出一瓶子北大荒白酒,從兜裡掏出半盒子煙。

我不認識, 從煙盒的程度看,應該是那種便宜煙。

給上供檯子上點上一個煙,往地上倒了半瓶子酒,然後半跪膝:

大兄弟,你感覺自己快不行了,咋不招呼人告訴俺一聲兒。

我要是不來,這輩子不是就見不到你了!

沒等風住下,他就劈里啪啦的掉眼淚,剛好被雪刮住,然後直接掛在了臉上。

行了!哪天我再來看你,那邊車還等著我呢!我來大家都照顧得很好,還給我派了輛馬車。

然後起身拍拍腿上的雪,便騎上了車子,示意我出發。

我要大爺把車子放在馬車上,他死活不肯:你們在前面走,我在後面跟著,我不認路!

除了俺大兄弟的馬車,俺誰的都不坐!

 

我給大爺領到飯店,找了一張桌子的正位。

他自己卻挪到了角落裡: 行,你年輕人忙乎你的,我自己就行!

沒多久,大家都散去了。

我又回到大爺那張桌兒,桌子上就剩大爺一個人,大爺還捏著酒盅,一個人喝的正來勁。

別喝邊自己和自己念叨著: 人這都是咋的了!

大爺喝的脖子的青筋通紅。

然後,大爺突然一大把淚珠子,透過窗戶外灑進來的陽光,直接砸進了他自己的酒盅子。

才瞅見我,他連忙起身:你說,我還喝多了!走!孩子你領去我大兄弟家看看!

我說,大爺不著急,你吃飽了,你回去還得趕路嘛!

這是俺兄弟的飯,我多少也要吃上一口!

孩子!我不餓啊!我就是饞俺大兄弟的五味子酒了!

到發小的爺爺家。

發小的叔叔、姑姑都喪著臉,站在屋子的地當中,炕上躺著發小病重的奶奶。

奶奶背過身子,已經幾天不吃不喝了。

也不說不笑,不哭不鬧。 發小的姑姑用套袖,抹扯自己嘩嘩的眼淚。

看得出,這個時候,老太太讓家裡人都擔心壞了。

我在前面。

大爺一腿剛邁進屋子,就大嗓門兒吆喝上了: 大嫂子!你大兄弟來看你了!

發小奶奶聞聲兒,慢慢側回身,向炕沿探出腦袋:這是誰呀!嗷嗷的!

然後,盯著大爺湊過來的大方臉,端詳了老半天。

大嫂子!你不記得俺了!

發小奶奶還是瞪著,不眨眼:眼熟!歲數大了!

大嫂子,我是大勝子!緊後屯子的大勝子!

你是誰 !奶奶用手拄著身體,要起身。

你是大勝子!發小奶奶坐不起來,被大爺強攙扶了起來。

對!就是那是哪年?多少年了!那時候,那年春節,你兩口子趕馬車上俺那嘎達賣麻花,俺家都揭不開鍋了。你家我大哥,把車上剩的10多根兒麻花,和一袋子饅頭,都送給了俺!

啊!你真的是我大兄弟,大勝子!過來,近一點,讓我瞅瞅!

幾乎兩雙眼睛對視的同時,發小奶奶眼淚刷的就下來了: 大兄弟,你可來了!你咋不早來呢!

你咋現在才來呢!

發小奶奶抱著大爺肩膀不撒手,哭的好可憐人!

大嫂子!俺不是沒得到信兒嘛!

大嫂子!俺能不來嘛!當年,要不是你兩口子的麻花,和那一袋子乾糧,俺們全家一大家子不得餓死啊!

發小奶奶仔細端詳著大爺,握著他的手:大兄弟,別說了!大兄弟別說了!我的大兄弟!你大哥這麼些年就惦記著你!

你大哥沒了!俺心裡不是滋味!咱們以後連個說話的都沒有!

家裡都挺好的!

挺好的,俺孫子都抱上了!

大爺在屋子裡和老太太嘮了一下午,發小叔叔姑姑也陪了一下午,老太太正興致呢,沒一個人敢動窩兒。

天擦黑,大爺要起身走。

奶奶要大爺吃了再走,晚上在這住下吧!

大爺說,吃了!不住了,家裡還喂著豬哩!剛才喝了酒,飽飽的!

大爺自豪的拍著肚皮

到這兒,你可別裝假,可得吃飽!

大爺不避諱人,扒開棉褲,從內側的縫兜裡,掏出打一卷兒成卷兒的錢:大嫂子,也沒多,給你留500塊錢,俺的一點心意。

完後,起身就往外走。

俺怎麼能要你的錢呢!

奶奶噌的下了地,招呼發小叔叔趕快去追趕。

等趕出門外,大爺已經走好遠了。

奶奶沖大爺擺手: 我這輩子都動不了地方了,有時間來看看我!

大嫂子!放心吧!有功夫,俺就來!俺大哥那壺五味子酒,俺還沒喝夠呢!

發小奶奶衣著單薄,眼淚還被風刮到了臉上。

叔叔攙扶著奶奶,要老太太趕緊進屋兒。

畜生!我不送你大叔呢嘛!給我睜眼睛記住了,那是咱家你大叔!

等我死那天兒,招呼他來!他家有啥事,也記住給我去看看人家!你叔,他可是對咱家有大恩。

後輩都跟在奶奶身後。

進屋裡,奶奶站在地上打晃兒,拄著拐棍,敲著地上直冒煙兒:

你們後生給我聽好了,那可是對咱家有恩的人!

當年我和你爸馬車壞在了半路上,大雪毛天的,前不著村兒,後不著地兒,要不是人家給我倆招呼他家裡頭,我倆非得凍死在外頭!

就沒你們了!

給我記住了!我要是死了,告訴人家一聲,人家有事,咱也去看看人家!

聽發小說,那天晚上,奶奶三天以來,第一次吃飯,而且吃了一大碗冒尖兒的麵條。

然後,自己一個人做炕上,哭喪了半宿: 誰說俺家沒人哩!誰說俺家沒人來!

你大兄弟今天不是來了嘛!

到今天為止,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十年了。

我還是忘不了,那天揪心的場景。

一個老太太臥床3天,噌的就能跑到地上。

一個老太太拄著拐棍直打晃兒,敲打著發小叔叔的腿:你給我記住了!他是你叔!

一個老太太,三天不吃飯,到最後一頓造一碗上尖兒的麵條。

就因為,一個大家子都不熟悉的那麼個朋友。

按當今社會的社交邏輯。

到現在,我依然沒有完全沒理清:當年,那個大爺和發小的爺爺奶奶,到底是, 誰欠了誰的人情,

誰是誰的大恩人。

我想,這也許就是那個年代的人吧。

文章最後,引用發小奶奶的一句話:

那個年代的人。

繞別人一塊糖,都能記到後半生。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