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活不過40歲!「貧困男帶八百塊與身患絕症的她私奔」 走遍世界後修成正果「幸福生活打臉眾人」

俗話總說:「患難見真情。」人在最危急的時刻,也往往能夠見證人性最善良的一面!2015年曾有一對不受眾人祝福的情侶相約私奔,只牽著一輛破舊的三輪車、帶著一條狗,貧窮的男友就這樣帶著身患絕症的女友毅然出走,然而6年後,他們倆的生活讓大家好羨慕。

這對情侶在大陸走出了一個浪漫的心形,惹哭了無數人,那現如今這對情侶還好嗎?

丁一舟和賴敏都是大陸廣西柳州人,從小學便是同班同學,小時候的丁一舟性格木訥內向,成績倒數,不善交談。班級的同學都不喜歡與他搭話,漸漸疏遠了他,丁一舟也越發沉悶。賴敏則像是丁一舟的相反面,活潑開朗,成績優秀,同學們都喜歡和她交朋友。他們倆本身在班級中處於兩個極端,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交集,但熱情的賴敏發現了被孤立的丁一舟,感受到了他的孤獨,便主動走進了這個小男孩的世界裡。

此後,賴敏便帶著丁一舟玩耍,還幫他輔導功課,逐漸重新融入了班級這個大集體中。賴敏的靠近在丁一舟的心底埋下了一顆小小的種子,賴敏也成為了這顆種子唯一的光源與水源,讓青澀的愛戀生了根發了芽。

後來升了國中,許是上天聽到了丁一舟心底那顆種子破土而出的聲音,他和賴敏又成為了同班同學,還是同桌。不過丁一舟想要的不是無疾而終的年少戀情,他想要的是和賴敏相伴到老的一輩子。

也正因為如此,丁一舟沒有把他的喜歡說出口,反而將這份情感藏在了心底,等著那顆小苗成長為參天大樹,而那時候的他就可以給賴敏一個未來了。

直到2014年,丁一舟發現賴敏發表了一條字裡行間充斥著傷感情緒的動態:「我不害怕以後,我擔心的是我的朋友們,我走了以後,你們該怎麼辦啊……」丁一舟鼓起勇氣,點開了和賴敏的私訊,原來賴敏在21歲時被確診了絕症,是種無法痊癒的罕見疾病。

這個病有著一個生動的暱稱——企鵝病,即患病後便會開始慢慢走不穩,像是企鵝一樣,再到完全無法行走,語言表達模糊,最後突然走了。更雪上加霜的是,父親遭遇行車事故離去,病重的母親也因為無法承受打擊離開了這個世界,這讓原本開朗明媚的賴敏變得鬱鬱寡歡,最後男友還選擇和她分手,離她而去,三重打擊猶如三座大山,壓垮了賴敏。

「和我走吧,我來照顧你!」這一次丁一舟鼓起了勇氣,他從柳州趕往賴敏所在的南寧。他仍然沒有說出那句「我喜歡你」,但賴敏望著千里迢迢趕來的男人,從他堅定的眼神裡讀出了他的愛意。賴敏哭了,她沒有想到這樣的她還能獲得愛,那份真誠純粹的愛打動了賴敏,她隨著丁一舟回到了那個一起開始的地方。

丁一舟將賴敏和賴敏養的小狗帶回了老家,向這個女孩承諾會好好照顧她,為她擋風遮雨一輩子。但他們的戀情遭到了丁一舟父母的反對和他人的非議,父母說丁一舟瘋了,要在這樣一個女人身上耗著,周圍的人說丁一舟有病,不知道他圖什麼。

不過流言沒有打垮丁一舟,他反而更加努力地工作,攢錢給賴敏治病,同時也沒有忽視對賴敏的照顧。賴敏也融入了丁一舟的生活,幫著他做家務,打理這個家,兩個人的生活逐漸步入了正軌,丁一舟的父母看著他們的模樣,也默許了這份戀情。

只是賴敏的病越來越嚴重了,她徹底失去了行走的能力,整日與輪椅為伴,醫生也下達了最後的通牒,表示愛莫能助。丁一舟花光了所有的積蓄,放棄了工作只為有更多時間陪伴賴敏,賴敏含著淚水讓丁一舟放棄她,她沒救了,但丁一舟還有大好前程。

「沒有你,我是可以上山下海。但是沒有你的話,我哪裡都不想去。」丁一舟望著賴敏的眼睛,堅定地說道。賴敏眼裡的淚水最終還是落了下來,她抱著丁一舟嚎啕大哭。

因為病情的加重,賴敏有天對著丁一舟說,與其每天待在輪椅上,我們不如出去看看世界。丁一舟將賴敏的話放在了心上,還為賴敏繪製了路途的路線,從南寧出發,昆明、西安、長沙等地,最終回到昆明,而這個路線連起來,是一個心形,是丁一舟對賴敏的愛。

家中經濟狀況很差,丁一舟拿出來了最後的錢,買了一輛三輪車,帶著賴敏和小狗阿寶,兜里揣著僅剩200元人民幣(約800台幣)和理髮工具踏上了愛的旅途。因為是窮遊,丁一舟和賴敏在路上能省則省,靠著幫別人理髮來賺取些過路費與伙食費。

雖然日子很苦,但身患絕症的賴敏在旅途中看遍了以前從未見過的美麗風景,身邊有相愛的人陪伴,她的心情逐漸舒暢。在路途中,丁一舟寧願自己累一點、髒一點也不願委屈賴敏,每日為她打理頭髮,保持著清爽乾淨的模樣。

旅行的四年間,丁一舟和賴敏的故事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而此時的他們來到了好像伸手就能觸碰到天空的西藏。西藏氣溫低,海拔高,健康的人都有可能會因為高山症和疲憊導致生命危險,更別說是身患絕症、身體虛弱的賴敏。

但是丁一舟卻還是堅持要背著賴敏去布達拉宮:「因為她想去。」兩人猶如朝聖者,一步一步堅定地走著,不畏懼風霜雨雪,只因為心中的愛匯聚而成的信念。

最終丁一舟帶著賴敏來到了布達拉宮前,在這裡他單膝下跪,心中最初青澀的種子已經長成了頂天的大樹,他對著賴敏說出了那句「我愛你,請問你可以嫁給我嗎?」賴敏流著淚答應了丁一舟,她也早就在兩人的相處中愛上了他。

婚後兩個人將這次的心形計劃當成了蜜月旅行,而賴敏也想好了她和丁一舟未來孩子的名字——路遙,來紀念他們的愛情。只是懷上第一個孩子後,孩子被檢查出帶有企鵝症的遺傳性基因,丁一舟和賴敏只能強忍著心中的痛苦拿掉了這個孩子。

心形旅行結束後,丁一舟和賴敏決定在四川的理塘縣定居,並且開了一家小客棧,起名為「路遙星空」,來紀念未能睜開眼看看這個世間的孩子。

在這裡他們還舉辦了一個簡單的小型婚禮,只請來了與他們關係最親密的家人朋友。

上天會眷顧善良的人們,2019年,丁一舟和賴敏迎來了第二個孩子,這是一個健康的寶寶,這對新手父母為小女兒起的名字是「安寧」,寄託了他們最美好的祝願。

即使此時的賴敏已經完完全全無法站立,說出的話語也變得模糊不清了,但夫妻二人仍然相信,生活會越來越好。經營小客棧的生活也不是容易的,雨水多,海拔高,家裡身患絕症的賴敏和幼小的女兒都是需要照顧。

但一同度過了最艱苦日子的夫婦並沒有被生活瑣事磨滅愛意,他們的感情反而愈來愈深,不僅僅有愛情,還有由小女兒聯結的細水長流的親情。

丁一舟用最真誠最純粹的愛拯救了23歲的賴敏,帶她看遍世間的繁華,為她搭建了充滿愛的小家,也擁有了重新變得開朗、同樣深愛著他的賴敏。

現如今的丁一舟忙碌於照顧妻女、經營客棧,但柴米油鹽的平淡生活最是幸福,也來之不易。

賴敏雖然被病痛困在狹小的輪椅中,還被醫生診斷說活不過40歲,但她的心依舊年輕,靈魂依舊自由,看待萬事萬物也比世界上許多的人要通透。

從年少青梅竹馬走到現在面龐染上歲月風霜的痕迹,唯一沒變的便是相愛之人的赤子之心。

您可能也會喜歡…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