嬸嬸把三個媳婦給趕走,自以為是,咄咄逼人的她過著慘澹的日子

因為疫情,在家呆了兩個多月,和母親總是有說不完的話,聊著聊著,母親說到本家裡那位嬸嬸把幾個媳婦給趕走的事。

我吃了一驚,她趕走了好幾個兒媳婦呀。

堂哥(遠房)屬於比較娘的那種男人,在自家姐夫介紹的一個私有企業裡上班,有著三金,也算不得鐵飯碗,但在20年前,還是讓許多人羡慕的。

因為娘,媳婦並不是那麼好找,第一個媳婦來自陝西商洛地區,人漂亮,聰慧,可能是看上他那份工作吧,經人介紹不到三個月就嫁給了他。

這個媳婦應該是最得嬸嬸歡心的了,聰明,會說話,會來事,結婚第一年就為堂哥生了個漂亮的女兒,後來,因為買房子,嬸嬸讓堂嫂回娘家去借錢,因為山區,娘家也沒有多少錢,在20年前,能借到兩千塊錢就不錯了,堂嫂回家後,換來的是嬸嬸劈天蓋地的罵,嫌沒有借到多少錢,不夠付首付,罵也就罵了,但嬸嬸不甘心,也想不通,想起來就罵,想起來就罵,最後心裡那根筋轉不過來,她竟要求堂哥和媳婦離婚,說是太窮容易拖累堂哥,堂哥也沒啥主意,全聽他媽的,就連打帶罵的和堂嫂離了婚。

第一任

 
 
 

 

 
 
 

 

 
 
 

堂嫂是個好強的人,離了婚,帶走了女兒,此後十幾年堂哥再也沒有見到過自己的女兒。第一段婚姻就以這樣的方式結束。

因為第一段婚姻鬧出的名聲不太好,嬸嬸死氣白咧的托人介紹,這就有了第二個堂嫂,第二個堂嫂也是離婚的,但沒孩子,進門後,和堂哥還正經的好過一段時間,離婚的原因是,嬸嬸聽堂嫂娘家附近的人說堂嫂有乙肝,嬸嬸聽了,回來尋思治療乙肝得花多少錢哪,她又一次死活讓兒子離了婚,當時,第二個堂嫂已經有身孕五六個月了,不知道她們以什麼樣的方法讓懷孕的堂嫂同意離婚的。

後來聽說堂嫂帶著身孕嫁給一個空調修理工,生下一個男孩,再後來,又給後任丈夫生了一個女兒。

離了兩次婚的堂哥名聲已經臭了,此後八九年也沒有人願意嫁給他,不是怕他,是怕他媽。

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也就淡忘了發生過的事,嬸嬸又托人給堂哥介紹了一房媳婦,來自外地,人很漂亮,據說是挑過頭成了老姑娘。

這第三任堂嫂結婚三個月離婚,原因是,堂哥妹妹家的小女兒玩洗衣粉,一大包洗衣粉倒在盆裡玩,堂嫂看到了說,小心辣到眼睛,洗衣粉是用來洗衣服的,不能那麼玩,那女孩就哭了,嬸嬸,堂妹,聽到小孩哭聲,跑出來問了緣由,不講理的護短,兩個人把三堂嫂打了一頓,隨著這頓打,堂嫂回娘家了,嬸嬸又光榮的把兒子叫回來離了婚。

這次的離婚,導致嬸嬸和堂哥在方圓百里內成了名人,沒有人再願意和沒有主心骨,沒有是非對錯的人在一起,更沒有人能接受一個蠻橫不講理,不能容人,歪曲事實,飛揚跋扈的婆婆了。

後來,堂哥單位裁人,堂哥被裁,丟了工作,也沒有婚姻,沒有兒女在身邊,甚是淒涼,他輾轉打聽到第二任堂嫂的男人裝空調時不小心從高處摔下來摔死了,他懇求二堂嫂把孩子帶回來和他過,這次,嬸嬸也鬆口了,但是,二堂嫂和後任丈夫還有個女兒,她要求也一起帶來,嬸嬸不願意了,說不是她家的孩子,二堂嫂說,別人家把你兒子的孩子能養十幾年,你們為什麼不能養養這個女孩,何況孩子父親不在了,她是女兒唯一的親人。

由於沒商量到一塊,這個事就被放一邊了,二堂嫂的娘家媽說:「你就是帶著兩個孩子要飯,也不要尋思和他(堂哥)過了,那根本就不配」。

現在的堂哥,頭髮稀疏,有點花白,靠打零工為生,守著自以為是,咄咄逼人的老母親過著慘澹的日子。

董卿有句話說的好:

傷害與被傷害,有時候也是對立統一的關係。

傷害他人,有時候也意味著在毀滅自己,即便你占盡優勢也不可能為所欲為,槍響之後,沒有贏家。

每個人,都要為生平所處的各種關係不斷去維修,保養,自檢。

不要等代價來臨,才想起自己原來也需要一處春天。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