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8歲童家中離奇消失 3年後爸媽收「超驚悚信件」成唯一線索

這名叫做小雪的日本8歲女童在家中離奇消失,如今20年過去了,完全無法找出任何可疑人士,也讓案件越來越難以調查。

8歲童家中離奇消失 3年後爸媽收「超驚悚信件」成唯一線索

圖片翻攝自Youtube

這是個發生在1991年3月的案件,當時8歲的小雪住在日本三重縣四日市,這天是星期五,加茂前雪下午2點就回到家中,大約在2點半時,接到了一通媽媽的來電,表示自己工作比較繁忙,會稍微晚一點回家,就在接起電話一個小時後,加茂家的二姐回家了,回家後雖然沒有看到小雪,但桌上有一杯還在冒煙的熱可可。

8歲童家中離奇消失 3年後爸媽收「超驚悚信件」成唯一線索

示意圖

這熱可可是小雪最喜歡喝的飲料,二姐雖然覺得很奇怪,怎麼泡了不喝呢?不過因為妹妹常常會在下午去找同學一起玩,就也沒想太多。到了下午4點,本來在睡午覺的爸爸起床了,發現小雪不在家,便問了二姐有沒有看到小雪,但也沒想這麼多,一直到晚上7點,大姐跟媽媽都回家了,卻還是沒看到小雪的身影,這才驚覺不對勁,趕緊打電話報警。

8歲童家中離奇消失 3年後爸媽收「超驚悚信件」成唯一線索

而警察也趕緊前來小雪家中調查,其中發現了不少可疑的地方,像是熱可可沒喝完,還有平時小雪出門一定會騎她最心愛的腳踏車,而當天腳踏車也在家中沒有被騎出去,另外小雪平常最喜歡穿出門的牛仔褲也沒有穿上。而警方也調查了小學的同學們,當天下午有沒有和小雪一起玩,不過同學們都表示沒有,還有人說,當天有約小雪出來玩,但她拒絕了,還說「下午又重要的事情要做」。

警察們判定小雪很可能是被人綁架了,預測綁匪會打電話來要求贖金,所以在小雪家中裝設了監聽設備,加茂一家人也印了許多尋人啟事,希望能藉由大眾的力量找到小雪,當時也有不少目擊民眾的線索出現,其中最為可信的是有人目擊小雪出現在距離家中15公尺的地方,當時小雪在與一名白色廂型車司機講話,而且這位目擊者還描述出了司機的長相,當時最有可能的犯嫌就是這位廂型車司機,但是在茫茫人海中,警方也難以確認這名司機的真實身分。

8歲童家中離奇消失 3年後爸媽收「超驚悚信件」成唯一線索

過沒幾天,真的有一通電話打進小雪家中,但對方一接起來就掛掉了,完全無法提供任何線索,從那天之後,小雪就音訊全無,案件也毫無進展。就這樣過了整整3年,在1994年,小雪家突然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件上雖然都是日文,但語序與句型結構混亂,內容怪異,就算讀完也讓人一頭霧水,而且信中使用了大量的片假名書寫,這個片假名通常是用來表示日文中的外來語,日本平常比較常使用的是平假名,讓信件看起來非常可疑。

8歲童家中離奇消失 3年後爸媽收「超驚悚信件」成唯一線索

信上的收信人寫著「加茂前秀行先生收」,但其實小雪的父親名字叫是加茂前芳行,而不是秀行,不知道是故意寫錯,還是真的不知道小雪父親的名字,另外信中內容混亂,但最後仍被解碼出兩種較為可信的版本。

其中一個版本中寫著:「好可憐好可憐,媽媽也好可憐,爸爸也好可憐,這件事情,我認為是富田的「張開大腿做的」,他某天從學校畢業後,在某家大企業上班,現在正運用四肢,就在貨物對面那裡,在充滿鳶尾的房間裡,喝著咖啡,遞上1萬日圓鈔票 白天去酒店,將腿大大分開,忘掉家裡的後門,戀戀不捨,張開大腿已經超越了人,變成了一匹雌性動物,感激不盡之餘,一切全聽Asayan的,任他隨心所欲,並不知道這是個很大的事件,也不知道堪察加的白雪有多冷,結果將miyuki丟入八寒地獄,已經是第3個年頭,是在交界的藥店那裡,韃旦海峽,蝴蝶飛過,這和期盼和平不一樣,讓miyuki的母親把柔弱的羽翼震動起來吧,尋找我的孩子通過那韃旦海峽,張開大腿看似若無其事,有時候會瞥一下車站的廣告牌,但確實還有一點良知,會有罪惡感,為了忘記這罪惡感,將大腿張開,每天尋找不同雄性,「張開大腿」到底是誰,他一定住在富田,在沒有確鑿證據之前,不要告訴搜查機關,要耐心間接地觀察……」。

看完之後雖然一片茫然,但過沒多久,又收到一封信,是福岡一位自稱會通靈的靈媒「緒方達生」寄來,信中表示小雪已經離世,但他的靈魂正在尋找她的遺.體,兇手是認識的一男一女,如果爸媽需要,可以協助調查。又過了幾天,又收到了緒方達生的信,表示因為有其他靈魂在干擾小雪的靈魂,自己無法協助尋找。

8歲童家中離奇消失 3年後爸媽收「超驚悚信件」成唯一線索

不過這三封信後,就一直沒有其他線索出現,當時網友們也掀起解碼風潮,有人認為,其實第一封信中有出現一位Asayan,這可能是一個黑道的名字,而這名黑道指使一位賣.春女子綁架了小雪,把她賣到俄羅斯去了,而緒方達生的信中寫著兇手是一男一女,兩者不謀而合,但不知道是真的,還是旭方達生看了第一封信後自己亂寫的。

就這是時間來到9年後的2003年10月,某天,小雪的爸爸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中的男子先是詢問小雪在嗎?便馬上開始描述自己的外觀特徵,描述完就掛電話了,離奇的是,這名男子描述的長相,正是當年目擊者看到「白色廂型車司機」的長相,一定會有人想說,這是惡作劇電話,但當時警方並沒有公開這名司機的長相,也就是說除了目擊者、警方、家屬外,唯一知道司機長相的人,要不是司機本人,要不就是與這名司機非常熟,而且知道這個案件經過的人。

不過在這通電話後,就再也沒有小雪案件的任何線索,至今這仍是一個無法破解的懸案,小雪的家人就這樣等了29年,也等不到小雪回家的一天。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