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8年的婚禮!「沉睡2190天」未婚夫不離不棄堅持等待「終於奇跡喚醒女友」:重來100萬次,依然愛你

這部電影改編自真實經歷,生活在日本岡山縣的中原尚志和麻衣是一對情侶,在交往兩週年紀念日的時候,尚志求婚成功。準備在2007年3月結婚,誰知麻衣突然患上罕見的疾病「抗NMDA受體腦炎」,陷入長時間昏睡。

電影《跨越8年的新娘》男主角為了等待昏迷的女友醒來,一等就是8年,最後2人終於修成正果步入禮堂,這看似夢幻的愛情故事其實不是虛構,而是改編真人真事,男主角原形「尚志」被問到為什麼不選擇離開,就算對方父母已經要他去找一個健康的女孩,但尚志只回一句話,因為只想再見到麻衣的笑容。

在麻衣臥床不起的時候,她的家人曾對尚志表示,讓他試著去找別的女孩子,但尚志沒有放棄自己的堅持。他說:「從來沒想過自己一個人回到普通人的生活,雖然機會渺茫,但只要能一天天看到她好起來的樣子,就從來不覺得8年有多漫長。」

尚志一直守護著她,麻衣昏睡8年後,終於醒來,在2014年12月舉行了婚禮。婚禮視頻還被傳到Youtube,令很多人感動。這個故事後來也被寫成小說,書名叫《歷經八年的新娘 如果你醒來》,於2015年出版。

2014年12月21日,日本岡山縣下了第一場雪。中原麻衣穿著潔白的婚紗,在父母的攙扶下,一步步朝西澤尚志走去。她走得極艱難,一小步一小步向前挪。

被急症突襲後數年間一直都處於昏迷狀態的岡山縣一名女性,經過治療後慢慢恢復意識,並於去年12月舉辦了婚禮而這場婚禮,也讓她足足等了8年。

在場所有人都哭了。

尚志卻很平靜,他輕柔地掀開麻衣的頭紗,吻了下去。

這個吻,纏綿而柔軟。

之後,他們交換戒指,儐相為他們灑下花瓣。

麻衣的腿不能行走,尚志便一直推著她往前。

兩人笑得很開心。

 

但他倆越開心,親友們越是淚流滿面。

因為,這不僅僅是尚志與麻衣的婚禮,更是全日本人的期盼,和深深的寄託。

他們彼此等候了8年。

錯過了8年。

幾度在生死邊緣徘徊,依舊不放棄。

這不僅是愛情。

更是信仰。

 

那是一場怎樣的相遇呢?

尚志與麻衣無論過了多少年,都記憶猶新。

時間倒回2004年。

尚志還是修車工。每天最大的願望,和唯一的愛好,就是修車。

麻衣呢,是高級餐廳的服務員。性子直,肚裡藏不住事,敢說,也不怕得罪人。

他們是在尚志同事組織的飯局相識的。

同事拉著尚志去烤肉店聚餐,麻衣也在。

尚志坐在男生一側最左。

麻衣坐在女生一側最右。

他們本不相識,又相隔最遠,產生的交集並不大。

但麻衣在觥籌交錯間,一眼就瞥到了尚志。

他一直是愛搭不理的樣子,不喝酒,也不吃肉。

只幹坐著。

這令麻衣很不爽,以為他是不屑於來這裡。

飯局散了,男男女女又嚷嚷去KTV繼續嗨。

尚志拒絕了。

麻衣簡直怒火衝天。

她喊住要離開的尚志,不滿地說:「我一直在想要不要說,但忍不住了,你剛剛是什麼態度啊?一副我不喜歡這裡,來這裡的女孩都很輕浮的樣子!」

尚志很吃驚。

「對不起。」

這話,也讓麻衣吃驚了。

她追問道歉的理由。

尚志卻很小聲地說:「因為我今天肚子一直不舒服……」

他說完,大約兩分鐘後,麻衣笑得花枝亂顫:「雖然大家都笑話你,但我覺得挺好,興趣是修車,工作也是修車。」

尚志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禮貌地抿著嘴笑。

那時他沒意識到,這是他來到這裡,第一次露出笑容。

電車到了,尚志準備上車。

沒想到,已經遠去的麻衣又跑了回來,在尚志上車那刻,遞來一個暖寶寶。

「拿來暖暖肚子。」

說完,她蹦蹦跳跳地走了。

夜很黑,風很涼。愛情就此開了花。

多年後,日媒一遍遍問尚志:你們是怎麼相逢的?

尚志對每個細節都記得極清楚。

他一遍遍還原當時的情景,就連呼吸,也能準確還原。

後來,他們和正常情侶一樣,約會,吃飯,兜風。

麻衣愛吃大腸烏冬面,尚志便帶她去。拍下照片,又為她擦掉嘴角的菜屑。

麻衣還愛去江邊釣魚,尚志便一整天陪著她。

「你太溫柔了。」

這是麻衣對尚志說得最多的話。

「我想做廚師,所以去神戶讀了專門學校。高一開始就一直去飯店打工,但我學的是商科,老師特別生氣,說我不去考資格證。」

更多時候,都是麻衣說,尚志傾聽。

有人說過:當一個女人願意與你分享過去,那代表,她真的愛了。

麻衣對尚志的愛,便是帶他回了家。

那是白色聖誕節。

他們去了麻衣家,見到了麻衣的父母。

父母對尚志還算認可,問他為何會選擇麻衣。

尚志只講了一事。

第一次見她時,是在飯局,那時麻衣對自己充滿敵意。

但她得知自己是因肚子疼,便送來一個暖寶寶。

夜色中,麻衣笑得很甜。

他沉淪了。

是的,沉淪。

尚志是懂麻衣的。

而麻衣,也是最瞭解尚志的人。

他們是彼此的引路人,互相照耀對方。

那天夜裡,麻衣拿出一條紅白相間的條紋圍巾,為尚志戴上了。

尚志拉著麻衣去了不遠處的風景台。

當地情侶都愛來這裡。

站在這兒,往上看,是星空。

往下望,城市燈火璀璨。

他們席地而坐,望著遠方。

尚志突然拉過麻衣的右手,給她帶上了戒指。

「我們結婚吧。」

這是尚志說的最動情的話。

麻衣到底是女孩,聽尚志說出這五個字時,眼淚啪啦啦地流。

她在哭花了妝以後。

答應了。

很巧,兩人回去的路上,經過一個禮堂時,一對新人正在舉辦婚禮。

新娘穿白色席地婚紗,新郎挽著她的手,兩人笑得好燦爛。

麻衣的眼裡全是羨慕。

尚志愣了幾秒,拉著麻衣就去找工作人員。

「我們要預約,3月17日。」尚志對工作人員說。

前幾年,媒體問尚志這個日期的意義。

他說:「那是我們初次見面的紀念日。」

從情侶到即將結婚,他們只戀愛了一年。

但這一年,他們永生難忘。

尚志和麻衣迫不及待計劃著婚禮,計劃著結婚用品,時不時還會看過去的合照。

一天,尚志拿出一張相片。那是麻衣在吃烏冬面。

他一邊看,一邊感慨當時的情景。

麻衣突然就怒了,一把搶過相片:「我沒有去這裡,我沒有去這裡,對不對?」

尚志很驚訝,說:「可是……照片中……」

「我不記得了,我沒有去這裡。」

說完,她癱倒在地,一直抽搐,又用手狠狠抓自己的頭髮。

不一會兒,又開始大叫,很淒慘的叫。

像惡魔上了身。

更是被下了蠱一樣。

尚志驚訝中扶起她,帶她去了醫院。

但麻衣叫得更淒慘了:「救我,我不想死……啊……」

她很痛苦。

臉上浮現出猙獰的狀態。

尚志見到這樣的麻衣,又驚又怕,強硬的將她送到了醫院。

一進醫院,麻衣便昏迷不醒。

被緊急送到了ICU。

她雖然昏迷,但全身上下,像彈簧一樣不受控制地抖動。

很嚇人。

搶救了好幾天。

第三天,麻衣的心臟突然驟停。

醫生又給她裝上人工呼吸器,才維持她的生命。

醫院稱:她是卵巢瘤引發抗NMDA受體腦炎。

通俗來說,是卵巢裡面長了腫瘤,但身體已經產生了抗體,可這個抗體卻錯誤地襲擊了大腦。

這種病,非常罕見,300萬人中才會出現一個。

麻衣就是這一個。

她醒來的幾率,幾乎是零。

此後餘生,她很可能會如活死人一般,在床上昏睡一輩子。

這對麻衣的父母是打擊。

對尚志同樣是痛擊。

婚禮馬上就要到了。

如今只有新郎,沒有了新娘。

他們的愛情,很可能會因一場重病,分道揚鑣。

婚禮也無法如期舉行。

但大家都小看了尚志。

他不放棄,在麻衣昏迷期間,日日相伴左右。

他是修車工,每天清晨,都會騎一輛破舊的電動車,從修車廠趕到醫院看麻衣一眼,又匆匆趕回去工作。

麻衣依舊沒有醒來。

他又用手機錄視頻,將自己每天的遭遇,開心的,不開心的,全都錄下來,然後發給麻衣。

每個視頻,他都會說幾句鼓勵的話,盼望麻衣能夠醒來。

「今天是麻衣睡著後的第11天,麻衣還是沒有醒過來。」

「這是麻衣睡著後的第34個早晨,大家都在等著你,要快點醒過來啊。」

「你看,這是麻衣,今天也睡得很熟,還是不肯醒來呢。」

「我今天做了你之前為我做的意麵,真是慘不忍睹啊,但我還是會吃。」

「我今天有點傷心,沒有你在身邊,我非常寂寞,你快醒來,麻衣。」

……

這期間,他父母勸他找其他的女孩,尚志不願。

時間久了,麻衣的父母也勸尚志:「她可能一輩子都醒不來了。」

但尚志堅持:「請讓我留在她身邊。」

這一留,就是一年三個月。

婚禮到底還是沒有趕上。

麻衣依舊沒有醒來的跡象。

直到2007年4月,麻衣才睜開了雙眼。

醫生都說,這是奇跡。

絕無僅有。

但她醒來後,卻像變了一個人——

四肢無法動彈,不能說話,記不起任何東西。

主治醫生告訴麻衣的父母:她這是「重生」。

意思就是,她回到了嬰兒狀態,一切都要重頭來過。

尚志再一次崩潰。

但他還是不肯放棄。

依舊陪在麻衣身邊。

即使,她早已不認識他。

那幾年,尚志每天為麻衣做康復訓練,給她擦身,捏腳,喂飯……只要能做的,都去做。

一天如此。

一個月如此。

一年又一年,還是這樣。

2008年10月,麻衣終於有了好轉的跡象。

她學會笑了。

尚志終於苦盡甘來。

到2012年3月,麻衣的康復越來越好,除了不能走路,一切如常。

慢慢地,她記起了很多事。

但奇怪的是,唯獨不記得尚志。

現在的尚志,之於她,是陌生人,是突然闖進來的不知名男子。

當尚志告訴她,自己是她的未婚夫,即將會結婚。

麻衣只感到窒息。

她接受不了。

每一次看到尚志,都很痛苦。

看到這樣的麻衣,尚志不忍心了。

他苦苦守候了6年的女孩,最後因自己而心痛。

尚志選擇了放手。

6年來,第一次決定不再去看望麻衣。

當初無論經歷怎樣的坎坷,都沒有想過放棄。但如今放手,不是不愛,而是成全。

他走了,辭了工作,遠離了山崗縣。

不再被打擾的麻衣,再次恢復平靜生活。

一切都是新的生活。

一切都可以重頭再來。

她結識新的人,努力練習站起來走路,也適應著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偶爾,也會想起那個人。

那個叫尚志,稱要與她結婚的男子。

只是她不懂,也遺忘了曾經。

直到一天,她翻出了手機,是那種舊式的按鍵手機。

翻著翻著,突然翻到簡訊。

她隨意打開一看,全是視頻。

並且每一個視頻,都備註著同一個名字:尚志。

點進去一看,麻衣崩潰大哭。

這裡面,全是尚志的視頻,還有她生病睡著,浮腫的樣子。

尚志在一個個視頻裡說:我一直在等你醒來。

當時的她,無法給予回應。

如今,她記起了一切。

麻衣看著看著,痛到無法呼吸,她當即推動輪椅,去了禮堂。

工作人員竟一眼就認出了麻衣,很驚訝地說:「這麼多年了,他每年那一天都會過來,表示不會取消婚禮,所以一直預訂著。」

麻衣流著淚離開。

回去的路上,她腦海中一直重複著一句話。

「他說,如果趕不上那一天,那我預約明年同一天。」

原來,自始至終,他沒有忘記。

一直在等。

麻衣馬上打聽尚志的下落,跑到了他的家鄉。

見到尚志時,是在落日的餘暉中。

夕陽西下,他還是當年的模樣,溫和,沉默,只是,臉上蒼老了不少。

麻衣看著這樣的尚志,又哭了。

她遠遠地對尚志說:「你一直在等我,相信我,但是我還是沒有想起來,我已經不在乎了,因為我已經重新,再一次愛上你了。」

「我倒是一直一直都喜歡著你。」尚志沒有逃避。

麻衣又痛哭不止。

《上海堡壘》裡說,世界上是只有兩萬人,是第一次見面,就會愛上一輩子的。但你一輩子都可能遇不上一個。

他們就是彼此的那一個。

那唯一一個。

時隔8年,2920個日日夜夜,70080個小時,他們終於在一起了。

2014年,麻衣穿上了遲到了8年的婚紗。

帶上頭紗那刻,她已經泣不成聲。

說不出任何話。

母親安慰一句。

她便淚如泉湧。

當天,日本所有知名媒體都來了,稱這是愛情的奇跡。

有人問麻衣:你現在是什麼感受?

她說:

「有時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清醒的,我的父母說,再讓尚志找別的人是不是會更好呢,

尚志的父母覺得,再去找別的人過生活好一些。

但尚志是一直在等待著我醒來。對於尚志而言,他是不聽別的。」

尚志接過麻衣的話,繼續說:

「雖然大家都經常這麼說,但是我們兩個八年前就已經決定要結婚的。

雖然當時不能舉辦婚禮,但是一直抱著結婚的態度的。」

採訪記者泣不成聲。

一旁的人,都隱忍著淚水。

在這真情被嘲笑的年代,有多少人,願等待8年呢?

又有多少人,願守護8年呢?

太少了。

真的太少了。

但尚志和麻衣做到了。

2015年6月,他們有了愛的結晶。是個男孩,可愛到爆炸。

這個故事,成了愛的信念本身。

導演瀨瀨敬久甚至將他們的經歷拍成了電影,取名《跨越8年的新娘》。

電影上映那天,尚志帶著麻衣,還有可愛的寶寶,一起去看了首映。

當天,麻衣又一次淚崩。

而尚志,眼裡一直含著淚。

散場時,他對麻衣說:愛你,是我的生命。

在麻衣臥床不起的時候,她的家人曾對尚志表示,讓他試著去找別的女孩子,但尚志沒有放棄自己的堅持。他說:「從來沒想過自己一個人回到普通人的生活,雖然機會渺茫,但只要能一天天看到她好起來的樣子,就從來不覺得8年有多漫長。」

兩人的故事將被寫成一本書,書名為《等待8年的新娘只要你能醒來》,將在今年7月由主婦之友出版社出版。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