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父親上大學,母離世父癱瘓,孝兒18歲獨自扛家計與父親形影不離:父親就是我的家

一般情況下,都是父母為孩子付出的多,

而孩子能夠「反哺」的則少之又少,似乎孩子為父母能做的事特別少。

但是對於這位18歲的大學生而言,生活對他似乎不怎麼」

有好「,不幸的遭遇讓他早早的面對生活,承擔了這個年紀本不該承擔的重擔!

他與父親相依為命,照顧病父的同時又要兼顧學業,6年如一日帶著自己的父親一起上學!

郭家寶在給父親穿衣服

「父親在,家就在。父親在哪,家就在哪!」老家在大陸許昌禹州的郭家寶,

母親早年生病離去,禍不單行,5歲時父親又因意外導致從此行動不便。

從2014年國中開始,郭家寶便帶父親上學,他一邊讀書,

一邊悉心照顧行動不便的父親,過早地品嚐生活的艱辛。

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年郭家寶以553分的成績被鄭州中原工學院錄取,開啟了他的大學生活。

6年如一日帶父上學

郭家寶在餵父親喝水9月24日,是郭家寶開學的第一天,上午參加完開學典禮後,他就急匆匆趕了回來。

淺藍色襯衣,藍色上衣校服,戴著一副眼鏡,還未說話,便露出靦腆的笑容,這是家寶給記者的第一印象。

回到中原工學院中原校區公寓樓內一間學生宿舍時,已近中午。

此刻,家寶行動不便的父親正倚靠在床頭,雙腿蓋著一件薄涼被,旁邊放著二手平板電腦,在瀏覽著新聞。

「爸,我回來了,一定餓壞了吧。」脫掉校服,還未顧得上休息,家寶就開始忙碌起來,為父親準備午餐。

午餐很簡單,是用電磁爐做的蕎麥麵,水沸騰後兩袋麵下鍋,再加些少許的青菜,一頓飯就算做好了。

和父親一起觀看開學典禮影片,在家寶很小的時候,母親就生病離去了。

他父親今年60歲,早年因為在山西一家私人煤礦做工,不料當時一輛失控的運煤車從山坡上滑落,

正好撞到他父親後背,同事迅速把他父親送到了醫院,命雖然保住了,

但以後再也沒能站起來,最終導致行動不便。不僅如此,吃喝拉撒都在床上進行。

從5歲時,家寶小小的年齡就撐起了整個家,洗衣做飯,一天三遍為父親按摩雙腿,不管春夏秋冬,從不間斷。

除了學業,家寶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照顧父親上,每天給父親翻身、按摩,是他的「必修課」。

2014年國中開始家寶帶父親上學,他一邊讀書,一邊悉心照顧坐輪椅的父親,

雖然辛苦,但學習上他卻毫不放鬆,如今都堅強的過來了。

推著父親出來曬太陽不僅如此,他父親還有糖尿病,現在一天要兩次注射胰島素。

當天中午,家寶為父親注射完胰島素後,飯盛到碗裡,放些韭菜花和大豆醬,給父親端了過去。

那頓飯,他父親吃的很香。在家寶父親記憶中,已記不清多少次兒子給其做飯了。

擔心父親口渴,家寶端來了一碗涼白開水,裡面放著吸管,站在一旁看著父親喝水。

抱著父親往輪椅上挪一間學生宿舍、兩張高低床、幾件傢俱和冰箱,

還有一張上下活動的病床,這就是18歲大學生家寶和父親臨時的「家」。

家裡雖然不大,但整理的很乾淨,床頭除了擺放一些生活用品外,還有給父親備的常用藥物。

待父親吃完飯後,家寶便走到床前,為父親按摩。從腳趾頭到雙腿,一遍遍重複著一樣的動作,不耐其煩。

郭家寶在為父親按摩家寶告訴大家,他已經習慣了和父親在一起的日子,父親在哪裡,哪裡就是家。

午後的陽光,正暖。隨後,家寶把父親搬到了輪椅上,從宿舍推出來,到外面曬曬太陽。

一邊走,家寶一邊為父親介紹新校園,這是到大學生活後第一次出來,郭家寶父親很開心,臉上洋溢著笑容。

為父親測量血糖說起兒子,家寶的父親有些哽咽,他說,

「兒子的名字取壞了,本來寓意是家中寶貝,現在不成寶了,每天還要照顧我,跟著我受苦受罪。」

其坦言,當得知兒子考上大學的消息後,既高興又擔心,高興的是兒子幾年的拼搏沒有白費,

擔憂的是,一旦跨入大學校門,住的地方怎麼解決?他該怎麼辦?沒想到,學校給他們提供了很多方便和溫暖。

中原工學院軟體學院黨委書記李長林說,得知郭家寶帶父上大學消息後,

學校專門為他們騰出一間宿舍,安裝了排風扇,讓他們免費居住。

還購買了一台冰箱,用於存放胰島素,成立了幫扶小組,下一步還會給予其他方面的幫助。

郭家寶說,艱苦的生活不僅沒把他壓垮,反而讓他變得更加成熟,不論是以前,

還是現在的大學生活,學校師生的關愛也讓他感受到種種溫暖。

談起未來計畫,郭家寶說,以後他準備考研究所,掌握更多的知識,做一個對社會有益的人。

但以後不管走到了哪裡,都會把父親帶在身邊,照顧他一輩子,直到永遠。

您可能也會喜歡…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