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活不過8歲!爺爺天天帶病孫上學「走廊隔窗陪讀9年」「待在學校快10小時」從不喊累:只想當好孫子的枴杖

學生們上課考試的畫面,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是再普通不過,但在這對爺孫眼中,卻是得來不易的幸福!今年73歲的吳隆珠,陪著16歲患病的孫子走進考場,一樣蹣跚的背影,一樣緊張的心情。這是爺孫九年隔窗陪讀的一個段落,當交卷鈴聲響起,爺爺心裡很清楚,屬於他的「特殊的考試」遠沒有結束。

6月18日晚,吳限好和爺爺奶奶為如何去考場發愁

孫子吳限好患有先天性病症,曾被醫生診斷「可能活不過8歲」。吳限好的父母既要忙於工作,又要忙著照顧他的弟弟,照顧他的重擔基本上就落到了爺爺奶奶肩上。從上學第一天起,爺爺吳隆珠便一直陪著孫子,每天早上進教室到下午放學近10個小時,除了中途回家取孫子的午飯之外,他一刻也沒離開過學校。這一陪,就陪了九個年頭。

在孫子上學的每天清早,陪讀爺爺便靜靜地坐在教室走廊的窗戶下

「他爺爺過去當過兵,原則性極強,脾氣很硬,後來在照料孫子的過程中才慢慢變得溫和,有耐心。」奶奶江傑介紹,孫子出生以前,吳隆珠因中風導致左半邊身體沒辦法動,調養多年,至今左臂仍沒有知覺而無法抬起,走路時左腿也相當吃力。

吳限好睡眠淺,因擔心拖鞋的聲響干擾到孫子,吳隆珠每天清晨醒來後先坐在床上,等孫子快要起床他再下床洗漱,買回早點,看著孫子吃完,再牽著孫子的手一塊去學校。

烈日下,爺爺到校外買爺孫倆的午飯

安頓好孫子,爺爺才有空在走廊上吃一口午飯

在教室的走廊上,放著一張鋪了紙桌布的小課桌和一把靠背椅,這便是「陪讀爺爺」吳隆珠的專座。孫子在上課,教室外的吳隆珠便靠在椅背上小憩。坐累了就在走廊裡活動下筋骨。

坐累了就在走廊裡活動下筋骨

下午,孫子在教室裡上課,牆外的吳隆珠便靠在椅背上小憩

因吳限好肢體平衡感較差,視力範圍不及常人,稍不留神就可能摔跤,摔倒時還有可能引發更多問題。為此,更多的時候,吳隆珠總是隔著教室的那扇小窗默默關注著孫子的一舉一動。

隔著窗戶,爺爺時刻關注著孫子的一舉一動

「為了不影響孩子們上課,我倆有一套自創的手語。」吳隆珠向記者展示爺孫倆的默契,大拇指向後點一點走廊盡頭,代表「需要扶你去廁所嗎?」食指指一下遠處,代表「我回家取飯了」,指一指自己的眼睛再指一下黑板,意思是「你要認真聽講」。

祖孫倆無言交流

正是爺爺溫暖的臂彎給了吳限好對命運的精神和力量。

「孫子很珍惜來之不易的上學機會,對學習特別用心。」奶奶江傑說,有一天,爺孫倆踩著鈴聲走進校園,眼看馬上要遲到了,吳限好著急不已。他挽住爺爺的胳膊加速疾走,可腳下不穩,眼看就要摔倒,爺爺趕緊甩掉左肩的書包,用盡全身力氣拖住孫子的身體,孫子才沒摔倒。

教室內外的交接

盛夏濕熱難耐,即便坐著不動,汗珠也會順著額角、褲管淌下來。但吳隆珠已經習以為常,他抽出褲袋裡的汗巾,擦擦脖子和臉頰的汗水,慢慢行至走廊拐角的陰涼處避暑。下課鈴一響,他又快步回到教室後門邊,從同學們手裡接過吳限好,扶著走到無障礙洗手間如廁。

在四中的三年中,這是爺孫倆必經之路

「他最需要人搭把手的就是上廁所,以前教室在樓上沒有無障礙洗手間,我就自備馬桶座和,讓他感覺跟在家裡一樣方便如廁。」爺爺說,學校考慮周全,給了他們三把鑰匙,一把用來開無障礙洗手間,另外兩把是學校側門的鑰匙,讓他或老伴可以帶著孫子從學校裡抄近路回家,同時也更安全。

爺爺守著正在備戰中考的孫子下晚自習

吳隆珠的斜挎包裡備著茶杯、防蚊液和行動電源。「沒事的時候我就用手機讀讀新聞,看看小說,也沒那麼難熬。」吳隆珠笑笑說,學校多次請他到空閑的教室或辦公室裡吹空調,都被他婉拒了。

陪讀中最難熬的其實是冬天,濕寒的冷風鑽入領口沒地方躲避,吳隆珠就站起來來回踱步,讓身體產生熱量,實在太冷就走到茶水間,喝杯熱茶,避避風,暖暖身體。

在盛大的畢業典禮上,爺孫倆步履蹣跚,走在「星光大道」上

百米紅毯,鮮花錦簇,晶瑩剔透的泡泡伴著孩子們的歡笑飛向天空。中考前,學校為全體國三年級同學舉辦了盛大的畢業典禮,爺孫倆步履蹣跚,走在「星光大道」上。吳限好說,他的心願是考上一所職業高中,學更多知識,交更多朋友,希望將來學好一門手藝,照顧好自己,也讓爺爺奶奶好好享福。

6月21日下午,中考考完後,吳限好和爺爺弟弟相深情擁抱

「只要我還能動,孫子求學路上,我將一直當好他的拐杖。」在人生這場「特殊的考試」,吳隆珠沒有絲毫怯弱。

您可能也會喜歡…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