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四)

“呀,蘭姨,你這是煮什麼呢?好香啊,我這還沒進門,老遠就聞到了。”杜蒙扭著水蛇腰進了冷家。

“哦,杜小姐啊,請問您有什麼事嗎?我們先生不在呢!”蘭姨是喜歡不了這個嬌小姐的,她覺得和蘇憐更合得來,蘇憐就像她的女兒一樣。

“蘭姨,別這樣嘛。就算阿顏不在,我也可以來看看的嘛,這不阿顏的事上了新聞,我來關心下,怎麼說他也是我的未婚夫呀。”杜蒙說著,便踏進了廚房。

“蘭姨,這湯是給誰熬的呀,可真香呢。”杜蒙舀了一勺起來嚐了下。

“哎呀,我說杜小姐,這湯你喝不得,這是給孕婦喝的呢。”蘭姨急忙跑過來搶過了勺子。

“孕婦?哪裡來的孕婦呀?”杜蒙假裝不知道,其實五爺已經派人打探到蘇憐懷孕的消息,並派杜蒙來把蘇憐的孩子整沒。

“對呀,蘇小姐懷了先生的……”蘭姨知道她又說錯話了,但是沒有再說下去。

“呀,蘭姨,阿顏怎麼能這樣呢?難怪每次我來都不理我呢,原來是金屋藏嬌,還把肚子給搞大了呢?”杜蒙假裝傷心,想要分散蘭姨的注意力。

“哎喲,杜小姐,哭不得,哭不得,這哭多喪氣呢,我給你拿紙巾擦眼淚啊。”蘭姨說著,便走向了客廳。

杜蒙趁著蘭姨不注意,便把一包粉末倒到了湯裡,還順勢拉了拉。

“哼,你個不要臉的狐狸精,居然敢跟我搶阿顏。要是這個孩子沒了,我看阿顏還要不要你。”杜蒙嘴巴邊唸著,邊注意看蘭姨進來了沒有。

“蘭姨,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啊。”杜蒙想要趕緊撤退,要是呆久了,冷顏回來了,知道了怕是會被五馬分屍的。

“哎,杜小姐,急什麼呢?我們先生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再等會兒啊。”蘭姨故意挽留杜蒙。

哼,巴不得你趕緊走呢,成天就跟一隻烏鴉一樣,嘎嘎吵個不停,我還是給我的蘇小姐送湯去吧。蘭姨開心地哼著歌,盛好湯,便端到三樓去了。

“蘇小姐,你該起來吃點東西了,你看都睡了一天了。”蘇憐打著哈欠,從蘭姨的手上接過了湯。

“蘭姨,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瞌睡好多,以前懷洛洛他們都不會,蘭姨你給我講講易兒的事情好不好?從小到大的。”蘇憐自從見了冷易一眼後,就再也沒有看到他。儘管她很想去找他,可是他好像很忙,不是學這就是學那。而洛洛更不用說了,成天到處瘋,管都管不了。

“好啊,蘇小姐,你想听,我就先給你講,你邊喝湯我邊跟你說,要不湯一會兒該涼了。醫生說了,這是安胎的,你的胎像不是很穩定,你要養好身子,才能照顧小少爺他們啊。”

蘇憐舀起了一匙湯,送入口中,湯的味道很甜美,儘管有一些中藥的成分,但還是不影響湯的味道。蘭姨在一旁把冷易從小到大的事情滔滔不絕地講著,蘇憐聽著聽著就睡著了。

夜裡,蘇憐的肚子疼了起來,疼得滿頭大汗。她想要從床上掙紮起來喊人,可是肚子的疼痛卻讓她使不上一點力氣。

冷顏正好要來蘇憐的房間裡看她是否睡得安穩,自從上一次的見面之後,他就從沒來看她,要的是想等蘇憐主動去找他。可是這女人倔得很,怎麼也不肯屈服。

“蘭,蘭姨。”蘇憐虛弱的聲音從房間里傳來,冷顏猛地打開了房門,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蘇憐捂著肚子,而身下卻流出了一灘血。

“蘇憐,蘇憐,你怎麼了?”冷顏怕極了,這跟當年他母親割腕自殺一樣,到處是鮮紅的血,流也流不停。

“冷,冷顏,我肚子好疼,好疼。”蘇憐疼得眼淚都掉出來了。

“阿六,阿六。”冷顏瘋狂地叫喊著。

“先,先生,什麼事?蘇小姐,這是怎麼了?”眼前這一幕也嚇壞了阿六。

“還愣著幹嗎,快去開車啊,去醫院。”冷顏怒吼著。

阿六一步並做五步似的跑到車庫裡把車倒出來,而冷顏抱著蘇憐從三樓急忙奔下來。

一路上,冷顏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緊緊握著蘇憐的手。

“蘇憐,蘇憐,你千萬不能出事,千萬不能。”而蘇憐已經疼得昏了過去,她只聽到有人一直在喊她的名字。

到醫院的時候,蘇憐被推進了手術房。冷顏虛脫地靠在了牆壁上,他白色的襯衫,全部染上了蘇憐的血。

等待的日子是煎熬的,冷顏緊緊盯著手術燈,怕它一滅自己沒注意。

當醫生和護士出來的時候,冷顏緊緊抓住了醫生的手臂,“怎麼樣?”

醫生摘下口罩說:“冷先生,對不起,孩子沒能保住,但是大人已經脫離危險了。”

“你說什麼?孩子沒了?怎麼回事?你給我解釋清楚。”冷顏像脫了韁的馬,完全失去了控制。

“孕婦是吃了米非司酮片,導致了大出血,讓胎兒沒了。”

“你說什麼?打胎藥?”冷顏不敢相信。

這蘇憐是多麼的憎恨自己,連他的孩子也要打掉,還是這個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他和她也只不過是上次酒會那一次。

“是的,冷先生,這種藥是流產專用。”醫生說完,便走了。

冷顏帶著怒氣走進了病房,看著床上一臉慘白的蘇憐,心裡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蘇憐慢慢睜開眼睛,看到冷顏生氣地瞪著她。

“蘇憐,我是讓你有多恨,你怎麼能那麼的惡毒,居然連自己的親生孩子都不放過。你想要離開我,你可以跟我說,可是為什麼你要吃打胎藥打掉這個孩子?還是你害怕我發現這個孩子不是我的?蘇憐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冷顏咬牙切齒地說著。

“你,你說什麼?孩子沒了?怎麼可能?我……”蘇憐不敢相信,孩子怎麼就沒了。

“呵,這不正合你意嗎?當年你不也是瞞著我偷偷留下洛洛嗎?你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呢?”冷顏對於蘇憐擅自留下洛洛的事情,還耿耿於懷。

“蘇憐,你不是想要離開我嗎?這點我可以成全你,但對於洛洛你就別想帶回去了,至於你,就自生自滅吧。我絕對不允許洛洛跟在你這麼一個狠毒的女人身邊,她是我冷顏的孩子,必須姓冷,而不是跟著你這個毫無人性的母親姓蘇。再者說了,洛洛跟著我絕對會比跟在你身邊好,你好自為之吧。”冷顏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對於這個女人,他一直在讓步,可是她卻把他的讓步當作籌碼,傷害著他。

“不,不可以,冷顏,你不能這麼對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你把洛洛還給我,還給我。”蘇憐躺在床上嘶喊著,她剛失去了她肚子裡的孩子啊,冷顏怎麼還能把洛洛也從她身邊搶走呢,為什麼?到底她做錯了什麼?

當蘇母趕到醫院的時候,只看到了哭成淚人兒的女兒。

“小憐,這是怎麼了?”

“媽,媽,你去帶洛洛回來好不好?冷顏把洛洛帶走了。”蘇憐抓著母親不放。

“小憐,你冷靜點,你現在身子還那麼虛弱,而且洛洛是冷顏的孩子,他不會傷害她的。”

“媽,我不能沒有洛洛,你知道的,你也是當媽的,我求求你去把洛洛帶回來好嗎?”

蘇母緊緊抱著女兒,是她對不起她啊,才讓她遭此罪。看著蘇憐哭得傷心欲絕,她也難過地掉下了眼淚。

從醫院回來後的冷顏,在家裡發起了雷霆大火,摔了好幾個東西。

“蘇憐,你這個女人,到底讓我拿你如何是好。”而聽見聲響的蘭姨趕緊跑了出來。

“先,先生,這是怎麼了?”看著一臉怒火的冷顏,蘭姨也是有點害怕。

“蘭姨,我不是讓你看著蘇憐嗎?怎麼她會吃打胎藥的。”冷顏質問著蘭姨。

“先生,你說什麼?打胎藥?怎麼可能呢?這家裡所有一切會傷及孕婦的東西,我可都給收拾起來了。而且蘇小姐天天呆在家裡,沒有出去啊,也沒有跟外界聯繫,連洛洛小姐我都給她支開了,怎麼會有那種東西?”蘭姨懵了。

“那為什麼蘇憐的孩子會沒有了,而且醫生說是吃了打胎藥。”

“怎麼會?家裡真沒這東西啊, 就算你給我一千個膽子,我也不敢去買那藥放家裡啊。”蘭姨怎麼可能會自掘墳墓,這當年的教訓她可都還記得呢。

“那這幾天誰來過?五爺有來過嗎?”

“沒有啊,五爺不是很少過來的嗎?自從你接回小少爺後,他就沒有再來過。”

“那會是誰。”

“對,對了,杜小姐昨天有來過。她要來之前也沒打招呼就來了,沒呆一會兒就走了。”蘭姨突然想起了那隻烏鴉。

“杜蒙?杜蒙來做什麼?”冷顏的眼睛瞇了起來。

“我也不清楚,她來抱怨了一下就走了,我昨天在給蘇小姐燉湯,也沒顧上招呼她。”

“湯?你昨天燉的什麼湯?”

“就是前幾天醫生開的安胎藥呀,我怕蘇小姐覺得苦,便給她加到湯底里面了。”

“那還有剩嗎?”

“剩?好像沒有了。哦,對了,蘇小姐昨晚喝的碗好像還在房間,我看她睡著了,怕吵到她,便沒有端出來。”冷顏還沒等蘭姨說完,便大踏步走上了三樓。

打開門,看到了還有小半湯勺的湯底。冷顏拿了塑料袋裝了那些湯出了門,把車開到狂,飛到了醫院。當醫生告訴冷顏,湯裡面的確有摻雜了米非司酮片的藥粉的時候,冷顏的手握得咯吱咯吱響。

“杜蒙。”冷顏把杜蒙的名字念得極重。

在醫院里呆了一個星期之後,蘇憐出院了。她好想去看看她的兩個孩子,可是蘇母不讓她出門。

“小憐,你現在身體還那麼虛弱,等身體好了,再去看也不遲啊。”蘇母看著女兒這樣,是既心疼又無奈。

“可是,媽,洛洛她……”

“沒事的,你就別多想了,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給你買點補的來補身體。”蘇母說完便出了房門,而蘇憐卻在床上碾轉反側。

“阿顏,你怎麼今天想到要約我了,人家好想你呢。”杜蒙總是這樣,人沒到,聲音就到了。

“坐。”冷顏示意杜蒙坐在椅子上。

“你上周是去過我家嗎?”冷顏開門見山,也不拐彎抹角。

“上週?什麼時候呀?人家好久沒去你家呢?”杜蒙心有點慌,是不是冷顏發現了什麼?

“杜小姐這是貴人多忘事嗎?蘭姨說你有去過,還是要我調監控呢?”冷顏最討厭拖泥帶水。

“哎呀,人家就是去關心下你嘛。你看上次新聞鬧那麼大,而且聽說那女的被你帶回了家,你看我們怎麼也有婚約呀,我總不能看著你被人搶走吧。啊,疼疼。”杜蒙的手被阿六捏了下去,如果再用力一點估計都要斷了。

“杜小姐看來不願意說實話呢,這點疼好像還不夠。”冷顏攪著咖啡,等杜蒙自己開口,從來他都不喜歡強人所難。

“我,我說,你讓他先放開,快要斷了。”杜蒙疼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是,是五爺,叫我去的。”杜蒙喏喏地說著。杜蒙就是這樣,潑辣是很潑辣,可要是遇到能降得住她的人,怕是什麼都能招出來了。

而這五爺也是小心思,他以為用杜蒙來替他做事,冷顏不會懷疑到他身上,看來這盤棋一開始就注定輸了。

“五爺。”冷顏把攪拌咖啡的勺子捏得咯吱咯吱響,如果是塑料的應該已經斷了。

冷顏回了公司之後,便開除了五爺安排在公司的幾個眼線。

“五爺,是你逼我的,以前我看在你是長輩的份上,讓你安排的人在公司裡混吃混喝,你以為我真的是年輕到察覺不出來嗎?只不過是給你面子,你要是再惹我,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冷顏盯著那幾個人惡狠狠地想著。

“什麼?那臭小子居然把你們開除了?你們是乾什麼吃的,讓你們當個眼線都不會,真是一群廢物,我養你們有什麼用,都給我滾。”五爺拄著拐杖敲著地板。這片江山,沒有功勞他也有苦勞,以前要不是冷顏的祖父還在,他忍氣吞聲的做小弟。

現在已經不在了,哪裡還能容得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爬到他頭上。冷顏,你要跟我鬥是嗎?那我就讓你後悔。

出完小產月子的蘇憐,每天都心心念念著兩個孩子,時常徘徊在冷家門口。

“冷顏。”蘇憐看到冷顏的車出來後,雙眼發光,急忙跑上前擋住了車。幸好阿六剎車及時,不然都該出人命了。

“冷顏,冷顏,你開開車門。”蘇憐敲著車窗。冷顏冷漠地放下了車窗。

“冷顏,我求求你,把孩子還給我好不好?”蘇憐此時此刻的無助,讓冷顏看了很心疼,但他還是冷冷地對著她。

“你把洛洛還給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沒有洛洛。”

“還?蘇憐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要洛洛,你別忘了當年我們的交易,想要洛洛可以啊,你付違約金。”冷顏也不想這樣對蘇憐,但是想起當年她那麼的自私,他也想要讓她嚐嚐母女分別的痛。他就是想要蘇憐求她,他冷顏是何等的身份,怎能受此等屈辱。

“阿六,開車。”冷顏把車窗關上,便叫阿六開車。

“冷顏,冷顏。我求求你,把孩子還給我。”蘇憐的兩條纖纖細腿,怎麼可能追得上好幾百馬力的車。

蘇憐也不顧平時的形象就躺在地面上哭著,“冷顏,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

蘇憐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一輛麵包車,刷地停在了蘇憐的身旁,幾個魁梧大漢在蘇憐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便把她拉上了車。一上車,蘇憐就給迷暈了。

冷顏心煩氣躁地坐在了辦公室,想到了剛剛的蘇憐,心情就更加不好了。冷顏摔著那些文件,手機“叮”響了一聲。

一張圖片映入了冷顏的眼裡,還有幾個小字,“帶著公司的股份過讓書來XX座XX號,要是敢報警,你就別想見到這個女人了。”

“Shirt,居然敢動我的女人。”冷顏拿著車鑰匙,狂奔到車庫,一路闖紅燈,到達了綁匪說的地點。

“喲,冷少爺,你比預期的來得快嘛?看來這個女人對你真的很重要呢?”綁匪戴著面具,不讓冷顏認出來,但是依照冷顏對綁匪的了解,十有八九猜到他是誰了。

 

“放開她,男子漢敢作敢當,對一個女人下手有什麼本事。”冷顏暴躁的都要打人了。

“放她?那我要的東西你帶來了嗎?”

“你放開她,我就把東西給你,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在冷顏心裡,江山比美人還不重要。

“呵,真是癡情種啊,你既然想要我放人,就要把東西交出來,一手交人一手交貨。”兩人僵持著。

“五爺,你這樣玩有意思嗎?”冷顏開門見山地說著。

“呵,你小子果然比你爺爺精明多了。”五爺說完便把麵具脫了下來。

“當年你跟我爺爺,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回事。但我要讓你明白,只要有我冷家人在一天,你就別想進軍楚贏集團。如果你安分,該給你的我一分都不會少,可如果你蠢蠢欲動,那就別怪我無視長輩了。”冷顏早知道五爺有野心,但不曾想到年紀這麼大了,還這麼不收心。

“哈哈,我不安分?難道這些不該是我應得的嗎?當年我什麼都給了你爺爺,而他呢?除了給我那一點錢,還有什麼?我原以為他死了以後,會把位子給我,不曾想,居然給了你父親。而你那父親,每日沈迷於女色,還能幹嗎?

“我逼著他把股份給我,他卻給了你這麼一個乳牙都還沒換全的臭小子。楚贏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你別想從我手裡搶過去。”五爺發瘋似的說著。

“沒想到你跟你父親一樣沒用,居然為了一個女人,連事業都不要了,都是一群沒用的東西。你不是很在乎這個女人嗎?那麼我就讓你跟她一起陪葬吧。”

砰的一聲,五爺朝蘇憐的胸口開了一槍。

“不!”門口傳來了一聲絕望的喊聲。五爺抬眼看到了門口的來人,似曾相識。

“素,素雲?”五爺看著來人,手上的槍掉到了地上。

“五哥,小憐可是你的孩子啊,你的親生骨肉啊,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她?”

蘇母回家找不到蘇憐,便猜到她一定是去冷家了,急忙打著車趕到冷家,可這車剛停下,就看到蘇憐被一輛黑色麵包車強行拽走了。她趕緊吩咐司機尾隨而來,當她看到五爺的時候,所有痛苦的回憶都湧上了心頭。

蘇母和冷顏都沖向了蘇憐。

“蘇憐蘇憐,你給我醒醒,你不能死啊,你欠我的還沒還清呢,沒我的允許你不能死。你還要給我生好幾個孩子,我們還要一起看著他們長大, 彌補我們以前所缺失的。蘇憐,我愛你啊。”此時此刻的冷顏才知道蘇憐對他有多麼重要,而他也放下了身份,承認他愛蘇憐了。

原來蘇母當年是五爺家的用人,五爺垂涎蘇母的美色,在一次醉酒之後,強行把蘇母睡了。當五爺的太太知道後,便把她逐出家門。

十二月的冷天,是蘇憐的繼父看蘇母有幾分姿色,而他常年打光棍,便把她帶回了家。誰知道蘇母當時已經懷上了蘇憐。

“素,素雲,你說什麼?”五爺目瞪口呆。

“五哥,小憐真的是你的孩子啊。當年我被太太趕出門之後,我就懷上了你的孩子。”

五爺聽完蘇母說的話,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想我五爺叱吒江湖,在C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怎麼說聽到我的名字也會讓人聞風喪膽了,可不曾想卻敗在我自己的手上。哈哈……江山沒了,家庭敗了,我還親手扼殺了我的女兒和外孫,這難道是報應嗎?我只不過是想要拿回屬於我的東西,我難道有錯嗎?”五爺說完,舉起了槍,朝自己的腦門,“砰”的一聲,血花飛濺。

“不,不要,五哥。”蘇母跑了過來扶住了五爺,“為,為什麼​​你要這麼做,為什麼?”蘇母淚花直流。

“素,素雲,我對不起你和小憐,這一生,我犯的錯太多了,只有結束我的生命,我才能夠贖罪。你不要太難過,都怪我,當年如果不是我一時衝動,也不會釀成今日之錯。對不起,我毀了你的一生,我下地獄和小憐道歉去了。”說完,五爺氣已斷。

“不,五哥,五哥,你醒醒啊,你醒醒啊。我從沒有怪過你,你醒醒啊。”蘇母已哭成淚人兒,在今天她失去了她生命裡最重要的兩個人,老天爺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兩年後。

“蘇洛,把我的哈哈給我放下,我警告你。”冷易好看的眉又擰巴一團了。

“哎,冷易,我也是姓冷啊,請你叫我冷洛。還有,這哈哈又沒標註是你的專寵,憑什麼給你。”蘇洛洛噘著嘴,挑著眉。

“你,好,算你狠。”冷易說完摔門進了房間。

躺在沙發上身懷六甲的蘇憐,撫摸著圓滾滾的肚子,輕笑了一聲,對於這兩個孩子也真是沒辦法。冷易雖然時不時還會發脾氣,但相比於以前已經好了很多,只是獨斷的性格還有點存在。而洛洛這丫頭,看他喜歡生氣偏又喜歡惹他。

蘇憐望著一旁盯著報紙看的冷顏,也笑了一聲,這男人自從她從槍傷醒來後,變得無比溫柔,讓她更加後怕了。幸好那槍打偏了,不然她的小命早已嗚呼,也不可能現在還坐在這裡感受肚子里新生命的跳動。

“叮咚。”門鈴響起,蘇憐想要起身去開門。

“哎喲,少奶奶,你就坐下吧,你看你這肚子那麼大,要是有個閃失,先生又要怪我了。”蘭姨委屈地說著,逗樂了蘇憐。

“蘭姨,你別叫我少奶奶了,叫我小憐就好。再說了,某個人也沒說我是他的夫人呀。”雖然名分對於蘇憐來說不算什麼,但這一句少奶奶讓她很不習慣。

“那可不行,在我心裡你就是少奶奶的人選了。誰也改變不了,好了我去開門了。”

“Hello,蘭姨,好久不見。”門口的女子還沒見到人便聽到了爽朗的聲音,蘇憐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來了。

“哈,我親愛的,又看到你大腹便便了,這回準備生幾個呀?”慕念一向是樂天派。

蘇憐蹭一下子,臉跟吃了辣椒似的。

“咳咳……”坐在一旁的冷顏出了聲。

“哎喲,sorry,沒看到你,忘記是你把我從萬里外的美國給調回來做婦產科醫生的。”

“慕念,你怎麼回來了?在美國不是好好的?”蘇憐一臉疑​​問。

“還不是你這個好好先生,說我上回給你接生的,比較清楚你的體質,讓我回來給你做接生婆唄。還有,你這次可別叫我再給你窩藏baby了哦,你叫我犯一時的罪,可讓你這個好好先生恨一世呢。看看你們現在那麼的恩愛,我卻要做壞人。”慕念說完,還假裝被人欺負的樣子,都要哭了。

蘇憐的臉本來紅了,現在變得紅得發紫了。

“慕念,你話有點多了。”冷顏在一旁不悅著。

“OK,好吧,那我先撤退了,我要去看看我的洛洛啦。這小丫頭越來越漂亮了,我先撤咯,不打擾你們夫妻啦。”慕念說完,便向樓上走去。

蘇憐和冷顏靜靜坐在客廳裡,誰也沒開口說話。突然,冷顏起身朝蘇憐走了過去,氣氛十分曖昧。

“冷,冷顏,你,你做什麼?”蘇憐想要後退,可後背是沙發。

“蘇憐,你還那麼怕我麼?你還有什麼我沒有看到過的。”冷顏貼在蘇憐的耳朵上輕輕說著,溫軟的氣息讓蘇憐十分窘迫。

“我……”蘇憐還要說什麼,可嘴巴卻被冷顏堵上了。

“哎呀,我什麼都沒看到。”蘭姨從廚房裡端著熬給蘇憐的湯,轉了好幾圈一時不知道該進廚房還是進客廳。

冷顏一臉黑色,本來是浪漫的,結果被蘭姨這好幾千瓦的燈泡給點亮了。

“蘭姨,你做了什麼好吃的?”蘇憐先打破了僵局。

“哦,我,我熬了點湯,給你補補身子,你趁熱喝,你放心,這是我一個人全程看著的,絕對不會再像上次一樣了,你趁熱啊,我先回廚房了。”蘭姨說完便踱步準備回廚房,突然又轉身,“啊,對了,你們,你們繼續,當我不存在。”

蘇憐看著蘭姨那一副樣子,又好氣又好笑。

冷顏端起了湯,在嘴邊吹吹準備餵蘇憐。

“我,還是我自己來吧,喝湯而已。”蘇憐看著冷顏一副倔強樣,還是聽話地把嘴唇湊了上去。

而冷顏趁著蘇憐嘴唇湊上來那一刻,在蘇憐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便大口喝了一口湯,嘴對嘴的餵給了蘇憐。

從以前到現在,整整十年了,冷顏還是很迷戀蘇憐嘴裡的芬芳。她總是有一股讓人欲罷不能的感覺。

蘇憐瞪大著眼睛錯愕地沉迷於冷顏溫柔的吻。此時此刻時間彷彿靜止了,全世界就剩他們兩個,直到一陣門鈴打破了他們的纏綿。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五)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