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三)

“爸爸,你回來了。”眼前的小人兒,叫了冷顏。

“你今天的作業做完了沒有?”冷顏冷冷地說著,對於這個兒子,他要求得很嚴格。但是他賦予他的東西也是全世界最好的,他可是未來楚贏的接班人,他的人生絕對不能夠有一絲差錯。

“做完了,爸爸。”冷易言簡意賅地回答著。他的性格像冷顏,話少,人冷。沒有母親溫柔的關心,怎麼會讓孩子有活潑的性格。

“做完了就去複習功課。”冷顏對於冷易從來都是只有機械性的功課,也沒有其他過多的話。

“可是,爸爸,我可不可以跟哈哈玩下。”哈哈是冷易唯一的一個朋友,他​​從路邊帶回來的寵物狗,他覺得他跟它一樣孤獨。為了哈哈,冷易還挨了一頓冷顏的揍,冷顏不允許冷易把時間花費在這些沒用的東西身上。

“你要是不想我晚上燉狗肉,你可以選擇去跟它玩。”

冷易後退了幾步,他不知道為什麼冷顏總是這般模樣。從他有記憶開始,身邊只有一大堆保姆和保鏢、一大堆複習題、一大堆他不喜歡的東西。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別的孩子有媽媽,而他卻沒有,只有這麼一個有時一天都見不到面的父親。

“那,我先回房間了。”冷易轉身,掉了一滴淚在臉上,不讓冷顏看到。

“哎。”冷顏嘆了一口氣,他也不想要這樣,可是家族裡都有規矩,聯姻。他不想要他的一生跟他的父親一樣,被他的祖父所操控。

當年他的父親也是聯姻,父母兩個沒有感情,而母親在生完他之後,終是受不了父親的冷處理,而含恨自盡。冷顏是恨父親的,如果不是他也不會讓他成為沒有媽媽的孩子。而他的父親,花天酒地,不務正業,最終也是死在了花柳裙下。

現在家裡的事業都被其餘那幾把老骨頭虎視眈眈,只能讓冷顏走上代孕這條路。他暗暗養著冷易,不讓那幾個老骨頭知道,等到時機成熟,他自然會公佈於天下。而那些老骨頭也沒閒著,總是無端介紹一些塗了好幾層麵粉的嬌小姐來給冷顏,想要在他身邊安插妻子。冷顏怎麼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呢?而且他也不想走上他父親的後路。

“先生,杜小姐來了。”蘭姨的聲音打破了冷顏的思緒。

“嗯。”冷顏淡淡回答著,又得去應付這個瘋女人了,一直不肯女色親近的他,外界還流傳著他是不是gay。

“阿顏,你怎麼不肯接我電話呢?人家打得手都酸了。”還沒見到人,杜小姐嬌滴滴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最近忙。”冷顏冷冷地說著。

“忙?那你得注意身體呢。你看我們都準備結婚了,到時可別累壞了。”

這個女人,我什麼時候答應和你結婚了?要是娶了你我可不得倒八輩子黴。

“嗯。”

“阿顏,你別這樣嘛,人家好不容易才見到你,你怎麼冷冷的呢?”杜蒙說完,那呼之欲出的雙乳便貼上了冷顏的胸膛,巴不得長在冷顏的身上。

“杜小姐,請你自重點。”冷顏推開了杜蒙。

“哎喲,別這樣嘛,你看五爺都說我們的婚期都訂好了,這咱們也快結婚了,你看我一個月也沒見你幾次,咱們培養下感情嘛?”

又是五爺,這死老頭子還不去死,當年這塊江山不過就有他的一點功勞,他倒擺起了長輩的架勢,對他家甚麼事情都要插手。

“杜小姐,如果你沒什麼事,請先回去,蘭姨,送客。”冷顏站了起來,拍了拍身子,不知道惹了多少胭脂粉末。

“是,少爺。杜小姐,請吧。”冷顏下了逐客令,蘭姨自然很開心,這個女人可跟蘇憐比不了,蘇憐不用打扮也能夠閃瞎所有人的眼睛,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這麼多年了,自從少爺抱回了小少爺,都是蘭姨一手在照顧。雖然有時蘭姨很想告訴小少爺,蘇憐是他的母親,可是又害怕少爺生氣,最終還是爛在了肚子裡,而小少爺跟蘇憐一樣,很惹人喜歡。

“阿顏……”杜蒙還在一旁跺著腳,冷顏是真的冷血無情嗎?像她這種火辣的身材不知道外面多少男人垂涎著,可就到他這裡不管用。要不是她那愛錢如命的父親叫她來這裡,她才不想要低聲下氣的對著這麼一個男人呢,找罪受。

“請吧,杜小姐。”蘭姨還在一旁說著。

“哼。”杜小姐哼了一聲,便踩著十幾公分的高跟鞋噔噔地走了。

冷顏撫了撫額,現在的女人怎麼都這麼的厚臉皮,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如果現在這個女人換做是蘇憐,他絕對會欲罷不能的,不知道為什麼蘇憐身上總是有一股吸引著他的東西。又是蘇憐,怎麼最近想起她的時候越來越多了,哎,不想了。

而蘇憐這邊卻夜不能寐,到底該怎麼辦呢?答應羅雲嗎?還是?可這似乎對羅雲太不公平了,當初是她背信棄義在先,現在怎麼好收漁翁之利呢?

可是如果不答應,冷顏如果知道當初她私自留下洛洛,那她是不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啊,到底怎麼辦啊?”蘇憐抓著頭髮,手機又響起來了,看著陌生的號碼,蘇憐想著這會是誰。

“蘇憐。”聽到這個聲音,蘇憐又打了個冷顫,這個聲音就像魔音一樣,她怎麼會不知道是誰。

“什,什麼事?”蘇憐顫抖著問著,可對方卻不說話,電話裡只傳來了濃濃的喘息聲。他們就這樣誰也不說話,安靜地拿著手機,而蘇憐居然在這樣的呼吸中睡著了。

等到蘇憐醒來的時候,才發現已經日上三竿了,而手機也沒電了。她想著昨晚好像和誰在講電話,後來她卻睡著了。對了,是冷顏,他打電話過來做什麼?蘇憐趕緊把手機給充上電。手機一打開,除了羅雲發的微信,其他什麼都沒有。蘇憐想著冷顏到底要做什麼呢?難道他發現洛洛是他的孩子了?不,不可能。

蘇憐急忙給羅雲回消息過去,說她答應了他的求婚。冷顏的步步緊逼,讓蘇憐只能再一次對不起羅云了,儘管她也是愛他的,可是她真的不能失去洛洛。

接下來,羅雲出入蘇憐的家更加頻繁了,蘇母更加開心自己的女兒終於有了歸宿。看著滿面春風的蘇母和羅雲,蘇憐覺得也許她是對的吧。

而蘇憐要結婚的消息,怎麼可能讓冷顏不知道。 C市除了他的權力最大,還有誰比得上,以前是不知道蘇憐回來了,現在知道了,自然一點消息都不能錯過。蘇憐,好啊你,居然敢騙我,要結婚是吧?呵,我會讓你的婚禮很精彩的,冷顏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狡黠。

婚期將至,蘇憐忙著試婚紗,羅雲忙著招待親朋好友。這場婚禮,只有蘇憐不安心,她不知道這樣到底對不對。就在這樣惴惴不安的日子裡熬到了結婚那天。

“羅雲先生,你是否願意娶蘇憐小姐為妻?無論她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願意相濡以沫共同走完一生……”

“我願意。”婚禮主持還沒說完,羅雲就搶了話。

“蘇憐小姐,你是否願意嫁給羅雲先生,無論他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願意相濡以沫共同走完一生?”蘇憐緊緊看著羅雲,該說“我願意”嗎?

“蘇憐,蘇憐。”羅雲輕輕喚著蘇憐。

正當蘇憐要回答的時候,蘇母悄悄走向了她,在她耳邊耳語了幾句。蘇憐便提著裙角跑出了酒店門口,留下了一頭霧水的羅雲和在場來參加婚禮的親朋好友。

“這是怎麼了?新娘怎麼跑了?發生了什麼事?”眾人議論紛紛。

 

羅雲盯著蘇憐跑去的身影,彷彿又回到了幾年前,那種失去的感覺又湧上心頭。蘇憐,難道今生我們真的注定有緣無分嗎?蘇憐踩著高跟鞋,一路沒停地跑到了冷顏的辦公室,所有人都盯著穿婚紗的蘇憐。

“哦,天哪,這是來跟我們冷總求婚的嗎?這女的也太瘋狂了吧?”

“對呀對呀,臉皮好厚哦。”

“我倒是很佩服她呢,要是我有她那樣的勇氣就好了,你看我們冷總那麼的帥,哎呀。”一大群女員工又犯花痴了。

蘇憐氣都顧不上喘,便推開了冷顏辦公室的門。

“冷,冷顏,你把洛洛還給我。”這是蘇憐第一次直呼冷顏的名字。

冷顏不緊不慢地抬起了頭,看著眼前穿著婚紗的蘇憐,這女人連穿婚紗都那麼的吸引人。

“蘇憐,你這不敲門已經算沒禮貌了,這一來就跟我要人,這又是哪門子的事?”

“難道不是你把洛洛帶走的嗎?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蘇憐氣憤極了。

“我只不過是請她去我家裡喝杯咖啡,吃點甜點。再者說了,也是她自願跟我走的,我又沒有綁架她。”冷顏放下了筆,背靠在辦公椅上。

“你這個混蛋,你到底想幹嗎?我要告你綁架。”蘇憐眼睛瞪得老大,盯著冷顏。

“綁架?請問蘇小姐是哪隻眼睛看到我綁架貴千金了?”冷顏只不過是經過羅雲和蘇憐的婚禮現場,誰知道洛洛那丫頭看到了他居然不肯挪開腳步了。而這一呆,就讓冷顏讓人把她接回家玩一下了,這也是想趁機報復下蘇憐,讓她感受下找不到的感覺。

“冷顏,我求求你,把洛洛還給我行不行?就當我求求你了。”蘇憐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了。

冷顏看著蘇憐這樣,心不禁也疼了下,“給你可以,但是你也得看你家千金是否願意跟你回去了。”

“什,什麼?洛洛肯定願意跟我回去的,難道你把她關起來了?還是對她做了什麼?”蘇憐有點害怕,她不知道冷顏是否清楚洛洛是不是他的孩子,她也不知道冷顏為什麼帶走洛洛。

“關?我怎麼可能做那種犯法的事,要不這樣,我打個電話給你家千金,徵詢下意見?”冷顏說完便按了幾個數字,打回了住所。

“蘭姨,讓那丫頭接電話。”

蘇憐接過了冷顏遞過來的手機,只聽手機里傳來了洛洛的喊聲,“啊,啊,我不要,我不要,我不……”

蘇憐聽到女兒在大喊著,沒有再聽下去,“冷顏,你到底對洛洛做了什麼?為什麼她大喊大叫的,你做了什麼?”蘇憐崩潰了。

“怎麼可能?我只不過是讓她去我家裡參觀下而已,他們怎麼可能對她做什麼?”冷顏最討厭被人誤會了。

“冷顏,我求求你,你有什麼火發我身上好嗎?孩子是無辜的,洛洛可是你的孩子啊,你千萬不要傷害她。”蘇憐抓著冷顏的手,哭著說。

“你說什麼?我的孩子?你當年不是只生了一個男孩嗎?”冷顏錯愕地問著。

“洛洛真的是你的孩子,我不該存有私心隱瞞你,把她留在我身邊,我懷的是雙胞胎。你帶我去找洛洛,好不好?我求求你了。”蘇憐哭得撕心裂肺,洛洛從小到大都沒離開過她的身邊,她一分鐘都忍受不了母女分離。

蘇憐哭著哭著,便暈了過去。

“蘇憐,你給我說清楚,說清楚啊。”冷顏搖晃著蘇憐,可是蘇憐由於這幾天都吃不好,睡不好,加上剛才的大運動跑,人已經虛脫得暈了過去。

蘇憐悠悠醒了過來,發現她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人騰地從床上坐了起來,“洛洛,洛洛。你在哪裡?”蘇憐呼喊著她的女兒。

“媽媽,媽媽,我在這裡呢,怎麼了?”

“你嚇死媽媽了,我不是跟你說不能跟那個人走嗎?你怎麼跟他走了,他們有沒有傷害你?”蘇憐緊張地把女兒從頭到腳檢查了一遍。

“媽媽,我沒事啊,在這裡可好玩了,有後花園、鞦韆、小動物,還有許許多多我從來都沒見過的東西呢。這裡的房子比我們家大好幾倍,還有蘭奶奶,對我可好了。”

“蘭奶奶?”

“蘇小姐,好久不見。”蘭姨打開了門,能再見到蘇憐,她也是很開心。

“蘭姨?”蘇憐看著眼前慈祥的老婦人。

“對呀,蘇小姐就是我。”

“蘭姨,我怎麼會在這裡?這裡是哪裡?”

“這是冷家啊,你暈倒了,先生把你送回來的。”

“冷?冷顏把我送回來的?”蘇憐一臉錯愕。

“是啊,我看到先生把你抱進來,我都嚇壞了,我以為你怎麼了呢?幸好沒事,而且還是好事。”蘭姨喜滋滋地說著。

“好事?什麼好事?”蘇憐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都整糊塗了。

“是啊,好事呢。你呀,懷孕了。”

“什麼?懷孕?蘭姨你開玩笑嗎?”這幾年,她從來都是潔身自愛,除了那一次跟冷顏有過肌膚之親,根本就沒有再讓男人近她的身啊,難道?

不會吧?不,不可能,馮總怎麼可能會對她做這種事?那她怎麼會懷孕呢?

“蘭姨,既然沒什麼事,我就先帶洛洛回去了,不在這裡麻煩你了。”蘇憐想著趕緊打退堂鼓,要是被冷顏逮住了,不光是她,連洛洛也走不了了。

“蘇小姐,你要去哪兒啊,你現在身子虛弱,還得休息下呢。”蘭姨害怕蘇憐出差錯,她可不想犯當年的錯。

“沒事了,蘭姨,你看我不挺好的。”蘇憐為了驗證她身體好了,還下床走了幾步。

“洛洛,跟蘭奶奶說再見,我們回去吧。”蘇憐拉著洛洛便想出門,可一到門口,一個黑壓壓的身影便把弱小的蘇憐擋住了。

 

“你?這是準備去哪裡?”冷顏擺著臉說。

“我,我,我……”蘇憐把洛洛擋在身後,連連退了好幾步。

“你確定不用把事情說清楚了再走嗎?”冷顏繼續追問著。

“什,什麼事情?”不知道為什麼,蘇憐對於冷顏有一種深深的恐懼感,也許是因為她私自留下孩子讓她心虛。

“你確定不知道嗎?”冷顏看著蘇憐,這女人可真會裝糊塗。

“我,我不知道。”蘇憐還是裝糊塗。

“難道你就不想給我解釋解釋這個孩子的來歷嗎?”冷顏對著蘇憐的耳朵淡淡說著,儘管語氣極輕,但還是震到了蘇憐。

“我,我沒什麼好說的,洛洛是我的孩子,對於誰我也不用解釋。”

“哦?是嗎?”冷顏看著蘇憐,讓蘇憐有些心虛。

“既然這樣,那你就一直住在這裡,等到你想清楚了,我再放你們回去吧。”

“真的嗎?冷叔叔,我們真的可以住在這裡嗎?”小丫頭還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

“對呀,小洛洛,你待在這裡,東西你都可以吃,可以玩,還會有一個哥哥跟你玩,你看這樣好嗎?”冷顏覺得小孩子好哄多了,最起碼她不討厭他,而且他也已經通過親子鑑定,證明洛洛就是他的孩子。他也打電話去跟遠在美國的慕念確認過了,只是他還在等蘇憐給他一個解釋。

“好耶,好耶,太好了。”洛洛高興地在房間裡亂蹦。

蘇憐的額頭上冒了三條黑線,這個丫頭,重爸輕母,怎麼說她才是從小把她養大的母親呀。

“蘭姨,好好伺候蘇憐。”冷顏說完,轉身出門。

“冷顏,你不能這麼對我,你這是犯法的,限制人身自由。”蘇憐對著冷顏的背影喊道,可是冷顏裝作沒聽見一樣,頭也不回地走了。

“媽媽,呆這裡不好嗎?再說了冷叔叔對我也不壞啊,為什麼你那麼怕他呢?”

“洛洛乖,你先出去玩,你媽媽身體不舒服,讓她休息下好嗎?”蘭姨知道蘇憐的難處,小孩子怎麼會懂呢。

“好的,蘭奶奶。”

“蘇小姐,你別想太多了,其實冷先生這人不壞的,只是他不喜歡笑,他也有自己的苦衷。你就暫時住下吧,再說了有我伺候你呢,咱們多年沒見,你住下來,我們好好聊聊這幾年發生的事不好嗎?”蘭姨為了安定蘇憐的心,便用她這張老臉皮來壓住蘇憐。她看得出來,先生是喜歡蘇小姐的,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而不表達出來。

“蘭姨,我。”蘇憐還想說什麼,但是她覺得再說什麼好像也無濟於事了。她知道冷顏的性格,從來是獨斷的,就像當年他說要抱走孩子就馬上抱走。像他這種有錢人的孩子,就認為只要是錢能解決的事情都不是事情。

“好了,你別多想了,我去煮點東西給你吃,你好好休息下。”蘭姨說完,便出了門。

蘇憐坐在床上,頭開始疼起來。怎麼辦?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種地步,不管她怎麼躲,還是躲不過冷顏。羅雲!蘇憐突然想到了羅雲,她想她該給他一個解釋。

“羅雲,是我。”蘇憐用座機給羅雲打了電話。

“蘇憐,你去哪裡了?發生了什麼事?你沒事吧?”電話那邊傳來了羅雲著急的聲音,蘇憐的心好疼。

“我沒事,對不起,我再一次做了落跑者。”蘇憐說著,眼淚滴了下來。

“沒,沒事的,我知道,你自始至終不屬於我。”羅雲突然發現,他一再的堅持也許在蘇憐懷上冷顏的孩子之後,就該結束了。

“羅雲,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蘇憐咬著嘴唇,盡量讓哭聲不發出來。

“蘇憐,沒事的,我不怪你,只要你能幸福,我也就心滿意足了,不管你以後怎麼樣,只要你需要我,我隨時都會在你身邊。我只求你不要再一聲不吭的消失在我的世界裡好嗎?”羅雲害怕極了,害怕蘇憐像當年那樣憑空消失。

而另外一個房間,冷顏拿著電話,聽著兩個人的談話,青筋都要爆了。蘇憐啊蘇憐,對於別的男人你就能夠這樣梨花帶雨,對於我,你怎麼跟帶刺的玫瑰一樣。你想要跟我鬥是嗎?好啊,我自然有本事讓你求我讓你留下來。

而蘇憐的這一鬧,自然是滿城風雨人盡皆知。報紙上什麼標題都有了,“無名女子,身穿婚紗向楚贏集團總裁求婚”“楚贏集團總裁的地下情人現身”“楚贏集團總和杜氏家族的婚約取消”各式各樣的新聞報導滿天飛。

“乾爹,你看,原來阿顏都有未婚妻了,你還讓我去跟他結婚,那我算什麼嘛?”杜蒙撒著嬌說。哼,讓她杜蒙做小三,她才不願意呢,追她的人多了去了。雖然冷顏是長得帥又多金,可和別的女人共侍一夫,憑她杜大小姐的姿色,根本不需要。

“那是你沒本事,一個男人都看不好。”五爺也生氣地說著,這個冷顏原來背地裡給我來這麼一軍。難怪他介紹的各個豪門千金都拒絕,連他的干女兒,他也不放在眼裡。好啊,冷顏,既然你不想受我控制,那麼我就會讓你一無所有。

而這邊頭疼的是蘇憐,每天除了花園裡能活動,哪裡也去不了,這種感覺就跟八年前一樣,之前她也是懷著孕,只是當初是她和蘭姨住著,而現在身邊卻多了冷顏這個人。蘇憐一心只想著怎麼逃出去,卻忘記了她還有一個孩子在冷顏的手上。

當蘇憐準備回房的時候,正面碰上了冷易。她的兒子,冷易警惕地看著蘇憐,這女人是誰?為什麼在他家裡?為什麼一直盯著他看?從小沒有母愛的冷易,怎麼會清楚母親是什麼?母親是何等物種。

“小少爺,小少爺,哎呀,你怎麼出來了,鋼琴老師在裡面等著你呢。”蘭姨的聲音打破了蘇憐和冷易的僵局。

“蘭姨,你叫他什麼?小少爺?難道他是我的?”蘇憐從來沒有想過,冷顏會讓她見到她只見過一眼的兒子。

“蘇,蘇小姐,是啊。”蘭姨支支吾吾地說著,她害怕多說話,冷顏又會怪罪。

蘇憐輕踩著步伐,走到冷易跟前,蹲了下來,手輕輕撫摸著冷易的臉蛋。而冷易對於這忽然的親近,覺得很是反感,猛地轉身就回了屋。

“蘭姨,他……”

“小少爺,從抱回來就是我在帶的,我也從不敢在他的面前提起你,也不知道先生是怎麼跟他說的。小少爺其實很乖的,只是先生對他的要求很嚴格,像他這個年紀,其實很多孩子還是很天真的。可是小少爺已經連初中的奧數都會了,鋼琴也過了好幾級了。哎,我很少看到小少爺笑的。所以,蘇小姐,就算是為了小少爺你也該留在冷家啊。”

聽著蘭姨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蘇憐的心更加疼了。是她對不起他,如果當初不是她,她的孩子也不會變成這樣。洛洛和冷易的性格差那麼多,如果是她從小一起帶大的,兩個人肯定都是一樣的。

想到這點,蘇憐更加憎恨冷顏了。但她也怪自己,如果當初不是她收了冷顏的錢,她也不會走上這條路,她到底該怎麼辦?才能夠讓冷易恢復孩子本該有的天真活潑。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四)

您可能也會喜歡…

1 個回應

  1. 3 8 月, 2020

    […]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三) […]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