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二)

 

幾年後,某個城市老舊的房子裡。

“蘇洛,你又乾了什麼?”蘇憐好看的眉毛又揪在了一起。

“媽媽,我錯了,求你別生氣了,你再生氣,就又要變老了,也要有皺紋了。”

對於眼前這個小人兒,蘇憐是又愛又恨。她這麼一個高材生,她實在想不出她怎麼能夠生出這麼一個笨孩子呢?

“你看看,你這次又不及格了,這是第幾次你老師跟我投訴了。一個女孩子家,成天沒女孩子的樣子,淨跟那些男孩子混在一起,不是打籃球,就是踢足球,你就不能淑女點嗎?”蘇憐從來沒想過做了媽媽的她變得這麼囉嗦。

“媽媽,我知道錯了,以後不敢了。”小丫頭一邊委屈地說著,一邊要開啟眼淚攻勢了。

“你,你讓我怎麼說你……”蘇憐又要開始唐僧念經,幸好來了一個電話救了蘇洛。

“餵,馮總,好,好的,晚上我一定不遲到。”蘇憐放下了手機,嘆了口氣,自從她在美國生完孩子,一年前才回到了她生活的城市。

在美國經濟的壓力讓她喘不過氣來,原以為回國會好點,可是消費還是讓她頭疼。這些應酬她是最反感的,可想到讓孩子和母親過上好的日子,她只能硬著頭皮去面對那些一身肥油的禿頭老闆。如果不去,她的工作就不保了。

蘇憐用冷顏給的錢,勉強在美國修完了功課,才能回國找到現在這份薪資還算不錯的工作。工作是很輕鬆,可是就是有時要陪老闆去應酬,只有應酬才能得到一筆豐厚的獎金。想到那疊厚厚的紅票票,蘇憐還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對,只有這樣,才能夠好好地活下去,才不會枉費她私心留下了這個孩子。

“媽,我晚上得去公司加班,洛洛你看下啊。”蘇憐看著依舊年輕的母親,幸好那場病沒有給她留下什麼後患。

“好,你去吧,我會看著的,早點回來。”蘇母的聲音從廚房里傳了出來。對於這個女兒,她是虧欠的,如果不是她執意要跟那麼一個男人,也不會毀了她的一生。雖然女兒沒有說醫治她的那些錢和這個外孫女是哪裡來的,但是蘇母知道蘇憐必然有她的苦衷。

蘇憐打了下女兒的屁股,便轉身進房化妝去了。看著衣櫃裡那低胸的禮服,蘇憐皺了下眉頭,這不是她的風格。平時她都是黑色白色的職業裙裝,從來不會穿超過膝蓋的短裙。可有時的應酬,也只能讓她備一兩件臨時應付的低胸裙。

踩著12CM的高跟鞋,蘇憐從出租車上下來了,手機跟催命符似的又響了起來。

“我說蘇憐,你是到了沒有,怎麼那麼慢啊,蝸牛嗎?”

“馮總,我到了,在樓下,馬上上去了。”

“快點啊,在八樓。”

蘇憐掛了電話,對於這個老闆她是真的沒轍。每次有應酬都要喊她,幸虧有十分豐厚的獎金,不然她是絕對不會出來的。為什麼越在這個社會混,會越來越身不由己呢。

蘇憐朝黑夜裡走去,金碧輝煌的酒店,點綴了這個黑夜。酒店八樓,蘇憐一進場,一陣夾雜著各大品牌的香水味兒撲鼻而來。偌大的會場裡,衣香鬢影,五光十色,金碧輝煌,男女交錯。一看便知是上流社會的交際晚宴。

“哎喲,我的姑奶奶耶,你終於來了。”馮總轉身便看到蘇憐呆滯地站在大門口,快速地朝她走過去。馮總的眼神裡閃過了一絲驚艷,今晚的蘇憐可真漂亮。

“馮總。”蘇憐淡淡笑著,對於這個老闆,要不是可以給她不菲的工資,她才不願意留在這邊受這些烏煙瘴氣的熏陶。

“小蘇,你今晚可真是美麗動人啊。”馮總藉著話,順勢在蘇憐的腰上摸了一把,“小蘇,晚上可是個大工程,只要你好好表現,我們簽約成功,獎金肯定少不了你的。來,把這杯酒喝了,預祝我們簽約成功。”馮總的嘴角笑出了一抹深意。

蘇憐看著手裡的酒杯,有些躊躇,這還沒開始,就喝上了,一會兒醉了怎麼辦?

“小蘇,你怕什麼呢?這麼一杯會醉嗎?聽說你的酒量很不錯的,先慶祝我們成功不可以嗎?你別忘了你的獎金哦。”

蘇憐搖了搖頭,沒有遲疑,舉著酒杯和馮總碰杯一飲而盡。

馮總盯著蘇憐的酒杯一滴不剩,嘴角抹過了一絲輕笑。

“咳。”由於喝得有些快,酒的辣勁讓蘇憐蹌到了。

“小蘇,你沒事吧。”馮總還想藉此拍下蘇憐的肩膀,還沒等他動手,會場里便安靜了下來。

“呀,好帥啊,不知道結婚了沒有……”

“管他結婚沒有,要是能當他的小老婆也好啊,”

“聽說了沒有,這可是冷家少爺呢,人如其名呀,果然冷冷的,但是真的好帥呀。”一大群花痴盯著入場的冷顏,那口水都快把冷顏淹死了。

“哎喲,冷總,真是三生有幸見到你,久仰你的大名。”馮總一副諂媚的樣子,硬生生地拉著蘇憐站到了冷顏的面前。蘇憐差點倒在了冷顏的身上,不知道的以為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呢。

“小蘇,這是冷總,楚贏集團的總裁。”

蘇憐抬起了頭,看著眼前跟冰山一樣的男子,楚贏集團?這個市最大的集團?富可敵國,翻雲覆雨,隻手遮天的楚贏集團?想不到總裁是這麼的年輕,只怕是紈絝子弟,啃老族吧。

“小蘇,小蘇。”馮總在一邊推著發呆的蘇憐。

“啊,馮總,什麼事?”

“蘇小姐要這麼的垂涎我的美色嗎?”

蘇憐聽到了這個聲音,甚至,還有些許熟悉感,不禁瞪大了瞳孔,怎麼會?難道是他?

“你成年了麼?”遙遠、陌生,卻又彷佛在哪裡聽過那般。

這嗓音,和記憶裡的某個聲音重疊起來,讓蘇憐的心臟猛然跳漏了一拍!不不,這怎麼可能。她猛甩頭,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巧的事,是她想太多了。

“楚贏集團的冷總?”

“是啊,難道小蘇你沒聽說過嗎?”

蘇憐忽然有些心慌,早就听聞過,在C市得罪神得罪鬼,千萬不要得罪楚贏集團的人。她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這麼有來頭,蘇憐情不自禁地垂下了眸子,看了一眼腳下的高跟鞋。方才還以為是她孩子的父親,幸虧不是。蘇憐背脊升起一股寒意,整個人暈乎乎地倒向了眼前的人。

808房間。

“先生,您今晚真的不回去嗎?五爺說杜小姐晚上會過來,請您務必回去一趟……”阿六跟在冷顏的身後,對於這個主子他也是有點怕的,向來他決定的事情,就算是天塌下來也改變不了他。

阿六退出了門口,把房門關上,鬆了口氣。他還要回去跟那一幫老骨頭交代呢,又得費盡腦細胞的想藉口了。

奢華的總統套房裡,回歸一片寂靜。鼻中聞到一股似是熟悉卻又久遠的清香……這清香夾雜著酒氣,讓冷顏微微皺起眉頭。這香氣,是什麼時候,他在什麼地方聞到過?

“啪嗒”,他打開燈。沙發上,躺著個女人,一個醉酒的女人,她穿著黑色低胸晚禮服,雪白的肌膚大半袒露在外。凹凸有致的軀體,被禮服包裹著,香艷又誘人。

冷顏挑眉,想起來了,這個女人他認識。八年前為了錢而爬上他床的女人,而給他生完一個孩子後,就消失在中國13億人口之中。而他人人沉迷的聲音,她居然沒認出來。冷顏的目光盯著蘇憐白皙修長的大腿,緩緩地朝沙發上的可人兒走去。

“羅雲,對不起。”蘇憐呢喃著叫著她初戀的名字。

冷顏把手掌捏得咯咯響,這個女人已經是他的囊中物了,居然又在他面前叫別的男人的名字。

“熱,好熱,水。”冷顏不禁冷笑了下,呵,這次可又是你自個兒送上門的。蘇憐只覺得一個百來斤的重物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她想要推開他,可是又不捨得放開他。

第二天,當蘇憐醒來的時候,看到了她身上這兒紅那兒紫的。這,怎麼回事?昨晚發生了什麼?怎麼她會在這裡,而且一件衣服都沒有穿?明明昨晚是在喝酒,而且見到了一個讓她覺得熟悉的人,怎麼現在變成了在床上,難道昨晚馮總對她?天,不會吧?

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蘇憐的幻想。

“小蘇啊,我跟你說,我們的合約簽啦,而且是一年的呢。我們明年公司就要發財啦,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來上班啊,我的小財神。”

蘇憐一臉懵逼,這是怎麼了?這一大早奇怪的事情這麼多。管他呢,有的放假還有工資拿,還不好?

蘇憐穿了放在床邊休閒的衣服,現在的酒店服務可真周到,連她穿多大的衣服都知道。哈,白白賺了一身衣服,蘇憐想著,帶著發酸的身體回家去了。

“阿六,去幫我查下這個女人住在哪裡?和什麼人住在一起。”冷顏拿出了昨晚給蘇憐拍的照片,自然是把那誘人的樣子給去除掉了。

“是,先生。”

望著樓外的人,冷顏笑了。呵,兔子永遠逃不出大灰狼的手掌心。

蘇憐難得放假,便帶著蘇洛和蘇母去街上購物了。而蘇憐卻不知道,有人跟在她們背後,照相機“咔擦咔擦”地拍著。當蘇憐帶著孩子走到了一家新開的叫“回憶”的咖啡廳時,店裡的一個人深深映入了蘇憐的眼睛裡。

“羅雲。”蘇憐念著這個每日每夜都讓她想念的人,而羅雲正好也抬眼看到了蘇憐。

“蘇憐,是你嗎?”羅雲輕輕問著。

這一問便把蘇憐的眼淚問了出來,蘇母一看,便把孩子帶到了別的地方去玩。

“你好嗎?”一語封喉,蘇憐一句話也回答不上來了,只有眼淚在眼眶裡打滾,而蘇憐和羅雲在一起的照片也被拍了去。

“啪”一聲響,冷顏把照片扔在了桌子上,照片裡的羅雲用手幫蘇憐擦著眼淚。這個女人,才多久的時間,居然和別的男人生了孩子了,我還以為她有多清高呢,看來也是裝的。

推算下那孩子的年齡,跟易兒也差不了多少。蘇憐你是有多不甘寂寞,這才給我生了個兒子,便又爬上了別人的床。昨晚還在我身下嬌喘連連,今天卻投入別人的懷中,看來我真是小看了你。

“小林,你進來下。”冷顏叫了秘書,蘇憐你既然這麼水性楊花,那麼我就讓你在C市混不下去。

而當蘇憐和昔日無緣情人敘舊的時候,老闆的電話又來了。

“小蘇,你是怎麼回事?昨天對冷總說什麼了?他怎麼說昨晚的簽約有點問題,你快點給我打個電話去道歉,我把電話發到你微信,要是這個大客戶給我搞沒了,你也別在我公司上班了。”馮總大喇叭的聲音震得蘇憐的耳膜都要破了,這早上還把她捧上天呢,怎麼才過沒一會兒又給她打入十八層地獄了,這男人真是奇怪。

蘇憐盯著馮總發的號碼,這打還是不打?打了羅雲在這兒呢,不打,工作就要沒了。還是打吧,她避開了羅雲,藉口說要去洗手間。

電話嘟了很久,對方才接起來。

“餵,您好,冷總,我是XX公司的小蘇,昨晚我們見過面,您記得我吧?”蘇憐盡量心平氣和地說。

“小蘇?哪位?”冷顏裝著糊塗,他怎麼會不記得,只是看蘇憐怎麼讓他回憶。

 

“冷,冷總,您不記得我了嗎?昨晚我和我們馮總才跟您喝過酒呢?”怎麼這個男人記性那麼差,見面都還沒過二十四小時就忘記了,蘇憐嘟囔著。

“抱歉,我真的不記得你是哪位,每天從我身邊過的人很多,如果你想讓我印象深刻,那就來我公司找我。”還沒等蘇憐回應,冷顏便掛斷了電話。

“這什麼男人,陰陽怪氣的,是腦袋有問題嗎?”蘇憐碎碎念著。這才跟羅雲碰面,話還沒說完,就又要走了,真是氣人。

蘇憐出去跟羅雲道別,互留了聯繫方式,跟蘇母打了聲招呼,便火速前往冷顏公司。到達目的地,蘇憐望著跟天都快連接在一起的大樓,不禁有點暈,看到大樓裡那些女的都穿得火辣十足,再看看自個兒身上穿的運動套裝,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算了,只不過過來談事情的,又不是他們公司的員工,豁出去了。”

蘇憐蹬著帆布鞋,進了大樓。問了員工,搭著電梯到了大樓的頂層。

“這什麼公司,連見個人都要過五關斬六將,真是麻煩。”蘇憐抱怨著,一向喜歡簡單直接的她受不了這些禮數。

“您好,冷總。”蘇憐看著靠背椅上的人,客套地敷衍著。

冷顏抬起好看的臉盯著蘇憐,這女人可真是為了錢,叫她做什麼都願意呢。

“你是誰?”冷顏還是賣著關子。

“冷總,你真不記得我了,昨晚的晚會上,我站在你面前。”蘇憐費勁心思地讓冷顏恢復記憶。

“哦,是你啊,什麼事?”冷顏裝著想起了她。

“您昨天不是答應我們馮總簽約了嗎?這合約是哪一塊出問題了呢?我過來跟您洽談下。”蘇憐可不想為了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而丟失了她辛辛苦苦的血汗錢。這些富二代,從來不知道我們農民工掙一分錢有多辛苦。

“合約沒問題。”

“什麼?沒問題?”蘇憐驚訝地說著,那這馮總是把她當猴耍嗎?

“是,沒問題。”冷顏又重複了一句。

“那如果是這樣,那我就告辭了,不好意思,打擾您了。”蘇憐準備打退堂鼓了,她可不想跟這麼一座冰山呆一起,這六月天跟十月天下飛雪一樣。

“蘇小姐這麼快就要走了?我們不敘敘舊?”不知道為什麼聽到蘇憐要走,冷顏心口不一的想要把她留下來。這個女人怎麼能笨到這種地步,為了她,他守身如玉,家裡那些老頭介紹的各豪門千金,他都看不上眼。是什麼時候開始迷戀於這個女人的?是從第一次見面?還是從看她為別的男人哭泣?

“敘舊?冷總,我們認識嗎?”蘇憐還一副呆萌樣,這可是要惹怒了冷顏。剛還是他不記得她,現在換成蘇憐不記得他了。

“不認識麼?”冷顏起身靠近了蘇憐,這讓蘇憐退了好幾步。這個男人為何是如此的陌生又如此的熟悉,到底是在哪裡見過他?

“第一次嗎?”冷顏帶著曖昧的氣息撲在了蘇憐的耳朵裡,讓蘇憐打了一個冷戰,瞳孔放大好幾倍。這聲音她怎麼會忘記,這個人她怎麼會不記得呢?

“你。”蘇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轉身向門口跑去,落荒而逃。她早該想到的,她怎麼會那麼大意。

冷顏看著奪門而出的蘇憐,輕笑了一聲,遊戲才剛開始,蘇憐。

蘇憐一口氣跑到了樓下,該來的始終是來了。她是不是要逃離這裡,帶著蘇母和洛洛搬離這裡,要是被他發現了,她還留著一個孩子,他一定會把她從她身邊搶走的,對,回家搬家。

蘇憐一邊想著,一邊打電話給蘇母,“媽,趕緊收拾行李,我們離開C市,快,我一會兒就到家了。”

“小憐,你是怎麼了?這我們剛回來的,怎麼又要走了?”蘇母還沒說完,蘇憐已經把電話掛掉了。

被嚇得不輕的蘇憐回到了家,毫無目的地收拾著那些衣物。

“小憐,這是怎麼回事?我們不是住得好好的,而且洛洛也才剛習慣這邊的生活,你再換不怕她學習又跟不上了。”蘇母不緊不慢地說著。

“媽,你就別問那麼多了,我們換個地方生活好嗎?”蘇憐遇到冷顏就跟見到魔鬼似的,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如此害怕。就在蘇憐熱火朝天地收拾著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蘇憐,有空嗎?晚上我們一起吃飯……”是羅雲。

蘇憐像握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有,有,我有空,晚上在哪裡見面?”

羅雲報了地址,蘇憐停下了收拾的手,換了身衣服準備出門。蘇母在一旁愣著,這孩子是怎麼了?

蘇憐比羅雲更早到餐廳,等待是最難熬的。一看到羅雲,蘇憐還沒等羅雲坐下,便說:“羅雲,幫幫我,快救救我。”

羅雲一頭霧水,“蘇憐,你怎麼了,有事慢慢說。”

蘇憐把和冷顏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羅雲。

“羅雲,求你假裝跟我結婚了,這樣那個變態才不會搶走我的孩子。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以前我對不起你,現在還要麻煩你。”蘇憐說著眼淚掉了下來,她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了,才出此下策。

“蘇憐,你冷靜點,我幫是可以幫你,可是這也不是長久之計,你就沒打算說開了嗎?你不管躲到哪裡去,憑他冷家的勢力要找到你是很容易的,你一直這樣逃避也沒用啊。”

“羅雲,難道你就忍心看我的孩子被他奪去嗎?我再怎麼鬥也鬥不過他啊。”蘇憐無可奈何。

“要不先這樣吧,我先假扮你老公,看他有什麼動作,如果沒有的話,你就別擔心了。”

“謝謝你,羅雲,今生欠你的,我來世再報答你。”蘇憐的心安了不少,只要能讓那魔鬼不搶她的孩子,讓她上刀山下火海,她都願意。

蘇憐開始魂不守舍,總是擔心冷顏派人隨時會出現在她的面前,像八年前一樣從她的懷裡把洛洛搶走。蘇憐怕得連家門都不敢出了。

叮咚,門鈴響起,蘇憐反射性地抱著洛洛。

“阿姨,蘇憐在家嗎?”聽到來人是羅雲,蘇憐才鬆了防線。

“蘇憐,我打你電話怎麼沒接呢?”羅雲看著心神不寧的蘇憐,心疼著。如果當年他有足夠的錢,那蘇憐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子了。

“我帶你和洛洛出去走走吧,一直關在家裡也不好。”

“羅叔叔,你要帶我出去玩嗎?我都好久沒出去了,從放暑假開始,媽媽都不帶我去玩。”

“對,叔叔帶你出去玩,去遊樂場好不好?”羅雲是打心底疼這個孩子,儘管她是別人的孩子。

“好耶,媽媽,媽媽我們出去玩吧,我都快悶死了。”洛洛拉著蘇憐的手,蘇憐看著大小兩人的乞求樣,雖然還有點擔心,但是還是答應了。出了門,蘇憐像防賊似的左右張望,羅雲想讓她安心,便順其自然的把手搭在了蘇憐的肩膀上拍了拍。

而好死不死,找了蘇憐很多天的冷顏,居然也出現在了大街上。冷顏看著搭在蘇憐肩膀上羅雲的手,便打開車門,大步走向了蘇憐,把蘇憐從羅雲的手里拉了過來。蘇憐看到了冷顏,頓時哆嗦了起來。

“你,你幹什麼?放開我。”

冷顏居高臨下地看著蘇憐,一聲不吭。

“你快放開蘇憐,你想怎麼樣?”羅雲在一旁也激動了起來。

“放開我,你弄疼我了。”蘇憐想要掙脫冷顏的手,可他的力氣大得嚇人。

蘇憐抬眼看到冷顏盯著洛洛看,便張嘴咬了冷顏的手。冷顏吃痛地放開了蘇憐的手,這女人怎麼那麼狠毒,對別人是梨花帶雨,對他卻是這般惡毒。

“冷總,你想要幹什麼?我們只不過是見了幾次面而已。”蘇憐像刺猬般的圍在了洛洛的跟前,生怕冷顏隨時把洛洛強行帶走。像他這麼霸道的人,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哦,是嗎?見了幾次面?”冷顏甩了甩發痛的手,冷酷地看著蘇憐。

“不然呢,你跟我們馮總的生意,我已經不插手了。我已經辭職了,已經不是馮總的員工了,而且我也沒有跟你熟到能在街上打招呼。”

“冷先生,如果你沒有其他什麼事,我們就要告辭了。”羅雲也在一邊幫蘇憐脫身。

冷顏掃射性地盯著羅雲,這個男人難道就是她的相好?

“請問你用什麼身份跟我說話呢?”

“他,他是我的老公,孩子的父親,這個身份夠了嗎?”蘇憐搶在了羅雲之前說了話,羅雲見蘇憐解釋了,便不再吭聲。

“老公啊……”冷顏把話咬得很重,“那請問蘇小姐,你夫婿知道你為了錢而爬上一個陌生男人的床嗎?知道你為了別人生了一個孩子嗎?”冷顏步步緊逼著蘇憐,讓蘇憐回想起了那一段不快樂的記憶。

“冷先生,請你放尊重點,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我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罷,請你放尊重點。”羅雲擋在了蘇憐的眼前。

“呵,很有男人風度嘛?這麼擔當。”冷顏的眼睛都要噴出火了,他不知道為什麼聽到羅雲的話,胸口一股燃燒的火。

“媽媽,這個帥叔叔是誰啊,你們認識他嗎?”洛洛在一邊犯著花痴。

蘇憐也是服了這麼一個女兒了,怎麼沒有一點像她的。她怎麼可能不認識他呢,他可是給她生命的人。

“不,不認識,洛洛,走,我們回家。”蘇憐著急地拉著洛洛的手,飛奔起來。她害怕冷顏從她手裡把洛洛搶了去。而羅雲也禮貌性的跟冷顏辭別,跟在了她們母女身後。

冷顏盯著三人離去的方向,臉抽動著。蘇憐,你就這麼怕我嗎?到底你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蘇憐跑得氣喘吁籲,拐了六七條街,才停了下來。

“媽媽,我們是在玩躲貓貓嗎?”洛洛稚嫩的聲音從一邊傳來。

“玩什麼躲貓貓,那個是個大壞蛋,專門抱小孩子的,所以我們得遠離他。以後你遇到這個人,一定要閃開知道嗎?”蘇憐喘著氣說。

“可是,那叔叔除了兇一點,我覺得沒什麼問題啊,而且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帥的人呢?羅雲叔叔雖然也很帥,但是都比不上他呢。”洛洛天真地說。

“總之,你一定要遠離他,你知道嗎?他其實是……”蘇憐看到隨後的羅雲,就閉上了嘴,沒有再說下去,三人一起去了餐廳。

羅雲故意支開洛洛到兒童遊樂園玩,他必須和蘇憐談談。

“蘇憐,難道你就要這麼躲下去嗎?今天我是幫了你了,可這瞞得了一時,怎麼瞞得了一世,以冷顏家在C市的勢力,知道洛洛是他的孩子,那是遲早的事。”

蘇憐的心很亂,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她以前從來都不知道找她代孕的人居然會是冷顏。如果知道的話,她寧願在美國當乞丐,也不願意回到這個他掌控的城市。

“那你告訴我該怎麼辦?搬離這個城市嗎?現在他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不管我走到哪裡他一定都會想盡一切辦法找到我的。就算我不跟他在一起,他也一定會把洛洛帶回去的,他怎麼會容忍他的孩子流落在外。”

蘇憐害怕得哭了起來,她從來不是個軟弱的人,可是孩子卻是她的軟肋。當初他抱走了另外一個孩子,直到現在她還在想念她那個無緣的孩子。

“蘇憐,要不我們結婚吧,真正的結婚,而不是這樣子的冒充。我不在乎你為誰生過孩子,我也不在乎你以前做了什麼?你知道,我是愛你的,這麼多年,我一直在找你,我到處找你,可是都找不到,直到開了一家咖啡店,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那家店也是為你而開,你不用去上班了,就在店裡做老闆娘好嗎?”

羅雲握著蘇憐的手。蘇憐沒想到羅雲為了她而犧牲了那麼多,而現在他居然跟她求婚了,雖然她有想過找羅雲當替身,可這樣會不會給他惹來麻煩。

“羅雲,你讓我考慮下好嗎?這個事情真的太突然了,我要想想怎麼樣才能跟冷顏擺脫關係。”

如果蘇憐沒有為冷顏生了一個孩子,她一定會當場答應羅雲的。可現在的事情好複雜,她害怕,害怕冷顏那種冷酷無情的人會傷及無辜。

“蘇憐,你還在猶豫什麼呢?只要我們結婚了,冷顏他就沒辦法了,而且他也還不知道洛洛是他的孩子不是嗎?難道你要等他發現了,你才去補救嗎?難道你承受得住洛洛離開你身邊嗎?我會把洛洛當成親生女兒對待的。”羅雲幾乎是用乞求,求著蘇憐嫁給他。從小到大,他什麼事情都可以為蘇憐做,甚至現在,她帶著別人的孩子嫁給他也願意。

“羅雲,你讓我想一個晚上,好嗎?明天,明天我給你答复。”

“可是,你……”羅雲還想說什麼,洛洛卻跑了過來,他也就停止了話題。

“媽媽,我好熱呀,有點冰淇淋嗎?我要吃冰淇淋,”洛洛歡呼著。

“好,好,我給你買冰淇淋,看你滿頭大汗。”蘇憐看著旁邊滿臉是汗的女兒,心裡不禁疼了起來。

到底該怎麼辦呢?真的答應羅雲的求婚嗎?可是如果不答應,冷顏知道洛洛是他的孩子後,他會不會再一次從她的身邊搶走她。

蘇憐此刻是欲哭無淚,那種感覺就像當年她到處借錢,而沒有人幫助她。這種無助彷彿回到了八年前。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三)

 

您可能也會喜歡…

2 個回應

  1. 4 8 月, 2020

    […]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二) […]

  2. 5 8 月, 2020

    […]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二) […]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