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

蘇憐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看著刺眼的手術燈和戴著口罩面無表情的醫生。醫生拿著長長的導管,伸進了她身體裡的”子” “宮”。

“推精:   進入。”醫生不緊不慢地說著。

“慢一點,小心。很好,到達” 子”宮了,順利著床。”蘇憐聽完醫生的話,不禁百感交集。

二十歲的她,本該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卻走上了最不堪的路——代孕。而那個讓她代孕的男人卻是她素未謀面的,她甚至不知道對方高、矮、瘦、胖、英俊或者醜陋。她只知道他有錢,很有錢。

對方說了,只要生的是個男孩,絕對重重有賞。

蘇憐也在心裡祈禱著,一定要讓她如願。

蘇憐被護士推出了手術室,她躺在病床上撫摸著平坦的肚子。未經男女之歡的她,未經人事的子宮,這就要荒謬地開始孕育一個陌生男人的孩子嗎?

眼淚悄悄地從蘇憐單純白淨的臉滑落,從此,什麼海誓山盟的幸福愛情與她無關了。

讓蘇憐走上這條路的罪魁禍首,便是她的繼父。這是一個長得極其猥瑣的人,蘇憐不知道像母親那般漂亮有氣質的女人,怎麼會心甘情願地跟著這樣一個要錢沒錢,要長相沒長相的男人。

在蘇憐的記憶裡,繼父沒有給她像別人所說的大山般的安全感,更多的是母親的哀號聲和淚淹雷峰塔。

吃喝嫖賭抽——一個男人的本性,全在蘇憐繼父的身上毫無遺漏的展現了。

當蘇憐問母親,為何不離開這麼一個一無是處的男人。母親的大眼睛便又滴下了兩滴晶瑩的淚珠。

“當年如果不是你繼父收留我,我已經凍死在街頭了,剛開始你繼父是真的對我很好,什麼好看的、好吃的都買回來給我。只是他不小心染了賭博,性格便變得異常暴戾。

“其實以前他也是個溫柔的男人,起初贏了錢,他也對我很大方。只是賭博這條路,你越走就越黑暗。慢慢的他開始輸,輸改變了他整個人的本性,才讓他變成這個樣子。憐兒,我也想過離開他,可是這樣是不是太無情了?”

蘇憐看著母親林黛玉似的樣子,如果換作她是一個男人,她也會愛上母親的。而母親的善良卻成就了她忍氣吞聲的懦弱,也造成了她現在的不歸路。

繼父嗜賭成性,欠了高利貸一大筆巨款,最後丟下她們母女兩個為他收拾爛攤子。蘇憐是真的怕了那些高利貸的手段,不是每天出門見到那老舊的鐵門上都是血一樣的紅漆,就是放學後,家裡跟遭了賊一般的凌亂。

所以她才選擇了“代孕”這條路。錢來得快,像有些人說的,不費吹灰之力。繼父逃亡在外,母親哭得臥病在床,她需要錢。她沒有退路,不管用什麼方式,她必須得到一筆不菲的款子。

一個月之後,蘇憐被一個穿著打扮保姆樣式的中年婦女帶進了一棟豪華的別墅裡。這裡的洗手間都比蘇憐住的房子大,而那些金碧輝煌的裝飾,更是閃瞎了蘇憐的眼睛,這些是她從未看到過的。

“蘇小姐,請您先清洗好自己,我們先生喜歡乾淨的女人。先生處理完公事就會過來見你,我先告退了,有什麼吩咐請記得按鈴。”用人鞠了一個躬,便消失在了偌大的房子裡。

蘇憐咬著嘴唇,都快咬破了。該來的始終會來,是的,蘇憐的人工受孕失敗了。

蘇憐不知道是她的體質容納不了那小小的蝌蚪,還是老天爺又跟她開了一個玩笑,注定讓她這條路走得更加的錯。

既然是代孕,就意味著無論用任何一種方式,她都必須生下雇主的孩子。上次人工受孕失敗後,蘇憐只能“以身相許”,這樣子她才能拿到救她命的錢。

夜幕降臨,燈紅酒綠的城市,有多少男女在黑夜裡沉淪。

蘇憐穿著薄紗般的睡衣,雖然是用非常高檔的材料做的,但穿在蘇憐吹彈可破的皮膚上,還是像千萬隻螞蟻噬咬般難受。

臥室裡的燈很暗,昏暗而曖昧。蘇憐僵硬著身體,躺在陌生的床上,雖然是席夢思,可是卻讓蘇憐覺得十足的冰冷,蘇憐瑟瑟發抖。

門嘎吱一聲,開了。

蘇憐想透過房門的燈看清楚雇主的時候,對方卻以最快的速度把門關上了。昏暗的光線裡,一個高大的身影在蘇憐的床前停下了。

蘇憐緊張得呼吸都快停止了,男人背著光,她根本看不見他的模樣。

他雙手插袋,身體散發出一陣清冷, “成年了麼?”

好聽而帶有磁性的聲音傳到了蘇憐的耳朵裡,讓她覺得這個男人一定非常帥氣,思緒不禁飄遠了。

“我問你,成年了麼?”男人略帶怒氣的嗓音又從蘇憐的頭頂傳來,這讓蘇憐有點後怕,原本的好感煙消雲散。

“我……我二十了。”蘇憐顫巍巍地說出了她的年齡。

“這麼小……”

蘇憐從男人低低自語的聲音裡聽出了男人一絲的不滿。

蘇憐以為他要反悔了,便急忙說道:“我,我不小了,已經二十了,身體也已經發育完全了。對不起,上次的人工受孕是失誤,我已經非常小心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沒能保住。我成年了,真的,這次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好這個孩子的……”蘇憐緊張地哀求著。

如果不是為了那禽獸不如的繼父和性命堪憂的母親,以她不屑世俗的心,怎麼可能會下賤到如此地步,對著第一次見面的男人如此低聲下氣。她痛恨自己的無能和卑賤,也恨周圍的人都是冷酷無情的人。

不管她如何苦苦哀求那些跟她有血緣關係的人,但就是沒有人願意幫她,才讓她此刻落到這般田地。

“你可以後悔的。”男人依舊冰冷地說著。

“不,我不後悔,絕對不會後悔。”蘇憐想到那些凶神惡煞的高利貸,相對於眼前黑暗中的這個男人可怕多了。如果再湊不到錢,也許那些人會把她拉去夜總會賣身的。反正都是賣,這個“賣”只不過是一次而已,總比被千千萬萬個來路不明的男人糟蹋強。

房間裡的昏暗,讓蘇憐的心都糾在了一起。這是她的第一次,她從來沒有想過她的第一次會交付給一個從來都沒見過面的男人,而且是在這種情況下,蘇憐害怕死了。

當帶有男人雄性氣息的身體壓在蘇憐柔軟的身體上時,蘇憐全身都僵硬了。她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有看過電視裡的男女之歡,可這實戰還是第一次。蘇憐緊緊抓住身底下的被單,如果可以撕破估計都撕破了。

“你?第一次?”男人好聽的聲音傳到了蘇憐的耳朵裡。

“嗯。”蘇憐的聲音像蚊子般小,她只想趕緊結束這場交易。

當男人的雄性物體進入蘇憐的身體時,蘇憐覺得整個身體就像被分解了一樣。比平時刀子割到手指頭還疼,一滴眼淚從眼眶裡滑落了下來。

蘇憐醒了以後,看著周遭陌生的環境,全身酸疼。

“蘇小姐,你醒了?”

蘇憐抬頭看了下眼前這個跟母親差不多年紀的婦女。

“這是哪裡?”蘇憐問著。

“這是我們先生專門為蘇小姐買的別墅,如果你懷上了,就在這裡好好的養胎。至於你母親,我們先生已經把她安排到最好的醫院了,請蘇小姐安心住下吧。”保姆言簡意賅的把蘇憐想要問的問題全部都回答完了。

“我叫蘭姨,以後你可以這麼稱呼我。我會陪伴你到生產,從你懷孕開始,一切飲食起居都會由我照料。如果你需要什麼,可以吩咐我去幫你買。還有一點,先生說,你最好不要跟外界有接觸,這樣才不會影響你和先生之間的協議。沒什麼事,我先出去了。”

蘇憐看著眼前冷冷的蘭姨,她雖然和母親差不多年齡,但是卻沒母親那般有氣質。

蘇憐緊緊抱著雙膝,這就是她新的生活嗎?跟皇宮裡被打入冷宮的妃子有何區別?她就是一隻被關在籠子裡的金絲雀,吃穿無憂。

一個月後,蘇憐懷孕了。蘇憐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對於這個孩子,如果生出來,她真的可以忍痛割孩嗎?

而那個陌生的男人,知道蘇憐懷孕後,面也沒露一次。蘇憐跟外界的聯繫全部被他中斷了,只有蘭姨陪著她。

“蘇小姐,先生知道你懷孕後,已經幫你把你父親欠的高利貸全部還清了。而你母親已經痊癒了,先生說等你生完小少爺後,便會把剩餘的款給你打過去。這十個月請你好好安胎。”蘭姨又機械性地重複那神秘男子的話。

蘭姨基本是不笑的,蘇憐看著蘭姨不禁苦笑了一下。再美麗的容貌,再青春的身體,最後還是淪落到給人代孕。

蘇憐想起了羅雲,那是她的青梅竹馬,穿著白襯衫隨風飄揚的男子。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滿世界瘋了似的找她。

蘇憐不想拖累羅雲,原本他的家庭條件就不好,她所背負的巨額欠款,是羅雲怎麼也還不清的,而且蘇憐不想要羅雲知道她這般骯髒的面目。她已經配不起他,她辜負了他的一往情深。

“蘭姨,我可以用下電腦嗎?”

蘇憐自從搬到這棟別墅後,所有的通信方式都被切斷了。那個男人也有給她一部手機,但裡面除了母親的聯繫方式,其他的根本都沒有,也打不出去,這拿跟沒拿有區別嗎?

“蘇小姐,你用電腦要做什麼?”

“我有點悶,想要聽會兒音樂。”是啊,怎麼能不悶呢?每天除了花園、房間,哪裡都去不了,而且這周圍連只螞蟻都沒有,更別提活生生的人了。

“這……”蘭姨猶豫著,她雖然不怎麼懂電腦,但她還是擔心先生知道了會不高興,她可不想失去這份工資不菲的工作。

“蘭姨……”蘇憐可憐地求著。

蘭姨看著眼前這個跟自己女兒年紀一般大的女孩,心裡不禁有點疼。不管她是因為什麼原因走上這條路的,但這麼年輕的姑娘,還是可惜了。

“行吧,但你只能用一會兒啊。可別用太久,要是先生知道了會罵我的。”

“好的,謝謝蘭姨。”

蘇憐鬆了口氣,她想看看新聞,看最近有什麼事情發生。這兒實在太悶了,再不找點事做,她一定會瘋掉。

蘇憐打開電子郵箱,想要看看最近學校裡發生了什麼事。對,沒錯,她是個大學生,還是一個名牌學校的大學生。也就是這樣的身份,她才得以讓雇主看上。

高學歷、魔鬼身材、聰慧的資質、美貌的容貌,換誰都會花錢買值得價格的東西。而她勤奮努力擠進的名牌大學,卻斷送在了她手上。

蘇憐打開了郵箱,系統提示有好幾十封未讀的郵件,而這些是連續發的。

“蘇憐,你去哪裡了?怎麼我聯繫不上你了……”

“蘇憐,我去家裡找你,怎麼你們搬家了?”

“蘇憐,你回電話給我好嗎?怎麼你手機沒用了……”

蘇憐看著發件人,清一色的全部都是羅雲的落款。

蘇憐的眼淚滴在了鍵盤上,心裡默念著:羅雲,對不起,今生怕是要負你了。

而蘇憐在這邊梨花帶雨,她卻不知道某個地方卻有個男人的眼睛像鷹一樣盯著她。

是個男人,看到蘇憐哭泣的樣子,一定會心碎的。可是冷顏卻暴怒了,這個女人,懷著我的孩子,居然還在為別的男人掉眼淚,簡直不想活了。

男人拿起身邊的手機,手用力地捏著。

“蘭姨,你為什麼讓她用電腦?”

男人可怕的聲音傳到了蘭姨的耳朵裡,蘭姨知道先生生氣了,“先,先生,對不起。蘇小姐她說想听音樂,我……”

“你什麼?我告訴你,要不是看在你伺候我母親的份上,我就把你開除了。警告你,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男人低沉的聲音,讓蘭姨流了一身汗。

“先,先生,我明白了。”

“你回家裡伺候吧。”

“先,先生,你不是說不開除我嗎?我真的不知道蘇小姐做了什麼。”蘭姨突然有點懊悔讓蘇憐用電腦。

“不是開除你,你回來就是了,我這邊另有安排。”還沒等蘭姨再說什麼,冷顏就掛了電話。

蘭姨拍著胸脯,嚇死她了。如果被開除了,家裡沒了她的收入,那估計都要吃土了。

蘭姨收拾了行李,跟蘇憐告別,“蘇小姐,我沒辦法伺候你了,我得回總府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蘭姨,你怎麼要走?怎麼了?是我用電腦的事嗎?”

“不,不是的,你別多想。也許是那邊需要我,我先走了。”蘭姨也有點心疼蘇憐。畢竟人心都是肉長的,而蘇憐乖巧的模樣,的確讓人心疼。

蘇憐看著空蕩的房子裡,只有她隻身一人,不禁垂了眸。這才有點安心的事,卻又起了變化。

冷顏看著蘇憐那裝可憐的樣子,不禁冷哼了一下。女人果然都是虛情假意的。只要有了錢,什麼樣的女人都會心甘情願的爬到你的床上。

他要不是看在蘇憐是個清白的身子份上,憑她也不會入他的眼。要不是家裡的那些叔伯催著他聯姻,他也絕對不會走上這麼一條路。只有他有了孩子,家裡那些老頭才不會欺壓到他頭上。

“蘇小姐,請你收拾行李,跟我們走吧。”

蘇憐看著眼前穿著西裝,黑壓壓一片的保鏢,這又是怎麼了?

“走?去哪裡?”蘇憐一頭霧水。

“你跟我們走就是了,至於去哪裡請你不要過問。”

蘇憐摸著微凸的肚子,已經四個多月了,難道他們是要帶她檢查性別嗎?

蘇憐就像一個木偶一樣,機械地跟著一群人走。上了車,到達機場,坐上飛機,連要去哪裡蘇憐都不知道。望著窗外飄過的白雲和自由自在的小鳥,蘇憐想著,來世做隻鳥多好,沒有任何情感,也不用去顧及別人的死活。

想著想著,蘇憐就睡著了。懷孕後,她就開始嗜睡,每天就算睡足二十個小時,也還是一副睡不夠的樣子。夢裡,她看到了羅雲,而羅雲的身影卻漸行漸遠。

等到蘇憐醒來的時候,她已經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了。望著周圍陌生的環境,蘇憐試探性地想要找到答案。

 

“你好。”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映入了蘇憐的眼睛。

“你好,這裡是?”

“我叫慕念,你的婦產醫生。這裡是美國,你將會在這裡生產。”慕念帶著友好的微笑跟蘇憐解釋著。

“什麼?美國?”蘇憐睜大了眼睛。天哪,她怎麼睡了一覺就到了美國,真是被雇主賣掉她都還不知道。

“YES,這裡就是USA。”

蘇憐看著慕念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你好,我叫蘇憐,以後就麻煩你了。”蘇憐客套地說著,對於眼前的人她不敢再多說話。她害怕她再像蘭姨一樣消失在她身邊,而她或許會再被換到另一個地方。

五個月後的夜晚,蘇憐被一陣陣絞痛,痛醒了。

“慕念,慕念,你在嗎?慕念。”蘇憐疼得滿頭是汗,她和慕念的房間只隔了一個牆壁。

慕念打開了蘇憐的房門,“蘇憐,你怎麼了?”

“慕念,我肚子好疼,好疼。”蘇憐疼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蘇憐,你要生了,預產期不是還有半個月嗎?怎麼就提前了,我這邊聯繫醫院,你忍著啊。”慕念比蘇憐還緊張。這幾個月的相處,她知道了蘇憐的苦衷,從心裡更加心疼眼前這個比自己小了好幾歲的女孩子。

“慕念,求求你幫幫我,我快不行了,你一定要幫我接生。”蘇憐躺在擔架上,手緊緊地握著慕念的手。

她第一次感到害怕,她不知道怎么生孩子,也不知道是否會有危險,她只知道此刻恨不得死了。

“我一定會幫你的。蘇憐,你別擔心,來,吸氣,放輕鬆。”

蘇憐漂亮的臉蛋上佈滿了水,不知道是淚水還是汗水。

“啊……”蘇憐叫得撕心裂肺,她不曾想到生一個孩子,居然是這麼痛苦。如果當初知道順產這麼可怕,她一定會選擇剖腹產的。儘管雇主要求她順產,可是這實在太疼了。

“哇哇……”嬰兒清脆的啼哭聲,讓蘇憐鬆了一口氣。

“恭喜你,親愛的,你生了一個男孩,你看,多帥啊。”慕念抱著孩子,讓極盡虛弱的蘇憐看。

看著孩子哭得臉都皺起來的樣子,蘇憐的心都揪在了一起。這是她的孩子,同系一條命的孩子。這是她的骨肉啊,懷胎將近十月才生下來的孩子,已經融入她血脈的孩子。

十個月的陪伴,讓蘇憐感受到了生命的奇蹟。孩子的每一個胎動,每一點變化都深深印在了蘇憐的心裡,這讓她如何割捨。

“慕念醫生,請您把孩子給我們。”

蘇憐抬頭看到好幾個護士衝到病房裡,是雇主派來的人。護士走過去,從慕念的手裡接過了孩子。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不要抱走我的孩子。”蘇憐淚如泉湧,此刻的她就像萬箭穿心般難受。就算她哭乾了淚水,那些人也不會把孩子還給她。

“慕念,我,我的肚子,怎麼還是那麼疼。”肚子的疼讓蘇憐暫時忘記了母子的分離。

“蘇憐,吸氣,親愛的,忍一忍。加油,對,快出來了。”當另外一個孩子出來的時候,蘇憐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哦,親愛的,恭喜你,是個公主。上帝保佑,我們的計劃沒被看穿。”是的,蘇憐懷了雙胞胎,而慕念知道蘇憐的苦衷後,便幫著蘇憐隱瞞。

幾個月裡,她們都心驚膽戰,害怕雇主發現。所幸,出來的第一個孩子是男孩,才得以讓蘇憐保住了她另外一個孩子。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二)

您可能也會喜歡…

3 個回應

  1. 黑妞表示:

    好看,等待……

  1. 3 8 月, 2020

    […]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一) […]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