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我家樓上有個智障小孩,淩晨砸牆」,這個世界不是你弱就有理的!

文|公子逸

昨天,我先生跟樓上的鄰居,大鬧了一場。

一切的起因,是因為我們樓上住了一個智障小孩。

起先,我們對這個智障小孩抱有了極大的同情,隨後,我們發現這種同情被小孩奶奶的「我弱我有理」消磨殆盡了。

他們剛租了樓上房子的第一個月,老人帶著這個孩子住在房子裡。因為之前他們住在其他社區,有被趕出來的記錄,於是他們很安靜了幾天。

之後,老人開始從十九樓的陽臺直接往下潑水,全部潑在了我家外邊的空調上。

我上樓去溝通,老人說: 「我在村裡就這麼潑水的,我這麼潑水怎麼了。我家有個智障小孩,多不容易。我都不敢用自來水,把水放在盆裡,洗碗,洗東西。我都不想要這個孩子了,我帶著這個孩子怎會活。他是個智障,他每天大喊大叫,砸東西砸牆,你們也擔待點。」

我看見了那個智障小孩,真的很可憐。我動了惻隱之心,沒有找物業,而是對老人說: 「只要不過分,我們也不會難為你們的。但是水,一定不能往下潑了,有廁所的,你可以往廁所倒。你要知道,空調壞了,你們是需要賠錢的。」

之後,老人又連續潑了兩次水,我們溝通無效,去找了物業。

物業找了老人的子女,陳述利弊,告訴她們: 「如果不能遵守社區的制度,那就不能住了。」

這次終於見效了。

可是馬上,老人報復似的不再管那個智障小孩,於是那個孩子開始了砸牆,砸地的行為。

我們忍,我們抱有同情心,那是個可憐的孩子,老人帶這樣一個孩子也不容易,只要不影響我們正常休息,我們能忍則忍。

可是,我們的忍耐,換來的是更嚴重的砸牆,到了我家的燈都晃動的地步。

這次,換成我老公上門溝通。結果老人理直氣壯地說: 「他是智障小孩,我管不了。他愛怎麼砸,就怎麼砸。」

我老公是個君子,嘴很笨,長到這麼大,除了跟我吵架,幾乎沒跟任何人紅過臉。

他什麼也沒說,氣憤地回來了。

我們又去找了物業,物業又去找了老人,結果老人對著物業又哭又鬧: 「他是個智障小孩,我能怎麼辦啊,你們幫我想想辦法,我反正是管不了他。實在不行,你們幫我管他好了。」

我們和物業多次溝通無效,找了管樓上房子的主人。主人誠意道歉,讓我們觀察三天,如果對方不能改,那就讓他們搬家。

第二天,老人的兒子登門道歉,向我們表達了他家裡的艱難,他母親的過錯,之後懇請我們: 「這大冬天的讓孩子在這邊過個冬天吧,等明年暖和了,我們就把他接走。」

我們再次心軟了,跟老人的兒子溝通: 「不是非要你們走,主要是老人的態度太不好了。而且,砸牆情況太嚴重,你們稍微管著點孩子,我們也可以和睦相處。再說了,孩子需要陪護,你們也該對孩子負責。」

之後的一段時間,孩子依舊大喊大叫,好幾次淩晨四點左右,孩子砸牆,我們都被嚇醒了。但是,想著人家也不容易,我們只好慢慢去適應。

這期間,樓下的鄰居反復找我們,說樓上有動靜。我們只好解釋: 「不是我們家,是我們樓上住了一個智障小孩。」

偶爾有鄰居來我家串門,聽到樓上哐哐作響,驚訝地問: 「樓上在幹嘛?」

我們也和藹地表示: 「樓上有個智障小孩,喜歡砸牆。」

去年,我們附近的社區因為在樓道裡停放電車,出了事故。

物業明確規定,單元樓裡禁止停放電車,禁止充電。

然後,奇葩的事情發生了,我們這一層所有的住戶商量好了,不在樓道放電車,避免發生意外。

但是,我們樓上的老人為了自己方便,也避免自己有風險,開始堂而皇之的把她家的電車放在我家樓道裡。

我們溝通無效,物業反復警告無效。

老人完全是一副,我弱我有理,我無賴,你們能奈我何的樣子,每天把電車放在我們的樓道裡。

我老公拿起文人的秉性,在樓道貼上了,禁止停放電車的條子,然後,老人看到了就撕了。

她盯著我老公貼,我老公貼了,剛進我們家門,老人就會把條子撕掉。

我老公反復貼了幾次之後,徹底怒了。我在屋子裡碼字,就能聽到我老公的咆哮: 「您再給我撕一下試試。您知道樓道是禁止停放電車的嗎?我告訴你,你再這樣,我們就去告訴管你這個房子的人,你們全家都不要在這住了。你們這種人,就不能對你們太好。」

老人開始哭,就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一樣。

我老公氣呼呼地回了家,我跟他說: 「有話好好說,不要發脾氣,咱們是有素質的。我們直接找管房子的就可以了,沒必要跟她發脾氣。」

然後,我拿出了盛紘的話: 「別人犯了錯,你也犯錯,直如棄珍珠而就草芥,沒得讓人說嘴。」

她錯了,我們解決問題就可以。沒必要,嚇唬她,跟她吵架,鬧得咱們多「跋扈」一樣。

結果我先生這樣的君子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自從我當了潑婦,我覺得自己舒服多了。我寧願從此當潑婦。」

在我老公這次發飆之後,老人老實了很多,淩晨四點左右,孩子也不再砸牆,樓道裡也不再放電車了。

我老公舒服了。

可是,我隱隱覺得,這件事沒完。因為很可能過段時間,老人又會故態復萌。

到時候,我們真的不會再忍了。

就像我老公說的: 「咱們覺得人家艱難,咱們善良體諒人家,人家覺得咱們傻,咱們好欺負。」

這次事件之後,我跟老人做了最後的溝通: 「我們對您沒有別的要求,保證晚十點到早六點這段時間,可以讓我家孩子正常休息。還有,不要把您的電車,停在我們的樓道裡。如果,你再不聽,我們就只能讓你們搬走了。」

我實在覺得這個智障小孩的父母太不負責任了。

他們把孩子扔給老人,老人帶著孩子,心情不好,也不適應城市的生活。

最重要的是,白天老人會出去,把小孩自己鎖在家裡。小孩一個人在家裡砸牆,大喊大叫,完全沒人管他的狀態。有一次,孩子砸得狠了,我們怕出事,去敲門,屋子裡除了小孩,根本沒人。

他們是頂樓的閣樓,我真怕那個孩子,無人看管,不小心從樓上掉下去。

可不管我們怎麼勸,怎麼說,老人依舊是覺得生活艱難,能養著他已經不容易了。

有時候我們上去找,老人還會把怨氣發在孩子身上: 「我早就不該要你了,因為你,我在哪裡都住不了。」

我們樓上的鄰居,可憐嗎?

很可憐。

但是,你的可憐不該成為你傷害別人的理由。一個人若是因為自己可憐,就去傷害別人,那麼這不是可憐,是人性裡的惡。

就比如停放電車這件事。她不知道有危險嗎?她知道。因為知道危險,於是不停在自己家門口,而是停在別人家門口。

這種人,我們該同情嗎?

我們該同情,但是不該縱容。

我這幾天始終在想我們和老人的相處。在外人看來,我們可憐這個老人的難處,就不正確: 「她難是她的事,你得解決你的事。」

可我們在面對這種可憐人的時候,則採取了心軟的態度。以德報怨,結果模糊了是非對錯,也縱容了老人的惡。

我寫《知否》裡的邵氏,有一種人,你對她多好都沒用。因為這種人,和風細雨是完全不夠的,你要想跟這種相處,那就得恩威並重,軟硬兼施。

如今,我老公的怒吼,我的強硬,讓老人現在徹底消停了下來。可難保她以後不會再犯。

到時候,則只能我們當「惡人」,把他們趕走了。

可是,我們也不得不當這個惡人,因為繼續下去,只會更糟糕,不如給她多一點教訓,讓她收斂一些。

可,她換一個地方,就真的能收斂嗎?

一個這樣的家庭,一個這樣的孩子,一個這樣的老人,還有一對那樣的父母。

我同情,甚至難受,但是我卻什麼都不能做。實在是,你的善良,在這種人眼裡,一文不值。不能以德報怨,更不敢施恩,因為都會是更大的坑。

寫到此處,心裡沉沉的。

善良,到底是什麼呢?

是犧牲自己,成全他人。

還是,拎得清,什麼人該幫,什麼人不該幫。

我認為是後者。

我們的善良,要有點鋒芒。與其盲目同情,不如拎得清是非對錯,該善,善,該狠,狠。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